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手机上的信息,陈歌看向旁边这对情侣的目光出现了变化,明阳小区是给鬼修建的,三位投资人全都身亡,这其中必有蹊跷。

    陈歌甚至怀疑这三位投资人都是被那道恐怖的影子蛊惑,所以才会吃力不讨好的跑荔湾镇旁边修建这么一个小区。

    “三位投资人的死应该也和影子有关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为了消灭证据,利用完后直接杀掉,这幕后之人好狠的心。”

    知晓了情侣的身份,陈歌看待他们的目光就完全不同了。

    男人强烈要求上车,准备赶往荔湾镇,很可能是收到了什么消息,而女人坚决不同意坐上104路公交车,估计也有深层的原因。

    两人想法不同,但是自杀时,身体烧在了一起,所以没办法,就一直停留在车站。

    这次要不是陈歌,估计他们两个还是不会上车。

    “这对情侣对我了解荔湾镇和明阳小区有帮助,看来不能把他们简简单单当做员工来看待了。”

    弄清楚了两人的身份,陈歌对其他乘客就更加好奇了。

    “今晚注定是个收获之夜。”陈歌喜欢上了这种挑战低星级试炼任务的感觉,大家坐在一起聊聊天就能解决问题,这氛围多好。

    情侣小声争吵,陈歌提着背包离开了最后一排,坐到了那个四肢很不协调的男人身边。

    “兄弟,怎么称呼”陈歌抱着背包看向旁边那人。

    僵硬的转动头颅,那人缓了好久才发现陈歌是在跟他说话,他抬起手比划了几下,见陈歌还不明白,他又指着自己的嘴巴,然后摆了摆手。

    “哑巴”陈歌没想到车上还有这样的乘客,他微微欠身:“不好意思。”

    男人双手摆动,指尖在无意间碰到了陈歌手背,还带着温度。

    “手是热的这是个活人”陈歌瞳孔缩小,使用阴瞳,并没有在男人身上看出什么异常:“他应该和小顾、黄玲一样,是无意间上车的。”

    思索片刻后,陈歌又觉得不对劲。

    灵车进站的时候是晚上十一点半,谁会在这个时间跑到公交车站台等车

    陈歌盯着男人看了半天,他渐渐发觉问题,这男的智力好像有缺陷,他不是发不出声音,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一个智力存在缺陷的人,大晚上坐灵车去荔湾镇,他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

    取出手机,陈歌点开自己的通讯页面:“你这样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你准备去哪里,我陪你一起去吧,这是我的手机号。”

    男人似乎听不太懂他的话,只知道摆手。

    陈歌看了一下那人的穿着,他身上衣服好久没有洗过,裤子也破了洞,这个形象实在无法和杀人狂、幕后黑手联系起来。

    没办法交流,陈歌试了几次后选择了放弃,他准备等完成了灵车任务,再跟着这个男人去看看他到底准备在荔湾镇做什么事情。

    要是他身上有问题,陈歌会立刻将他控制住,如果他只是个普通人的话,陈歌也会跟着他,确保他不会被鬼怪袭击。

    深夜的荔湾镇,谁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东西,在那扇失控的“门”影响下,荔湾已经成了两个世界重叠的地方。

    起身,陈歌又走向车子过道另一边。

    一车的人看着他走来走去,没有一个人有意见,司机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油门踩到底,脑子里只想着赶紧开到终点站去。

    停在那个穿着厚衣服的男人旁边,陈歌打量起对方:“你穿这么厚不热吗”

    那人抬头看了一眼陈歌,然后压下帽檐,冷冷的说出了两个字:“还好。”

    他被厚厚的衣服包裹,又戴着帽子、手套和口罩,全身只有眼睛露在外面。

    “你是不是生病了”陈歌使用了阴瞳,但是他发现这男的似乎也是一个活人。

    “我怎么觉得活人比鬼还要奇怪了”陈歌坐在男人旁边,他能感受到从男人身上冒出的丝丝寒意,那种冷是从他身体内部散发出来的。

    这种情况陈歌之前也遇到过,在活棺村,那位和投井女鬼接触了几十年的老太太,体温也在不断降低,最后是投井女鬼出手才勉强帮助她维持住体温。

    难道这男的他也经常和鬼怪打交道

    陈歌看不清楚对方的脸,只从眼睛和声音根本没办法判断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这两个活人上车的时候,司机都没有阻拦,说明司机从他们身上没有感受到威胁。从这一点来说,他们就算有底牌,那张底牌也强不过张雅。”

    想到这,陈歌放下心来,身体向后,靠在了椅背上。

    他时不时就朝旁边看一眼,渐渐的他从一些细节上,发现了有用的东西。

    这个男人脖颈上的围巾是用毛线手工织出来的,线脚很乱,其中有一段应该是一团线用完了,要接另一团。

    正常来说就像编辫子一样,把两边各拆成几股,再穿插着编起来接好就行,陈歌自己在鬼屋里为人偶做衣服时就是这么干的,完全看不出一点痕迹。

    但是男人脖颈上的围巾却能明显看到一个线团捆绑的疙瘩,给他织围巾的人应该是个新手。

    再从围巾的款式和新旧程度来看,这至少也是十几年前的东西了。

    另外,男人就算在灵车上,依旧戴着这条围巾,说明这东西对他很重要,这件普通的围巾有某种特殊的意义。

    最后再结合男人说话时的声音,陈歌判断这个男人年龄大概在四十岁左右,他应该有一个很爱他的妻子,而他的妻子很可能已经出了意外。

    这人身体很冷,他似乎也和陈歌一样,长时间与鬼怪呆在一起。

    把以上所有线索串联在一起,陈歌觉得这个男人身上应该也有一个一直陪伴着他的鬼,而那个鬼就是他的妻子。

    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陈歌只是猜测,不过比起男人的身份,其实他更好奇的是这男的为什么会大晚上去荔湾镇

    “我在西郊见过的大多数鬼怪,都会相互厮杀,吞食对方,但这东郊的鬼怪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