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多了。”陈歌的余光扫到了门后的黑色袋子,但他却根本没有把那东西放在心上。

    不管里面装着生活垃圾还是尸体,和他现在又有什么关系

    陈歌一直很清醒,他首先要做的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份,搞清楚林思思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以他的视角去看,自己身体和外貌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也不知道王晓明以及周围的人为什么会叫他林思思。

    “也许林思思根本不是一个人的名字,而是一个代号,一种身份。”

    “你等会如果还想要去食堂,可以叫我一起,我先回去了。”陈歌表情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就好像没有看到那个袋子一样。

    “好。”王晓明身体缩进寝室内,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又冲着陈歌喊了一声:“小林,你今天上课一直在睡觉,不知道有没有听到白老师特意交代的那几件事。”

    “什么事”

    “最近晚上不要随便离开寝室,就在各自屋子里好好呆着,还有就是熄灯时间从十一点提前到了十点半,熄灯后会有人走廊上巡视,希望大家能注意一下。”

    “就这些”陈歌还当王晓明要说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进入门后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遇到的所有人和所有东西似乎都很正常,准确的说表面上都很正常,这所学校就跟普通的夜校一样,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地方。

    王晓明咬了咬嘴唇,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可能是因为无法确定,他没有再开口。

    房门关上,陈歌独自一人站在宿舍楼走廊上,周围非常安静,没有任何声音。

    “还没熄灯,走廊上怎么可能这么安静,难道这两边寝室都没有住人”

    陈歌拿出背包里的钥匙,看向王晓明对面的寝室门,门上写着一个数字413

    “这就是林思思的房间”盯着那个数字,陈歌忽然感觉有些眼熟:“4代表4楼,13代表着什么第13个房间”

    陈歌曾在恶梦学院地下的日记本上看到过13这个数字,他记得很清楚,那本日记最后一页的末尾写着一句话我,死,一三,通灵鬼校,逃。

    “日记本上的13说的就是这间寝室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一片死寂的走廊里,只有钥匙不断伸进锁孔转动的声音,陈歌尝试了好几次才找到正确的钥匙。

    打开房门,看到寝室内部的场景后,陈歌眉头紧紧皱起。

    寝室不算大,共有六张床,全都是上铺,床位下面是衣柜和书桌,以及各种杂物。

    光看这些并不会觉得有问题,引起陈歌注意的是宿舍的墙面。

    在这间寝室的墙壁和天花板上有很多人影,与正常人身高体型一致,也不知道是贴上去的,还是画上去的。

    “一、二”陈歌大略数了一下,寝室里共有五块人形阴影。

    那东西非常显眼,想不注意到都难。

    为了自己的安全,陈歌先沿着床梯爬到床上,近距离观察那些人影。

    手指触碰距离自己最近阴影,陈歌用指甲轻轻扣动墙皮:“是用颜料画上去的,谁没事干会在寝室里画这些东西”

    这些和正常人大小一样的阴影,开灯的时候都显得很恐怖,关了灯,一抬头发现屋子里到处都是人影,岂不是更吓人

    目光扫过所有人影,陈歌跳下了床,在失去了员工帮助之后,他变得前所未有的小心起来。

    “一共六张床,不过摆在寝室里的暖瓶只有一个,地上的拖鞋也只有一双,真正住在这寝室里的应该只有小林一人。”

    陈歌仔细翻找了其他几个床位对应的衣柜和书桌,里面虽然也堆放有各种杂物,但都不是生活用品,全都是一些很奇怪的东西。

    比如说画板、颜料桶、石膏断手、破损的电线等等。

    这寝室似乎是个杂物间,只有小林一个人在住,其他床位并没有住人。

    “读夜校的学生很少住校,小林经济情况不好,更不可能多掏钱来学校住,唯一的可能是住在这里要比在外面租房子住便宜。”

    正常来说,学校公寓的价格要比学校附近的家庭旅馆贵很多,这地方价钱低的反常,只能说明这个房间有问题。

    小林居住的寝室里发生过什么,陈歌并不知道,他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急迫感。

    爬上远离房门的四号床,这张床上铺着崭新的床单和被子,其他几张床上虽然也扔着被子,但大多落满了灰尘,脏的根本无法使用。

    “没有人居住,为什么还要专门留被子那么脏的被子会有人愿意用”

    陈歌坐在四号床上,换了个角度去看寝室,感觉完全不同,没有那么拥挤了。

    “没错,这就是小林的床位。”枕头旁边贴着激励自己的话和作息安排表,如果不是在这所诡异的学校里,陈歌肯定会觉得小林是个奋发图强的好学生。

    “床单清洗过,散发着洗衣液的香味,被子还叠的整整齐齐,我上学的时候,很少见寝室里会有人把被子叠的这么好,小林应该是个爱干净,极为自律的人。”陈歌在脑海中推测小林的性格。

    四号床上除了被子和枕头外,就只剩下书和笔了。

    陈歌乍一看还觉得小林非常热爱学习,但是他随手翻了几下就发现了问题。

    大部分和专业课程有关的书籍都干干净净,上面没有任何标注,就跟新买的一样,反倒是小林自己的几个笔记本边缘磨损严重,一看就是经常翻阅。

    陈歌将夹藏在课本中间的三本笔记拿出,里面塞满了各种贴纸,有的是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有的是寝室楼下面张贴的公告,还有的是一张张笔迹不同的小纸条。

    “这是”随便看了一眼,陈歌便立刻被吸引住了。

    “男子趁学生放假进入寝室,不料有人尚未离校,其躲藏衣柜当中,在深夜从柜中离开时被人发现。”

    “尸体于次日凌晨在衣柜中发现,凶手尚未落网,请各级师生做好防范工作。”

