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红现在对陈歌的那种感觉怎么说呢,有点想打他,但是却并不讨厌。

    在樱红纠结的时候,陈歌已经牵着她的手,开始跟被围殴的孩子交谈。

    或许是可爱的樱红降低了那学生的警惕心,也可能是他发现陈歌要比自习室的那些混蛋更加可怕,不管原因是什么,他对陈歌的态度非常好。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陈歌搀扶着那个穿着跆拳道服的学生:“不要有所顾忌。”

    “我们想成立跆拳道社,但学校不允许,所以我们就自己建立了一个社团。”

    “建立社团就是几个人群殴你一个”陈歌感觉这孩子没有说实话。

    “我是陪练,新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之前还有几个学生,他们没撑下去,然后就抡到我了”学生说着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他身体有些不真实,这是魂飞魄散的征兆。

    “你别难为他。”樱红从陈歌身后走出:“那大个子是一个红衣。”

    她拽着陈歌的衣角,示意陈歌往门口走,防止他一不小心被弄死。

    “红衣”陈歌最开始以为那学生只是一个半身红衣,他太过相信阴瞳。

    “对,而且是很恐怖的红衣。”樱红嘴角上扬露出了可爱的小虎牙:“他叫韩松,患有巨人症,从上小学开始就被周围异样的目光环绕,大家一开始都很怕他,后来发现他脑子不太好,为人特别老实以后,就有许多无聊的人开始捉弄他,那些人自称是他的朋友,实际上只是指挥他做各种事情,把他当做工具,甚至家畜来对待。更可悲的是,这些事情都是在学校发生的,他的家人都不知道,还为他交了朋友感到开心,他父母还曾邀请那些欺负他的孩子到自己家做客。”

    “那他是怎么进入门内的如果是肉体上的欺负,以他的身体素质应该可以很轻易的打倒那些欺负他的人。”老白不放心陈歌,也跟着走了进来,他看到大高个只是半身红衣后,还想着跟对方比划几下。

    “这就是校园暴力当中最难处理的冷暴力,没有人欺负他的肉体,只是排挤他,用语言攻击他,冷落他,从各个方面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怪物。”陈歌很清楚这些:“有些自己一无是处的废物,就喜欢通过贬低别人来满足自己,他们满怀恶意,这孩子越是不想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怪物,那些人估计就越要说他是个怪物。”

    “对,韩松就遇到了这样一群人,有一次他们逼急了韩松,双方打了起来,最后的结果是韩松被罚。受伤的是韩松,被伤害的也是韩松,但是那些家长却疯狂的攻击他,都想让韩松退学,他们觉得跟这样一个又傻又暴力的人一起,自家孩子会随时处于危险当中。”樱红嘴角带着冷笑,她满眼猩红,似乎准备把所有看见的生命都杀了。

    “后来呢”

    “学校谁也没有处罚,不过针对韩松的冷暴力越来越严重了,他们对韩松的所作所为也越来越过分。他们学校曾经有个跆拳道社,其他社团都不愿意要韩松,唯有这个社团主动邀请了他,不过社团担心他发狂,所以只让他当陪练,也就是一个人肉桩。”

    “韩松很珍惜这个机会,可惜有些人就是见不得他好,也选择加入跆拳道社,后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樱红指了指陈歌身边被围殴的男学生:“那就是他曾经经历过的事情,门外的他是一个被欺凌者,在这里他变成了霸凌者。”

    “你为什么对韩松的情况这么了解”陈歌有些好奇。

    “我们来自同一个学校。”樱红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恩,我明白该怎么做了。”陈歌看着自习室内已经被单方面碾压的学生们,又将红色高跟鞋取了出来:“韩松可能是觉得只要自己去欺负别人,让别人害怕,那就没有人再能够欺负自己。”

    “你想干什么”樱红总感觉自己看不透陈歌。

    “我要告诉他,他的想法是错误的。”不等陈歌说完,自习室内就传出一声嘶吼,之前被按在地上打的韩松双手撑着地板一点点站了起来。

    他的外衣被血污彻底染红,身体在不断胀大,散发着刺鼻的臭味,从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能看到一条条蚯蚓般的伤疤。

    “那些伤是怎么形成的”

    “我也不知道啊,我只知道他在学校里发生过的事情,可能他在学校外面也遇到了一些事情吧。”樱红也是第一次看到韩松被逼到这种地步。

    “他会进入门内,估计跟他的家庭也有关系。”陈歌看着已经发狂的韩松,心里有些惊讶,面对无头女鬼和许音两位红衣的围攻,他竟然没有受太多的伤:“这家伙攻击手段很少,不过非常能抗揍。”

    陈歌不能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冲着手中的红色高跟鞋说了几句话,但是高跟鞋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也是没办法了,直接将高跟鞋扔到了韩松身上:“大姐,帮帮忙,我无法离开鬼校,你也出不去。我在这里先口头上答应你,只要我能活着离开鬼校,立刻还你自由,咱们两不相欠。”

    樱红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陈歌,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她完全没有想到,屋子里响起高跟鞋细跟碰撞地面的声音,一个个红色鞋印在桌子和椅子上出现,最后那些鞋印开始出现在韩松身上。

    没过多久,血红色的鞋印化为细小的黑色丝线钻入韩松身体当中,这是红色高跟鞋最擅长的诅咒。

    在蚕食了冥胎携带的诅咒后,红色高跟鞋好像变得更加恐怖了。

    三位红衣合力压制住韩松,但是直到快把韩松打的魂飞魄散时,他还是不肯服软。

    血衣变得暗淡,动作也越来越迟缓,韩松眼中的猩红散去大半,他仿佛又看到了以前被欺负的自己。

    一切还是没有改变

    身上的伤逐渐增多,眼看着韩松快要被三位红衣分食,自习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矮胖老人冲了进来。

    “停手”

    老校长在门外光听声音都感到揪心,进来后更是被吓了一跳,一眼望去,满是血红。

    陈歌示意许音他们全部停手,很是委屈的看向老校长:“是他们先欺负人的,我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在殴打这个学生,我没有错。”

    “是吗可我只看到你在动手打人”老校长望向地上那个学生,但那个穿着跆拳道服的学生似乎不想惹事,他支支吾吾没有说话。

    韩松瘫倒在地,眼前的一切让他有种似曾相识感觉。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