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室的第四个房间更像是一个囚笼,关押着各种各样的人,不过被关在这里的全都是成年人,没有一个孩子。

    “看来这个假冒医生的外来者很清楚鬼校的规则,他不对孩子下手,最大限度避免被学校意志针对。”

    陈歌看过一面又一面镜子,里面关着的怪物,已经彻底被负面情绪同化,满怀恶意,根本不能当做朋友。

    他走过小屋,地上只留下一滩滩血迹,最终他停在了屋子角落的最后一面镜子前。

    “这面镜子有点不一样。”

    其他的镜子上的全都盖着医生的白大褂,只有这面镜子上挂着一件病号服。

    破旧残缺,满是血迹,在衣服胸口处依稀能看到一个心字。

    “衣服不是通灵鬼校里的东西,应该是那个红衣从被诅咒医院中带出来的”

    陈歌虽然没有去过那个医院,但是已经不止一次见过类似的病号服了。

    “看来那个医生是由被诅咒医院的病人假扮而成,现在的问题是那个四星场景里的怪物是怎么跑进这个场景里面来的”

    陈歌很不理解,他发现被诅咒医院里的怪物,不管是红衣还是执念,都在想尽一切办法往外跑逃。

    “只有顶级红衣和红衣之上的存在能让普通红衣逃荒而逃,医生看着也要比一般的红衣厉害许多,那所医院里发生过什么事情逼的红衣都要逃到其他四星场景中避难”

    疑惑有很多,但是陈歌根本不在意,只要找到医生将他控制住,一切问题都迎刃而解。

    “老板,不要离这面镜子太近,它给我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开口说话的是白秋林,他双眼之中满是血丝,已经杀红了眼,身上散发着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

    “你们能看到镜子里关着的人吗”陈歌非常谨慎,稍有危险就立刻后撤,现在是在门后世界,可不能胡来。

    单手插兜的白秋林站在镜子左边,低垂着头的许音站在镜子右边,两“人”一左一右将陈歌护在中间。

    “我看不到,但是能感觉到他的恶意,这个家伙很强。”白秋林朝许音看了一眼,许音则没有任何反应,在得到陈歌示意之后,一句话也没说,染血的手掌直接按到镜面上。

    “啪”

    本就布满裂痕的镜面好像承受不住压力,又出现了几条裂缝。

    “你自己不出来的话,我们就直接毁掉镜子,把你永远关在里面。对我们来说只是损失了一个不怎么重要的镜子,对你来说却是丧失了最后的希望,该怎么选择,你应该很清楚吧。另外,不要想着反抗,这屋里屋外有五位红衣,我不是在威胁你,是在帮你。”近朱者赤,白秋林和陈歌在一起呆了那么久,耳濡目染,现在也学到了陈歌一些为人处世的技巧。

    血红色镜子里是映照着陈歌一个人的身影,渐渐那人影开始出现变化,五官扭曲,镜子里出现了一张陌生的人脸。

    这场景看着非常怪异,镜子里映照的还是陈歌自己的身体,只有脸不同。

    “你们也是外来者吧”镜子中的男人声音很低,双眼之中隐藏着一抹阴毒,更让人不解的是他脸上一直挂着笑容,似乎只会微笑这一个表情一样:“既然你们出现在这里,说明那个疯子已经被你们杀了,否则他绝对不会放活人进入这个房间。”

    镜中男人认出了陈歌,他的目光总是若有若无扫到陈歌身上。

    “如果你是想要抓我做替死鬼,那我劝你最好还是打消这个主意,上一个原鬼现在还在我的影子里,不敢出来面对我呢。”陈歌往后退了一步,和镜子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其实我对你们没有恶意,你们杀了那个疯子,算是帮我报了大仇,我感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去害你”镜中的男人嘴巴裂开,笑的更难看了。

    “你看起来是个聪明人,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告诉我关于医生和医务室第四间病房的一切,否则我就毁掉镜子。”

    “你放心,我肯定会把所有东西都告诉你,只有让你知道我的价值,我才能活命。”男人不管说什么脸上都带着笑容,他似乎只会笑,这让陈歌很不舒服,脑海里隐约想到了另外一个人。

    他当时坐着灵车去荔湾镇时,车上有位乘客脸上就一直挂着笑容。

    在荔湾镇试炼任务最后部分,那位乘客还帮了陈歌一次,虽然对方也是为了自保。

    荔湾镇任务结束后,那个怪人就不见了,陈歌当时也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在通灵鬼校当中又以另外一种形式,见到了一个类似的人。

    他们一直在笑,就像是患有某种疾病一样。

    “先来说说那个假冒医生的红衣吧,他是怎么来到这所学校里的”陈歌不确定男人会不会欺骗他,决定先问几个不重要的问题试探一下。

    “他是从某个医院里逃出来的病人,具体是哪个医院我不能说,因为只要把那个名字说出来就会被诅咒。”男人说的第一句话就给了陈歌很重要的提示,不管是黑色手机里,还是在其他地方,都没有直接说出那个医院的名字,似乎那个名字是一个禁忌。

    “被诅咒的医院吗”陈歌眼睛眯起,他说完这几个字后,镜子里的男人双眉上挑,眼中的血丝明显增多,好像是有点控制不住情绪。

    “没错,也可以这么称呼它。”

    “那医生为什么要逃离”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属于那里,我是鬼校当中的一名教师”

    “你在撒谎。”没等男人说完,陈歌就打断了对方,他扫视四周,捡起一把椅子走到镜子前面:“你到底是谁”

    看陈歌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会砸碎镜子,男人目光阴沉,但是却笑的更开心了:“好吧,我其实和你们一样,也是从外面进来的,你们可以称呼我或者像我一样的人为不笑。”

    男人每说一个字都会停顿一下,似乎这么说显得很有意思。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