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除了录音机和报纸外,陈歌还发现了很多关于许珍珍的提示。

    比如书架角落里扔着的破碎相框,里面放着一张父女合照,不过两人的脸都被涂抹掉了。

    办公室抽屉里还有男人的遗嘱,上面也提到了许珍珍三个字。

    这个许珍珍直到现在都没有露面,但是鬼屋里却到处都留有和她相关的东西。

    “田藤病院用现实里的新闻来布置场景,就不怕真把许珍珍给召过来”

    鬼屋本身阴气就重,不见阳光,再加上特殊的场景布置,对鬼怪来说是藏身的不二选择。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每个人都在鬼屋里念叨许珍珍的名字,万一她听到了怎么办”

    田藤病院没有弄清楚具体的情况,就照搬了报纸上的场景,还将所有线索制作出一条暗线,这种行为看似高明,其实是在玩火。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信神,也没有必要去触神的霉头。”

    陈歌胆子极大,但是不可否认,他对未知怀有敬畏之心,所以每次去做试炼任务,他都会做足准备。

    田藤病院的攻略进度已经超过一半,暗线逐渐明朗。

    “该出去了。”陈歌不清楚许珍珍是否真的在鬼屋里,他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人,此次进来就是为了攻略鬼屋,没必要去探索其他事情。

    转了一圈,陈歌又回到录音机旁边,准备拿了磁带走人。

    等他再次靠近录音机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压抑的哭声。

    这声音很低,似乎是从录音机里传出来的。

    “磁带里的鬼要出来了”陈歌向后退了一步,伸手握住口袋里的圆珠笔,另一只手轻轻推了推桌子上的“死尸”,他怕等会出现什么意外,照顾不到这个演员。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手只是轻轻推动,趴在桌上的“男尸”竟然软软的倒在了桌子下面。

    “出事了是许珍珍”他见过真的鬼,自然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确定有可能出现真鬼:“我不会这么倒霉吧参观别人家的鬼屋都能遇到鬼”

    陈歌想到自己厉鬼眷顾者的称号后,淡定不下来了,他赶紧去扶地上的男尸,生怕耽误了最佳救治时间。

    “演员演着演着就真死了,这叫什么事啊”

    陈歌刚蹲下身体,扶起演员的双手,一直被演员用身体遮挡的书桌下面突然钻出了一个披散着的人头。

    距离很近,陈歌躲都来不及,那人头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心率变快,过了几秒才稳定下来。

    陈歌看着怀里的人头,又看了看地上的“男尸”,已经弄明白了一切:“老哥,你是为了报复我在育婴师里不给你面子的仇吗”

    刚才“男尸”是趴在桌子上的,遮住了脸,现在他倾倒在地把脸露了出来,陈歌这才看到,这人连妆都没换,只是糊了一层人造血浆。

    手指伸在“男尸”鼻下,确定有呼吸后,陈歌站起了身,他不准备再在这里停留,该离开了。

    走到录音机旁边,陈歌按动录音机上面的按钮,连续按了几下,他忽然发现不管按哪个键,录音机上的指示灯都还是亮着的。

    “关不住了”

    陈歌不可能把磁带留在田藤病院里,但是把人家的录音机拿走这就有点太过分了。

    在陈歌操作录音机的时候,那若有若无的哭声慢慢变大,磁带里还出现了一些杂音,

    好像是电流的声音,听不太清楚。

    陈歌在脑海里回忆关于磁带的介绍,大概只过去了一两秒钟,录音机里很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压抑的声音。

    分不出男女,一闪而过。

    “有人在说话他想表达什么”这是陈歌和磁带的第一次沟通,他不敢有丝毫大意,能被黑色手机放入奖池的厉鬼都不是省油的灯。

    耐心去听,很快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疼”

    夹杂在电流的杂音当中,声音有些失真。

    随着磁带播放,陈歌听的越来越清晰:“是个男人的声音,感觉年纪不大。”

    他全神贯注,仔细倾听,录音机上的按键突然自己向下压了一下。

    陈歌扭头看向地上“死尸”,那人也听到了录音机里的杂声,悄悄从口袋里摸着一个小巧遥控器,按动按钮。

    现在想要关录音机已经太迟了,磁带里的厉鬼醒了过来,那人按遍所有按钮都没有用处。

    “好疼”

    磁带里的声音还在变大,厉鬼的情绪似乎在慢慢失控,陈歌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自己带着录音机离开。

    “怎么回事”关了几次都没有关掉录音机,地上的“死尸”急的开口说话了,他顶着一脸血爬起来。

    “是不是你们的设备出故障了”陈歌也没办法,总不能说自己把厉鬼塞进录音机里,现在取不出来了。

    “应该是。”鬼屋演员也不敢确定,他伸手想要提起录音机,指尖还没碰到,就听见录音机传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

    “好疼”

    鬼屋演员一哆嗦,手好像触电一样,直接弹了回来。

    “你怕什么这不是你们鬼屋设计好的吗”陈歌护在录音机前面,防止出现什么不可控的意外。

    “磁带录得时候我在场,绝对没有录这些话”“死尸”神情严肃,取出手机在某个群里发了语音:“你们谁在院长室磁带里加东西了”

    没有一个人回答,而就是这一会儿的时间,磁带里的声音变得更加癫狂,充斥着无边的恨意和怨气。

    “好疼好疼啊”

    那声音就好像真的有刀子破开了他的身体,他此时正手忙脚乱的捂着血洞,无力绝望的看着更多伤口出现。

    鬼屋演员的身体在发抖,这一刻,他有点害怕了。

    “你们鬼屋倒是挺胆大的,敢用真实的人名、案子来做场景,也不怕人家哪天真的找上门来。”陈歌压低了声音,盯着鬼屋演员:“我听说,死人的名字不能随便念,更不能到处写,否则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别再说了”鬼屋演员声音一下子提高,他把这里的事情在群里简单说了一遍,然后勉强维持镇定,对陈歌说道:“一点小意外,是技术原因,不影响的。”

    他话音刚落,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陈歌之前见过的那个“推车女鬼”满脸惊恐的跑了过来

    她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几乎要喘不过气来。

    “阿沁你来我这干什么”死尸演员一脸紧张,他本来就害怕,被女演员这么一闹,心里更慌了。

    “纸条上有字我刚才无意间看到的。”

    女人把手中的白纸放在死尸演员眼前:“她好像回来了”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