    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是一条条新闻,没有详细的地址,也没有具体的人名,只是报导了一起起该人听闻的凶杀案件。

    “人名好像都被有意剪掉了,小林是从什么地方找到的报纸纸张泛黄,感觉已经有些年头了。”

    笔记本上记录的案件不止一起,案发地包括寝室、图书馆、实验楼和电梯箱等。

    “难道这些案件在现实里真的发生过”陈歌翻动笔记,越看越心惊:“这本笔记很重要。”

    翻看笔记的同时,陈歌也对小林更加的好奇,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去收集这些稀奇古怪的凶杀案

    陈歌将小林所有的笔记全部放在床铺上,他背包里一直携带有一本,床上还有三本,现在陈歌一共获得了四本笔记。

    “背包里的那本笔记应该是用来伪装的,没有太多重要信息,床头发现的这三本估计才是小林最大的秘密。”陈歌仔细阅读,直接将看到的东西背了下来。

    陈歌全神贯注,没有丝毫分心,可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了几下。

    安静被打破,陈歌习惯性的屏住了呼吸。

    房门被敲了几下后,敲门声就停止了。

    “是王晓明在外面他叫我一起去食堂吃饭”对于王晓明这个人,陈歌不想做过多的评价,也不想跟对方扯上什么关系。

    过了大概一分钟,那个讨厌的敲门声突然又响了起来。

    不过这次对方敲门的声音好像更用力了一些,陈歌没有说话,也没有去开门,敲门声持续了几秒之后,门口竟然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孔,卡簧弹动的声音

    嘎吱

    房门被推开,脸色惨白的白老师手持钥匙和手电筒出现在门口。

    “为什么不开门”白老师瞪了陈歌一眼,他额头冒汗,喉结在轻轻打颤,似乎有些害怕。

    “我刚睡着了。”陈歌很自然的抓起床上的被子盖在身上,顺便遮住了那三本笔记。

    白老师没有进入屋内,只是站在门口看了一眼:“晚上不要乱跑,就老实呆在宿舍里,听见没”

    “好的。”陈歌点头答应。

    白老师将房门关上,直接离开了。

    “奇怪的家伙,他刚才急急忙忙开门,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想要看看我是不是还活着一样。”

    陈歌盖着被子,正要继续翻看笔记,寝室里的灯突然熄灭了。

    “熄灯了现在已经十点半了”躺在一片漆黑当中,陈歌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自从我进入门后世界,好像还没有见过一切可以显示时间的东西,没有挂表,手机上也没有时间。”

    “时间应该是一个隐藏的线索,或许能带给我某些特殊的帮助。”陈歌从熄灯的那一刻起,就开始分心两用,一边默数心跳,一边使用阴瞳继续观看笔记。

    他不需要太精确的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是想要有一个大概的范围,方便他接下来的行动。

    “将笔记里的内容简单过一遍,然后再找找其他线索,如果实在找不到就立刻换下一个地方。”白老师拥有寝室门钥匙,他可以随便进出寝室,这让陈歌很没有安全感。

    寝室的窗帘很厚,只有一丝微光从缝隙透入屋内。

    墙壁上印着五个人影,气氛越来越压抑。

    砰、砰、砰

    一片黑暗当中,陈歌忽然听到有人在敲寝室门,对方动作很轻。

    “怎么又有人过来”新出现的敲门声和刚才白老师敲门的声音完全不同,应该是另外一个人在敲门。

    “难道是王晓明不对,他看起来胆子很小,并且十分害怕呆在寝室楼的走廊上,应该不是他。”陈歌盖着被子躺在床上,他想起了白老师和王晓明的话,晚上不要随便离开寝室。

    陈歌还在犹豫要不要过去看看的时候,敲门声已经停止了,对方只敲了三、四下。

    “只有敲门声,没有脚步声,门外那人估计还没有离开。”陈歌在侦查和反侦查方面,也是很有心得的。

    他没有发出声音,身体连动都不动,想要营造出一种寝室里没有人的假象。

    过了有十分钟,屋内和走廊上仍旧是死一般的寂静。

    “那人已经离开了”陈歌稍微松了口气,他手伸进小林背包,摸到了那把边缘打磨过的剪刀:“不管有没有用,拿着这东西至少能安心一些。”

    陈歌不是那种坐以待毙的性格,无论身处怎样的绝望当中,都不会轻言放弃。

    抓住剪刀,可还没等他将剪刀从包里拿出,那敲门声就又一次响起。

    不是很用力,就像是机械性的在重复一样。

    “门外的怪物是不是盯上我了”

    陈歌握紧了剪刀,双眼紧盯房门,这次敲门声却没有停止,而且变得急促起来了。

    “外面那家伙好像被什么东西追赶,他难道想要进来避难”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陈歌哪敢在这时候跑过去给他开门。

    对方敲门的频率越来越快,但是力气却在逐渐变小,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生命在不断流逝,奄奄一息了。

    “恶作剧还是他在故意诱骗我出去”陈歌听着逐渐变得急促,但是声音却越来越小的敲门声,他眼睛慢慢眯起:“敲门声是凭空出现的,走廊上没有任何声音,不太对劲,我好像忽略了一种可能。”

    陈歌伸手翻动旁边的笔记,其中记录的一个凶杀案是凶手躲藏在寝室衣柜里,在半夜离开的时候被学生看到,最后学生的尸体在衣柜中被发现。

    “不管是凶手,还是学生,那晚都在寝室里面。如果这个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房间,那么我现在听到的根本就不是从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而是从屋子里面发出的求救声鬼可能就在房间里”

    一股凉气从脊柱窜入大脑,墙壁上人影的位置似乎出现了轻微变化,更糟糕的是,陈歌忽然感觉被子里有东西在动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