现在李七夜直接向古阳皇索要雪影楼的后人,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有,这不是很直接地告诉别人,他就是刺杀古阳皇的幕后黑手吗所以,当李七夜一开口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由呆住了,大家都觉得,李七夜说出这话,那实在是太不是时候了,这是给自己添增麻烦,这是给自己惹祸上身。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该怎么样做,然而,李七夜却一点避嫌的意思都没有,当然,大家也都知道,李七夜不是一个傻子。

    “这,这,这是未免太膨胀了吧。”有人不由嘀咕了一声,低声地说道:“这是摆明要与古阳皇过不去吗”

    雪影楼的后人,乃是刺杀古阳皇的杀手,现在李七夜向古阳皇讨要人,这不是摆明和古阳皇过不去吗这是有意与古阳皇为敌吗“就算他是金刀使者,也不是这样使的呀。”连老一辈的大人物也都觉得李七夜在这节骨眼上向古阳皇讨要雪影楼的后人,实在是不智之举,实在是太过于孟浪了。

    虽然说,李七夜手执着金杵王朝的祖传金刀,而且古阳皇则是金杵王朝的皇帝,作为金刀使者,在任何人看来,李七夜多多少少也要给古阳皇一点情面,或者说,维护一下金橇王朝的权威。

    但是,李七夜却完全没有这些顾忌,也完全没有这些想法,直接向古阳皇要人了。

    “这是太霸道了,太嚣张了。”就算第一次见李七夜的人,也都觉得李七夜向古阳皇讨要刺杀他的杀手,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不合理了,实在是太过于霸道了。

    “他就是李七夜。”一直关注李七夜的大人物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如果他不霸道,不嚣张,只怕他就不是李七夜了,就不是谁都敢干的大凶人了。”

    这样一说,大家也都觉得有几分道理,毕竟,在此之前,李七夜不也是一言不合,便把太宰府、太尉府给踏平了,像李七夜这样的凶人,像他这样的疯子,似乎他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那都不让人吃惊。

    “这个”李七夜当着众人的面,向古阳皇讨要雪影楼的后人,这顿时让洪公公不由脸色一变。

    毕竟,在这个节骨眼讨要刺客,这是十分不明智的做法,这将会让古阳皇骑虎难下,进退两难。

    “大胆”古阳皇还没有开口,在场的一位铁营将领就忍不住了,大喝一声,喝道:“竟敢包庇刺杀陛下凶手”

    这也难怪铁营的将领忍不住大喝,毕竟,刺杀皇帝,那是天大的事情,大逆不道,可诛九族。

    现在李七夜竟然还敢当着天下人的面讨要刺客,讨要雪影楼的后人,这不是视他们无物吗这样嚣张的态度,让铁营的将领有些难于咽得下这口气。

    李七夜挥了挥手,打断了这位将领的话,轻描淡写,说道:“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砍下你的狗头”

    李七夜这话轻描淡写,但是凶猛霸道,就好像是一记耳光狠狠抽在这位将领的脸上一样。

    这位将领的话还没有说完,他顿时嘎然而止,下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了,一时之间涨得满脸通红。

    李七夜虽然把话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却是十分有威力,如果李七夜真的是砍下他的头颅,那就真的是砍下了,而且还是白砍的,谁都救不了他们。

    试想一下,李七夜灭了太宰府、太尉府,最后还不是屁事都没有,连二公主都搭进入自己性命,他一个铁营将领,那又能怎么样呢谁叫李七夜是金刀使者呢他手执金刀,真的要斩他这位将领,那就真的是砍了。

    李七夜如此霸道的姿态,顿时之间,让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大家都觉得,这实在是够霸道,这实在是太嚣张了。

    但是,大家也知道,此时李七夜手执祖传金刀,作为金刀使者,在金杵王朝之中,那还真的是说砍谁就砍谁,想反抗都难。

    “陛下的意思呢”洪公公向皇辇之中的古阳皇一鞠身,向他请示。

    皇辇之中的古阳皇兴趣索然,轻轻地挥了挥手,说道:“既然少爷要人,那就给他吧,听少爷的吩咐便是。”

