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暗的灯光下,墙壁上映照出了两道影子,而屋里明明只有一个人。

    头发散开,雯雨身体两边的床单凹陷下去,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她身上。

    “秋美,秋美秋美”

    正在睡梦中的雯雨突然惊醒,她大口大口喘着气,茫然看向四周。

    床头灯微弱的灯光照着出租屋,带着一种莫名的温馨。

    屋子里大部分家具都摆放正常,并没有什么人进来。

    “这世界上比做噩梦更讨厌的事情就是,做完噩梦一睁眼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刚睡着,夜晚还有很长。”

    雯雨拿起床上的资料,左右望去:“笔掉哪去了”

    她起身走到床铺另一边将笔捡起,然后把笔和自己整理的资料全部塞入背包夹层当中。

    “睡觉,等天亮了,再去那所学校看看。”

    回到床上,雯雨关掉了床头灯,就在房间完全陷入漆黑的瞬间,镜头拍摄到,卫生间的镜子前面站立着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在灯光熄灭的瞬间,她再次从卫生间里走出。

    她还在那个屋子里,只不过房间彻底陷入黑暗,没人能够看得见她了。

    “这个电影表现鬼怪的角度很有创意,我的鬼屋或许能够借鉴一下,通过反差来带给游客全新的体验。”陈歌愈发希望能找到电影导演,他觉得如果导演和自己联手,鬼屋场景布局恐怕能再上一个台阶,达到新的高度。

    电影几乎黑屏,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留给了观众丰富的想象空间,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此时那一片漆黑当中,除了一个睡着的女人外,还有一个穿着红衣服的鬼。

    整个片段,一镜到底,没有任何剪切,带给观看者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

    几秒钟后,整个镜头结束,天亮了。

    屋子里所有东西的摆放都没有异常,女主也没有察觉到任何东西,就好像昨晚观众们看到的真的只是个噩梦一样。

    “看的我都替女主捏了一把汗。”老周轻轻拍着自己胸口。

    “你还会流汗”坐在旁边的段月白了他一眼。

    “不信,你伸手摸摸我掌心。”老周把自己的手伸到段月面前,但对方似乎识破了他拙劣的计谋,一巴掌将他的手扇开。

    鬼屋员工们都看的很入神,唯有陈歌在思考剧情之外的东西。

    他看过同桌那部电影,此时将同桌和名字串联起来看,就会发现很多问题。

    “两部电影的女主都叫雯雨,应该都是围绕左眼来拍摄,不同点在于,同桌的女主还未成年,而名字的女主已经参加工作,这是同一个人的不同两个人生阶段。”

    “按照同桌里关于左眼的介绍,雯雨的身体里应该已经更换了好几个女孩的灵魂,但名字当中却有很多细节和同桌对照不上。”

    “电影开头,女主的笔记本上写着秋美的名字,刚才女鬼出现,趴在女主身上,呼喊的也是秋美的名字。”

    “现在雯雨身体当中的囚禁的灵魂,似乎仍旧是秋美。”

    同桌电影最后,秋美给自己的新同桌打了电话,邀请她来自己家玩,按理说应该会开启一个新的轮回。

    但看了名字这部电影后,陈歌发现事情并非那么简单。

    “秋美好像没有再继续去寻找替代者,她这么多年一直在独自承受左眼带来的一切。”

    围绕左眼拍摄的这几部电影,表面上女主是雯雨,但实际上影片的主角却是操控雯雨身体的秋美。

    身体是雯雨的,但灵魂是秋美的。

    仅仅只是看了个开头,陈歌也是从细节里发现的这些,他这个人算不上聪明,但是却拥有一双能够透过表象,看到实质的眼睛。

    影片继续播放,天亮以后的房间干干净净,谁又能想到,这地方的卫生间里其实还住着一只鬼。

    女主辞掉了工作,新的一天到来后,她没有去上班,而是背着装满资料的包,按照网上的地址,坐公交车来到了含江西郊。

    “这里就是含江私立大学”从早上找到中午,雯雨最终停在一个医院前面:“我要找的是学校,为什么按照网上的地址,最后跑到了医院门口”

    周围的建筑看起来有些年头了,雯雨虽然是含江人,但却从来不知道在含江还有这样一座医院。

    “有人吗”

    雯雨试着想要打开医院的门,但是很意外的发现,房门被人从里面锁上了。

    她趴在玻璃上朝医院里面看去,地面整洁,座椅一尘不染,墙壁干干净净,除了安静的不正常外,和其他医院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这医院连个名字都没有,想上网查也不行。”

    雯雨绕到医院一侧,看到医院后门有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男人正好从中走出。

    “医生,能帮个忙吗”雯雨匆匆跑过去,那名医生听到雯雨的声音后,不仅没有停留,反而走的更快了。

    “医生”雯雨觉得奇怪,直接跑过去拦住了对方。

    那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有些不耐,他正要扭头朝另外一个地方走,突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事情,身体僵在原地,怔怔的望着雯雨。

    这个男人身高一米八多,长相英俊,身材匀称,只是眉宇间藏着一丝阴霾,眼神冰冷,自带一种生人勿近的气质。

    雯雨被他这么盯着感觉很不适应,过了好久才开口:“你好,我是来这里报名含江私立大学的,相关证件和资料我都带来了,但是却找不到那学校的位置,网上写的地址明明就在这里。”

    “含江私立大学”医生盯着雯雨的脸:“那所学校已经被取缔,你还是去报其他学校吧。”

    医生说完就要离开,雯雨挠了挠头,有些犹豫的喊了一声:“等一下,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医生就好像没听见一样,低头往前走。

    “你这张脸我很熟悉,我之前一定见过你”雯雨追了过去:“你叫什么名字”

    被雯雨紧追不放,医生终于停下脚步,镜头给了他一个特写。

    皱着眉,医生盯着常雯雨,低声说道:“我叫常孤。”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