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两次还可以说是巧合,但次次是这样,钓鱼男自己也觉得有问题了。

    “可你确定这都是鱼王吗东岗水库能供两条大鱼生活”在陈歌看来,东岗水库能养活一条大鱼就顶天了。

    “九江水网复杂,东岗水库上游连接着另外几条大江的支流,修建的时候还有人发现东岗下面有暗河的存在,食物应该是不缺的。”男人犹豫了一下:“东岗很早以前是东郊有名的乱葬岗,这里的穷人没钱下葬,会直接把逝者送入江河当中,所以这地方不仅大鱼多,而且性格凶,伤人的事情也时有发生。”

    “吃人啊”

    “很早以前的事情,现在好多了。”男人捡起鱼竿,不着痕迹的盖上旁边红色大桶的盖子。

    “那里面装的是什么”

    “鱼饵,我自己调配的鱼饵,能让大鱼咬钩可就全靠它了。”男人站在水桶旁边,拿出手电筒朝水面上照照:“鱼王很聪明,今天被这么一吓,估计最近几个星期都不会咬钩,可惜了。”

    男人说话的时候,陈歌还在盯着水桶看,男人用的饵料是自己配的,不是活饵,散发着一股怪怪的气味。

    合上马扎,男人将东西收好,朝着水库旁边的一个小房子走去。

    “你要干什么”陈歌跟在后面,他觉得自己还能从男人身上挖掘出更多有用的线索。

    “看见水面上那点亮光了吗夜光漂没有被鱼王拖进水底,我去把漂给收回来,那一个夜光漂也很贵的。”敲击小屋铁门,没过一会儿,一会看着很憨厚老实的男人将房门打开。

    这个人就是刚才站在钓鱼男背后的人,他个子不高,只有一米六多,可能是因为经常在太阳下面工作的原因,皮肤晒的很黑。

    “要收工了今天好早啊,平时你不都是钓到凌晨两三点吗”男人工作牌上写着他的名字,这人是水库的工作人员,叫做张大坡。

    钓鱼男有意炫耀,故意压低了声音,还比划了一个手势:“你是没眼福,你刚走,鱼王就上钩了,不信你问旁边这个小伙子,我差那么一点就把鱼王钓到了。”

    “鱼王咬钩了”男人很是惊讶。

    “确实钓到了,我在现场。”陈歌也站出来帮钓鱼男作证。

    “鱼王已经咬钩,你怎么又把它给放跑了”张大坡看向钓鱼男:“这次出什么问题了”

    “鱼线被咬断了,刚才我和这小哥讨论,觉得水库里可能不止一条大鱼。”

    “不止一条那这个情况我要跟领导汇报一下。”张大坡更加惊讶了,他平时负责看护水库,有时候水库上漂有垃圾,他也会开着自己的船过去清理,所以当他知道水库里有鱼王的时候,他首先担心的是自己的安全问题。

    东岗水库越来越荒凉,平时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他独自看守,会感到害怕也很正常。

    “汇报又能如何他们又不可能抽干整个水库的水,除非有明确的证据表明,鱼王曾致人死亡,上面才会重视。”钓鱼男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不跟你扯了,船借我用用,我去把鱼漂捡回来。”

    “等天亮再去捡吧,你刚把鱼王给得罪了,现在过去捡鱼漂,它肯定会折腾你。”张大坡看着黑漆漆的水面,感觉鱼王就藏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

    “穿好救生衣,拿好鱼叉,鱼王在水下厉害,可它要是敢露头,我们正好把它给解决了。我钓了它三次,还没看过它的真面目,不过推算一下,九江这边体型能长到那么大的鱼也就几类而已。”

    “你确定要去”

    “我给你说,越是存活时间长的鱼,就越惜命,它估计早就躲到水底下去了。”钓鱼男瞄上了张大坡腰间的钥匙:“鱼王很聪明,可它也只是鱼,不是水怪,我们不能小瞧它,但是也不能过分畏惧它,要不我们跟古代那些拜河神的人有什么区别”

    “我知道你对鱼王很了解,但你别忘了那句俗语,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张大坡胆子很小。

    “我那夜光漂是订做的,价钱不便宜,上面还涂有用来吸引鱼王的料膏,等天亮再去,估计早就没影了。再说鱼漂现在离岸就八九米远,伸伸手就碰到了,耽误不了几分钟。”

    “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跟你一起。”张大坡将钥匙取下,递给钓鱼男。

    拿到了钥匙后,钓鱼男却怂了。

    他纠结的样子让陈歌觉得很奇怪,一个夜光漂就算再贵应该也不值得冒生命危险去取,难道钓鱼男真的不在乎鱼王的威胁还是说那个特制的夜光漂上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担心等到第二天夜光漂被人捡走

    天已经黑了,越往后拖情况越危险,钓鱼男看着还在往远处漂的夜光漂,最终还是决定冒险去取。

    他独自一人拿着钥匙走到房屋后面,从库房里拿出船桨、鱼叉,以及一大捆麻绳。

    “这家伙真是着魔了。”张大坡自言自语,他准备上前劝阻,毕竟钓鱼男真在他负责的水库出事,上面问起来,他也要担责任。

    “老哥,我看你俩关系不错”

    陈歌伸手抓住张大坡的肩膀,可还没等他说完,张大坡就反驳道:“谁跟他关系不错这人脾气臭的很,要不是鱼王只咬过他的钩,我才懒的搭理他。”

    “那为什么鱼王只咬他的钩是因为他的饵料比较特殊吗”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很多钓鱼爱好者也曾问过我他用的是什么饵料,关键是我也不知道啊这人神神秘秘的,只有在晚上才会来钓鱼,每次挂饵料的时候都遮挡的特别好,到现在都没人弄清楚,说来也是奇怪,那鱼王别人的钩就是不咬,就咬他的钩。”

    “看来确实是饵料的问题。”陈歌和张大坡一起朝钓鱼男走去。

    那人一看到陈歌和张大坡过来,立刻提起水桶,抱着地上的一大堆东西:“你俩来干什么”

    “要不就算了吧,你现在过去真挺危险的。”

    张大坡还想劝说,但是钓鱼男根本听不进去,他将麻绳绑在船头,然后又把装有饵料的水桶和鱼叉全部扔到了管理员的小船上。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