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因材施教不是扬长避短,而是正视问题和缺陷,对症下药。

    陈歌虽然没有孩子,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自己鬼屋的一家之主。

    对待不同的员工,用不同方法沟通,最大限度激发员工们工作的热情,这也是一个成功老板必须要具备的能力。

    韩松和跆拳道社的成员加入之后,陈歌身后的队伍又变长了许多。

    “校长,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干掉韩松,我只是想让他感受到弱者的疼痛,让他回忆起曾经的自己。”陈歌不想和老校长之间存在误会:“我们的根本目的是获得鬼校意志的承认,杀死鬼校当中的学生这明显会违背鬼校意志。”

    陈歌很早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这所学校里除了鬼校意志之外,最强大的存在应该是一个叫做画家的厉鬼,他很有想法,利用手里的资源想要把鬼校打造成一个没有争斗的天堂,可惜他遭到了另外一位顶级红衣的阻挠。最后结果我不知道,但那些得罪了画家,妨碍画家的厉鬼最后全部被抹除了记忆。”

    “画家没有杀他们”老校长一下就说到了关键。

    “是的,就算那些厉鬼不断的捣乱,画家也没有去杀他们。”陈歌轻声说道:“吞食红衣能够大幅提高自己和同伴的实力,画家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不是不想杀,而是不能杀。你别忘了,在新的推门人出现之前,这所学校真正的主人是悬在学校上方的鬼校意志,画家很强,但还是要在学校意志的允许范围之内行动。”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些”

    “如果我告诉你真相,你还会流露出那样的表情吗刚才你去救韩松的时候,是真的想要救他,不顾一切,真心实意,这些东西是伪装不了的,我能看的出来,韩松应该也能看得出来。”陈歌嘴角挂着笑容:“校长,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我不是有意欺骗你,只是我想做到更多,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光靠善意就能做到的。”

    他脸上的笑容的慢慢收敛:“门后充斥着绝望和负面情绪,可是这些情感的源头是在门外,我不知道门后世界是怎么出现的,但我知道如果人人都像你一样,门后可能只是一个纯净的梦。”

    扭头看向窗外,陈歌望着浓郁的血雾:“说不定这里也能看见星星。”

    老校长是第一次见陈歌露出这样的表情:“你似乎心里有事”

    “这些东西我从来不会跟别人说,你是第一个听到的,可能是因为你认识我的父母,并且我确定你不会伤害我的原因吧。”陈歌和老校长走在队伍最前面:“偌大一个鬼校,站在红衣和厉鬼当中,我或许是唯一的活人,有时候我也会害怕,可是我知道自己不能去害怕。我是一个很普通的活人,但也是鬼屋的老板,是那些孩子们的主心骨,若是我乱了分寸,所有人都会魂飞魄散,所以我不能害怕,也不敢产生害怕的念头。”

    直到陈歌说这些的时候,老校长才重新开始看陈歌,如果自己还活着,自己的孙子应该跟他年龄一样大吧。

    应该陈歌表现的很强势,所以就连他也忽视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他是死亡绝境里唯一的活人。

    在这血红色的深渊里,他就像是摇曳的烛光,一阵稍大的风就会将其吹灭。

    他应该也很难吧。

    老校长心里的不由的浮现出了这些:“以后如果你想跟人聊聊,可以随时来找我,我活了大半辈子,虽然没有办成什么大事,但做一个合格的听众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谢谢。”陈歌随口问道:“其实我很想知道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他们什么都没有告诉我,校长,你能给我说说你心中的他们吗”

    “我只知道他们很热心,不求回报,帮了我很多。另外据我所知,他们帮了西郊很多人,自己鬼屋的收入也总会捐出去大半,他们做的远比我做的要多。”老校长对陈歌父母评价非常高。

    “那他们有没有提到过我我想知道他们眼中的我是什么样的”陈歌语速变慢,他想要弄清楚自己和影子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老校长没有立刻回答,他过了很久才说道:“我曾去过你们家,那是一个深夜,你父母正要出门。我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只看见他们在你房间门口站了很久很久。”

    “你去过我家”陈歌为了维持鬼屋正常运营,将家里的老房子买了,他也不想回那个地方,免得想起过去。

    “陈歌,不管怎样,我希望你明白,你父母真的很爱你,他们或许做过很多你现在还不能理解的事情,但我希望你不要生他们的气。”老校长似乎知道一些内幕,但是他没办法把那些告诉陈歌。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们了”陈歌的声音让老校长听着很心疼。

    “你能告诉我他们最后去了哪吗”停下脚步,陈歌突然开口,老校长嘴巴微微张开,似乎下意识想要说出什么,但在快要说出的瞬间,他又赶紧闭上了嘴。

    “不能告诉我吗”陈歌停下脚步,双眼就那样直直的看着老校长,像一个站在暴雨中无家可归的孩子。

    老校长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他们会回来找你的。”

    “没事,我也觉得他们会回来的。”陈歌吸了口气,又变得和平时一样了:“走吧,我们继续向前,等获得足够厉鬼的认同,鬼校意志应该也会认可我们,到时候我们就直接跟所有人摊牌,我已经不想再拖下去了。”

    阳光,坚强,善良,骨子里透着一股狠劲,冷静到令人发指,但是有时候却又像个孩子一样。

    老校长望着陈歌,他对陈歌的看法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如果说以前只是合作关系的话,那现在就是把陈歌当做自己的后辈来看待。

    这种转变,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可能是因为愧疚,也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

    “校长,我今天跟你说的这些,希望你不要告诉别人。”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