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歌对于闫飞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李炳不同,他曾经是闫飞的朋友。

    有些话陈歌说可信度很低,但同样的内容让李炳说出来,效果就完全不同了。

    陈歌知道攻克闫飞的心理防线很难,所以他先攻克了闫飞的朋友。

    李炳对闫飞说了很多,闫飞的双眼慢慢有了一点色彩,他心里已经动摇,可还是无法去相信陈歌。

    “这所鬼校已和之前不同,我会从根源上改变一切。”陈歌轻轻拿起闫飞的手臂,掀开他的长袖,这孩子下意识的想要阻拦,他不希望被别人看到自己的秘密。

    长袖下面缠着绷带,绷带下面是还没有愈合的伤口。

    “身上的伤口,缠上绷带,涂点药就会好,可是心里被人撕破的伤口却会永远留下。我知道你在用身上的疼痛麻痹自己,可是这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何必要用自己的痛苦来惩罚自己,就算你死了,那些讨厌你的人也不会为此流下一滴泪,他们会站在你的墓边,看着你的黑白相框幸灾乐祸。”

    把掀开的衣袖重新放好,陈歌握住闫飞的手掌,活人的掌心让闫飞感受到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我知道你还是不能相信我,但我会用实际行动来证明。”陈歌站在床边:“鬼校马上就会大乱,你一个人在这里很危险,跟我和李炳一起走吧,我们来保护你。”

    “是啊,闫飞,这次我不会再逃跑了,我会站在你身前。”李炳十分配合,他和陈歌不断劝说,闫飞的态度开始出现变化。

    “你、我、李炳,我们还有很多朋友,大家早已不愿意再沉默,我会把他们全部找来”

    陈歌在镜子那一边救出来的学生,也在这血红色的世界当中,他们虽然和陈歌走散,但陈歌仍把他们当做朋友和伙伴。

    “还有其他人”李炳和闫飞同时看向陈歌。

    “是的,我们并不孤单。”陈歌缓缓扶起闫飞:“善良的人就像是光,所有向善的人都会被吸引过来,你们等着看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这所学校也到了该改变的地步,它虽然为那些无家可归的孩子提供了一个家,但这个家冷漠混乱,并不适合他们。

    “是时候换一个当家的人了。”

    让李炳照看闫飞,陈歌并没有立刻离开医务室,他又走到樱白所在的病床。

    这个孩子和老校长认识,陈歌不可能把她留在这里不管。

    掀开白布,樱白瞪大了眼睛坐在病床旁边,她刚才一直在偷听陈歌他们说话。

    “我没有听你们说话”

    她就像是父母不在家,偷偷吃了很多零食的小孩子,表情非常可爱,和这充斥着痛苦和绝望的门后世界形成了一种鲜明反差。

    “樱白,有一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陈歌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他将背包里的漫画册取了出来:“我认识你爷爷,他是我最尊重的人之一。”

    “你认识我爷爷”这下轮到樱白傻眼了,小嘴张开又合上,眼中满是惊讶。

    “没错,我也不想骗你,老爷子曾开办了一家私人福利机构,收养了很多孤儿。后来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将那所福利机构改建成了一所学校,叫做暮阳中学,我曾多次进入那所学校。”陈歌说的这些,让女孩更加惊讶了。

    “爷爷确实开办有一家福利机构,可是并没有成立学校,你会不会是认错人了”陈歌的话已经成功引起了樱白的好奇。

    “不会错的,你既然知道老爷子开办过福利机构,那你应该也认识他们。”陈歌已经知道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了,他走出病房,翻动漫画册,将暮阳中学的学生唤了出来。

    几个呼吸的时间,当陈歌再从屋子外面进来的时候,身后跟着好几个学生。

    他们脸上带着好奇和微笑,虽然只剩下虚幻的执念,但他们看起来却很幸福。

    对于这些被收养的孤儿来说,飞黄腾达什么的他们并不在意,他们生活在一起,他们是一家人,一家人只要呆在一起那就足够了。

    “樱白,我找了你很久了。”陈歌语气颇为感慨,他侧身让到一边,那几个暮阳中学的学生这才看到了病床上皮包骨头的樱白。

    那些学生都愣住了,他们似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们”

    病床上的樱白眼里直接流下了泪水,声音在不断颤抖:“好久不见。”

    陈歌没有影响他们叙旧,提着背包守在门外面。

    他找了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拿出背包里缠满绷带的圆珠笔,将其放在一张白纸上:“笔仙,能不能给我说说你们校长和那个女孩之间的故事你们应该是老朋友了吧”

    手中的笔悬停在白纸上,过了许久才开始书写:“谢谢。”

    出乎陈歌的预料,脾气极差、性格非常糟糕的笔仙,这次竟然对陈歌说了谢谢两个字。

    “你别这样,我会以为你被其他替死鬼夺舍了。”

    笔仙并没有在意陈歌的话,继续在白纸上书写:“福利机构和民办小学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校长一直有这个想法,但实施起来难度很大,直到李雪樱出事,才坚定了他为被收养孩子创办学校的决心。”

    “她叫李雪樱这孩子不是叫做樱白吗”

    “我不会认错的,她就是李雪樱,她是老校长收养的第一个孩子的孩子。”

    “有点绕,能不能说的具体点”陈歌握着笔,很认真的盯着那张白纸。

    “李雪樱的妈妈是老校长收养的第一个孩子,因为身体存在缺陷,她无法工作,老校长一直照顾到她结婚。”

    “看到自己收养的孩子步入婚姻的殿堂,老校长非常感动,他以为自己的女儿终于获得了幸福,过上了正常人的生活,可没想到后面就发生了那些不好的事情。”

    “李雪樱的母亲病情恶化,她父亲果断抛弃了她们母女,最后是老校长在医院送走了李雪樱的妈妈。”

