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辰说完往前走了几步,他感觉身后冷风阵阵,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其他游客都站在原地,包括王琰和李雪在内。

    “你们愣着干什么一起啊”杨辰胆子并不大,他只是相比较其他人更加理智一点罢了。

    “按照鬼屋老板的性格,最危险的地方说不定才是最安全的地方,你根据常识判断刷白漆的是运尸通道,应该换另一条。但我觉得你选择的那条路才是真正危险的,我们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来揣摩鬼屋老板的设计。”白秋林又一次开口,他声音很冷,让人听着不太舒服,但不可否认,他说的也有道理。

    “那你说怎么走”王琰语气比较冲,自己三个人出那么大力,最后就分到一张照片,这让他很不爽。

    “走哪条路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们不能分开。”杂志社编辑阿楠走了出来:“只要咱们十二个人在一起,遇事不慌,还是很有希望通关的。”

    他看着走廊深处那上下跳动的球状物体,表情变得不是太自然:“体验时间为三十分钟,这两条通道咱们都可以进去看看,没必要因为这些小事产生分歧。”

    阿楠从中调和,白秋林看着那三个医学生,仿佛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真奇怪,他们三个为什么非要把我们往那条路上引”

    他声音很低,只有旁边的范大德、范聪和小李听见了。

    在法医学院三位学生的带领下,十二位游客正式进入通道当中。

    墙壁上的灯忽明忽暗,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福尔马林的气味,通道越走越窄,地面上的污迹变多,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踩在上面感觉黏黏的,让人有些不舒服。

    “哥,要不咱们还是出去吧。”范聪心里有苦说不出,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哥哥抽什么疯,为什么非要带他来这地方散心。

    “别怕,有哥在。”范大德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话的时候,神情紧张,感觉就跟进入了别人家的小偷一样。

    墙壁上开始出现湿漉漉的手印,头顶的天花板似乎也变低了许多,个子最高的范大德一伸手就能轻易触碰到屋顶。

    几人往里走了十几米远,慢慢的阿楠发现不对:“先等一下,我们已经朝里面走了很久,怎么感觉那个跳动的球状物体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并没有缩短”

    被他这么一说,其他几人也反应过来,好像还真是这样。

    通道深处那个上下跳动的球状物,似乎也在不断移动,一直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白秋林站在队伍中间,自己处于安全的位置:“你们心里也清楚,那估计不是什么球状物,而是一个自己在跳的人头,这肯定是鬼屋老板设计的惊吓点,就等着我们自己上钩。”

    白秋林参观鬼屋的经验似乎很丰富,他单手插兜,也不针对某一个人,就事论事:“你们设想一下,当我们被跳动的人头吸引,不断朝着通道里面走时,那人头突然加速朝我们这边跳过来,会不会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果这时候再加上其他怪物从旁协助,我们十二个人很可能会被直接冲散,队伍被完全分割开。”

    阿楠点了点头,认同了白秋林的话,朝后面的游客喊了一句:“大家一定要跟紧,不要乱跑,凑在一起才是最安全的。”

    “你说这些没用,道理大家都懂,但真正等恐惧降临的时候,支配我们的不是理智,而是本能,身体会先于思维做出反应。”白秋林语气冷酷,但是说的让人找不出反驳的理由:“如果我猜的不错,继续往前走,可能会出现分叉路口,通道也会越来越复杂,人头和鬼怪就会在那个时候出现。鬼屋想要放大每个人心中的恐惧,必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们分离,岔路口出现,大家在受到惊吓的时候仓皇逃窜,很可能会进入不同的岔道当中,这里路况复杂,一旦进去,再想要出来可能就很难了。”

    “扯那么多,不过是你自己的设想罢了。”王琰心里憋屈,自己这边好心好意带其他游客一起,又是分享学长们总结的经验,又是引路的,怎么还有人一直跟自己唱反调。

    “确实,这些只是我自己的设想,不过我希望大家能提前做好准备,如果前面有岔路口出现的话,请大家务必要打起精神,聚在我身边。”白秋林很明显是在跟杨辰他们争夺队伍的话语权。

    王琰还想说什么,但是被杨辰打断:“他也是为了大家好,没必要计较那么多。”

    杨辰心里有种不安的感觉,他闻着空气中那熟悉的福尔马林的气味,目光从游客身上扫过,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之前来参观的时候,似乎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继续往前走,通道两边的墙壁上开始出现一扇扇贴着封条的铁门,锈迹斑斑,看着有些年头了。

    “陈老板都是从哪淘来的这些东西”

    人头在前面上下跳动,一直和他们几个保持着距离,又走了一分多钟后,前面出现了一个十字路口。

    左边的通道刷着白漆,墙壁上写着各种血字;右边的通道没有刷漆,但是人头拐了进去,依旧在地上跳动;正对他们的那条通道也没有刷漆,不过那条通道里有一个房间的门是打开的。

    “这简直就是个迷宫,才刚进来一分多钟,就已经遇到了两个岔路口了,再继续往前,咱们很容易迷路。”范大德就是个路痴,他体型最壮,但表现的却最怂,一直在跟身边的范聪和老周说话,试图分散自己注意力。

    “我还是建议跟着人头走,第一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我曾听学长说过,在地下尸库里迷路之后,走没有刷漆的通道,百分百可以出来,这是修建尸库前就设计好的;第二,你们不要把事情搞的太复杂,我们只是来参观鬼屋,不是去野外冒险,这个人头就相当于向导。”杨辰坚持自己的看法。