    古阳皇这话一出,让所有人都不由呆住了,古阳皇这态度实在是太利索了,实在是太干脆了。

    一时之间,在场的人都不由面面相觑,有不少人都被这样的一幕震惊得不由嘴巴张得大大的。

    古阳皇好歹也是金杵王朝的皇帝,他手握大权,焉容得人冒犯,更别说是刺杀他的杀手了,这样的一个刺客,应当是斩立决,甚至是碎尸万段,那也不为过。

    如果说,在这个时候,有任何人为这么一位刺客求情,那就是冒犯了皇威,也是大逆不道,甚至是会被打为刺客的同党,更别说是向古阳皇讨要这么一位刺客了。

    现在李七夜向古阳皇讨要刺客,这已经是十分霸道之举,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古阳皇竟然也一口答应了。

    古阳皇如此利索的态度,那完全是出人意料,一时之间,让所有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在李七夜开口讨要雪影楼的后人之时,所有人都以为古阳皇会拒绝,甚至有人认为古阳皇会与李七夜产生冲突,然而,古阳皇却一口答应,这实在是大大出于所有人意料。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古阳皇是怕李七夜吗”有年轻修士忍不住嘀咕一声。

    毕竟,这样的事情,古阳皇都能答应,这简直主不是忍声吞气,这样的事情,搁在任何人身上,都不敢想象的。

    “不可胡说八道。”立即有长辈斥喝自己的晚辈。

    虽然如此斥喝,但是,也有大人物心里面不由嘀咕一声:“金杵王朝的祖传金刀,那可真的是上可斩皇室,下可斩百姓。执金刀,就是代表着祖庙的意志,或许真的如此。”

    虽然说,李七夜只不过是道行很浅的小子而已,但是,他执金杵王朝的祖传金刀,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能代表着金杵王朝祖庙老祖们的态度。

    得到了古阳皇的命令之后,铁营的将士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最后还是把刺客雪影楼后人给放了。

    “过来,站这里。”李七夜向雪影楼后人招了招手,吩咐一声。

    雪影楼后人诡异地看了李七夜一眼,她并不认识李七夜,如果说认识,那只能说,他们曾经见过一面,就是在如意坊的酒楼之上,那仅仅是一面之缘而已,彼此根本不认识。

    她来刺杀古阳皇,抱着必死之心,那怕是失败了,她也不会吐出只言片语。现在她被活捉了,她在心里面已经是准备好赴死了,没有想到,竟然被李七夜救下来了。

    如果说,李七夜是她的什么亲人,那也就罢了。

    问题是,她根本就不认识李七夜,除了酒楼上有一面之缘之外,她以前根本就没有见过李七夜。

    更何况,李七夜还是金杵王朝的金刀使者,怎么来算,怎么来说,他都是属于金杵王朝的人,现在反而是救了她这位刺客。

    这让雪影楼后人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她一声不吭,就站在李七夜身后。

    大家都很奇怪地看着这一幕,难道说,这个刺杀古阳皇的雪影楼后人真的是李七夜派去的难道李七夜真的是刺杀古阳皇的幕后黑手

    但,很多人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真的是幕后黑手,只有傻子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这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但是,作为事主的古阳皇,却什么抱怨的话都没有说,反而向李七夜提出了邀请:“少爷一定来皇宫作客,千万莫客气,当作自己的家。”

    在这个时候,古阳皇还如此热情邀请李七夜,似乎一点都不介意李七夜讨要了雪影楼的后人,这样的态度,也是十分让人意外的。

    ”一定去。”李七夜竟然也一口答应了。

    大家都觉得很诡异,李七夜与古阳皇这样的对话,似乎彼此之间很熟悉一样,好像是多少年的老朋友一般,根本就不像是什么初次相见一样。

    “起驾,回宫。”最后洪公公一声令下,在铁营的护送之下,古阳皇一行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开了乌衣巷了。

    等古阳皇的队伍离开之后,整个场面的气氛,过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复过来。

    大家回过神来的时候,看着乌衣巷一片废墟,不少人面面相觑,谁有想到最终会如此的结局呢。

    曾是权势滔天的太宰、太尉也在这一次风波之中灰飞烟灭,身死道消。

    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让很多都觉得今天的所见所闻,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一言难尽。

    “好了,没有热闹可以瞧了,该干嘛的就干嘛去吧。”李七夜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地说道。

    大家回过神来,此时看着平凡无奇的李七夜,看着懒洋洋的李七夜,大家都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好。

    大爆料,白鹤军团的真正使命曝光啦想知道白鹤军团的使命究竟是什么吗想了解白鹤军团到底隐藏在什么地方吗来这里关注微信公众号“萧府军团”,查看历史消息,或输入“白鹤”即可阅览相关信息

    今天一更。

章节目录

帝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厌笔萧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厌笔萧生并收藏帝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