    陈歌点了点头:“这些我都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樱白身上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雪樱的母亲离开人世对校长打击很大,他很愧疚,觉得是自己看人不准,把女儿推入了火坑。”

    “老校长又收养了李雪樱,他给把所有的愧疚都转化为疼爱,用心照顾李雪樱。”

    “雪樱从小就很懂事,学习成绩也非常棒,为了不耽误她,老校长将她送入了市里最好的学校,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入学半年,雪樱离开了人间,直到那个时候老校长才知道,雪樱在班里一直被欺负。同班的人并没有因为雪樱考第一就羡慕她,反而愈发厌恶,觉得她只是个被收养的孤儿,没爹没妈,家长会都是孤儿院工作人员来帮忙参加的。”

    “校长真的很疼雪樱,他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活了大半辈子的人在那一天崩溃了,他指着那些表情无辜的学生,大喊着你们都是凶手”

    “这件事对校长刺激很大,他收养那些孩子是为了让他们得到幸福,不是看着他们步入深渊。”

    “人死不能复生,校长为了自己的孩子不被欺负,为了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所以最后才不顾一切将孤儿院改建成了暮阳中学。”

    手中的笔还在动,陈歌真没想到暮阳中学背后还有这样的事情。

    “暮阳中学修建好,校长的头发也全变白了,他还是那么的和蔼,但却没有以前那么爱说话了,笑的次数也变少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经常独自一人在晚上外出。”

    “等一下。”陈歌看到笔仙写的最后一句话,觉得有些奇怪:“老校长经常深夜独自外出吗”

    “好像是坐最后一班车去含江西郊,校长白天很忙,只有晚上有时间。”

    “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去西郊”

    “好像是去见什么人,不过有一次我在他的办公桌上看到了咱们鬼屋的门票。”笔仙虽然嘴上不承认,但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鬼屋的员工了,这点从她的用词就能看出。

    “老校长在深夜去西郊新世纪乐园”陈歌眼睛瞪大,他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自己第二次夜探暮阳中学的时候,在老校长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份捐赠记录,上面有自己父母的名字,也有高医生的名字

    “老校长认识我父母”陈歌眼睛眯起,他感觉老校长能进入鬼校找到樱白,可能就是自己父母指引的

    “我明白了,我全明白了。”陈歌吸了一口气:“老校长知道通灵鬼校非常危险,他不放心暮阳中学的那些学生,所以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进入鬼校救出樱白。后来等我赶到鬼校,他知道我父母的性格,所以对我也很放心。表面上看似是我收走了那些学生,其实是他想要为那些孩子找个永远的家。”

    弄清楚了这些,陈歌并没有因为被欺骗恼火,反而更加觉得校长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就算是死后仍在考虑那些孩子。

    获得了黑色手机,陈歌看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他见过最深的黑暗,也看到了真正的光明,比如暮阳中学的老校长,还有把自己遗体捐赠给法医学院的医生卫九卿等等。

    “没有了后顾之忧,老校长应该会进入通灵鬼校,想法设法救出樱白,他现在很可能就在这学校里。”

    得知老校长和自己父母认识后,陈歌更加迫切的想要找到老校长,只要见到他本人,很多困惑自己的谜团都能解开。

    “老校长把暮阳中学的学生托付给我,看来他已经做好了魂飞魄散的准备,何必呢都是一家人,给我说一声,大家一起商量多好。”

    陈歌已经明白了前因后果,正要收起圆珠笔,忽然又想到了一件事:“笔仙,李雪樱有没有姐姐和妹妹这所鬼校里除了樱白之外,还有一个叫做樱红的女孩,她和樱白长得很像,只是性格完全不同,看起来比较有心计。”

    “李雪樱没有姐妹,她唯一的亲人就是老校长。”笔仙老老实实在纸上写道。

    笔仙写的内容和樱白说的一样,陈歌点了点头:“那估计是李雪樱在进入鬼校后出了什么问题,樱白、樱红,李雪樱、李血樱看来我要把那个樱红也带在身边才行。”

    陈歌现在已经不在乎这个场景到底有多复杂了,他和自己的员工们在一起,多难他都有信心可以应对。

    收起圆珠笔,陈歌走回病房,刚一进去,李炳就跑了过来:“陈歌,这些都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吗原来我们早就有这么多的朋友了”

    “是的,他们都是我们的朋友,你可以多跟他们交流交流,以后你还有很多东西要跟他们学习。”

    陈歌轻拍李炳肩膀,这哥们长得很喜庆,算是执念和厉鬼当中的一个异类,班上的同学不喜欢他,但陈歌倒觉得这孩子人不错。

    “好的”李炳没有听出陈歌话中的深意,他只是感到激动,没想到这学校里还有这么多和自己一样的人。

    从李炳身边走过,陈歌来到樱白床边:“你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

    “恩。”樱白认出了自己曾经的朋友,她忘记了很多东西,记忆还停留在自己一个人去上学的时间段。

    对她来说,这就像是很多朋友来看望她。

    她忘记了自己已经死亡,更不知道这些朋友其实都已成为残念。

    “大家先出去,我有些话想要和樱白单独聊一聊。”陈歌看向暮阳中学的那些学生,他们只是死后不愿离开暮阳中学的残念,连厉鬼都算不上,真正打斗厮杀起来,很容易消散,陈歌这么做是在保护他们。

    跟随学生们走出医务室,陈歌借助关门的机会,将所有学生收入漫画册,等见了老校长,他就指望这些孩子能帮他说几句好话了。

    医务室里又重新安静了下来,陈歌回来的时候发现樱白已经走下了病床。

    她身体虚弱,看起来弱不禁风,不过还是很努力走到陈歌身边,似乎是把陈歌也当成了家人。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