    “我觉得咱们应该先去那扇打开的门里看看,说不定能找到有用的线索。”阿楠这次没有帮着杨辰说话。

    “你们做出什么选择我不关心,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们一下,不要在十字路口停留太久,这里真的很危险。”白秋林没有去看杨辰和阿楠,他的目光一直集中在身后,仿佛那幽深的通道里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靠近。

    他也没有说什么特别吓人的话,但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却让周围几人都不由得回头看向通道。

    幽深黑暗的通道里,似乎真的有东西在动,而且还不止一个

    “不知不觉已经走这么远了。”范大德干笑了一声,拽着自己弟弟朝队伍前面走了走,之前一直是他俩断后的。

    “那个打断一下。”阿楠旁边的尾巴抬起的手,这小姑娘声音特别好听,只凭声音和外貌根本猜不出她的真实年龄。

    “你们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那个人头一直在移动,但是我刚才观察了四周,并没有在墙壁上找到操控它的机关。而且你们看它的运动轨迹,直上直下,也不像是被人用丝线拉扯。”尾巴观察的很细致。

    “应该是内部有驱动装置吧或许现在鬼屋老板正在监控里看着我们偷笑呢。”小李耸了下肩,他自己是虚拟未来乐园的员工,对于乐园娱乐器材比较了解,知道以现在的科学技术可以做到很多看似不可能的事情。

    “你们仔细看。”尾巴用最可爱的表情,说出了让其他游客最不舒服的话:“上下跳动的幅度其实是不一样的,不太像是内部安装有程序,更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人在上下拍动着那个人头,又或者是那个人头自己在跳动。”

    几个游客还没从身后幽深通道里的鬼影缓过神来,注意力就又集中到了右侧通道里的人头上,看得久了,感觉还真的像是人头自己在跳。

    一边跳,一边笑,距离隐隐约约还拉近了。

    范大德擦着额头的汗水,他觉得站在队伍中间也有点不安全。

    “先不管那个人头,我们直着走,看看那扇打开的门里有什么。”阿楠看向杨辰:“按照你的猜测,人头是鬼屋向导,那等我们探索完房间出来后,人头很可能还在外面等我们,所以我们没必要急着离开。”

    “我也觉得先进入房间里看看比较好。”虎牙很少开口,她一说话代表三位编辑都决定先进入房间探查。

    杨辰本来还想坚持一下,但是听到虎牙的声音后,他没有再发表意见。

    那位美女主编的声音成熟温暖,和尾巴完全是两种风格,倒是跟陈歌有一点像,这让杨辰觉得对方可能是个隐藏很深的腹黑大姐姐,不能轻易招惹。

    “那就这么决定吧。”

    十二名游客小心翼翼走过十字路口,拥挤在那扇打开的门外面。

    这是一扇木门,下端被挖空,门板上满是抓痕。

    在房门旁边还被人用笔歪歪斜斜写着两个字乐园。

    “乐园鬼屋里的乐园”杨辰走在最前面,他伸手摸了摸门板上那些深深的刻痕,有些刻痕当中还残留着血迹和一些黑褐色的杂质:“这痕迹不会都是人挖出来的吧”

    进入地下尸库后,所有的东西都带给他一种无比真实的感觉,有时候他甚至会忘了自己是在参观鬼屋。

    推开房门,屋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货架上陈列着一些瓶瓶罐罐,泛黄的液体中似乎还浸泡着各种器官模型。

    “这算哪门子乐园”

    屋内空间狭窄,十二位游客没办法全部进去,阿楠在进入房间时对后面的几位游客说道:“你们就呆在外面,千万别乱跑,等我们出来在一起行动。”

    三位法医学院的学生和三位编辑进入屋内,小李为了完成穆老师交代的任务也跟了过去,等他们进入后,白秋林很自然的守在门口。

    范大德胆子比较小,他拽着自己弟弟和老周挤在一起:“咱俩就别进去了,等他们找完,咱们跟着他们走就行了。”

    说完他还不好意思的朝老周笑了笑:“我们不经常来这地方,等会往里走的时候,咱们走一起吧。”

    “没问题。”老周这人看着就感觉很不错,热情、大度、很爽快。

    阴森、幽暗的尸库通道里,范大德被老周、段月和白秋林围在中间,他觉得很有安全感,这几个人要比房间里那些小年轻靠谱多了。

    “这次运气真不错,算是报上大腿了,说不定还真能通关。”在范大德心里偷着乐的时候,他弟弟范聪却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身上的肥肉轻轻颤动,范聪朝来时的路看了一眼,远处通道里的壁灯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

    更让他感到害怕的是,那壁灯由远及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熄灭一盏。

    通道越来越暗,躲藏在里面的东西,似乎也在不断靠近。

    “好像真的有东西过来了。”

    杨辰和阿楠他们进入屋内找寻线索,可是他们翻了半天,除了弄得两手灰外,并没有任何发现。

    “鬼屋老板绝对不会白费这么大精力,去造一个无用的房间,屋子里肯定隐藏着一个大秘密。”阿楠领着两位女编辑从货架中间穿过:“这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废弃的仓库。”

    货架另一边堆着一些桌椅和破损严重的社团戏服,阿楠走过去捡起一件戏服,他很惊讶的发现,这些戏服上湿漉漉的,就像是有人刚从水里出来,然后湿着身体穿过这些衣服一样。

    放下戏服,阿楠把手放在鼻下,他闻到了一股怪味。

    “这好像不是水。”阿楠独自思考的时候,虎牙走到了仓库最里面,她打开了角落的柜子,翻看着里面那几幅风格诡异的画作。

    尾巴跟在最后面,路已经被堵死,她一个人靠在旁边的打印机上,好像是不经意间碰到了开关,打印机里隐隐有张配胖的人脸露了出来。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