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龙拽着周图,两人朝身后看去,周围一片漆黑,能隐约听到脚步声,但确实看不见活人。

    “哪有人”

    “我刚才捡菜刀的时候看见的,他们全部倒立着跟在我们身后,就好像生活在一个跟我们颠倒的世界里。”周图惊魂未定“那些人一直盯着张炬和王一城,我们要不要给白老师说一声。”

    “也好。”朱龙疑惑的看着身后,周图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

    两人愣神的工夫,陈歌和张炬已经走到了长廊中间,越是靠近厕所,他们就越紧张。

    “白老师,刚才周图看见有人在后面跟着我们,他们全部倒立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算了,你还是问周图吧。”朱龙把周图拽到陈歌身边。

    “刚才我低头捡菜刀的时候,看见咱们后面全都是人,他们头朝下,悬浮在空中。不对,他们就像是行走在天花板上,那些家伙应该是被张炬和王一城吸引来的,我亲眼看见,那些倒立的怪物一直盯着张炬和王一城看。”周图不想靠近张炬,这是一种来自本能上的厌恶。

    “倒立的人”陈歌在实验楼里也曾看到过那些家伙“先去卫生间看一眼,确定门是否存在,如果在厕所里没有收获,我们立刻离开。”

    这所学校太过诡异,就算是有红衣保护都无法带给陈歌安全感。

    加快脚步,在陈歌距离厕所只有几步远的时候,他的脖颈突然被一双手掐住。

    冰凉、干瘦的两条胳膊锁住了他的脖子,对方正在慢慢用力,陈歌呼吸慢慢变得困难。

    “王一城你醒了”陈歌扭头看去,王一城的脑袋搭在他肩膀上,眼睛中满是黑红色的血丝,他似乎一直在跟心里的某种东西对抗。

    “不要进去,它们在里面。”

    王一城发出的声音跟他平时的声音差别很大,带着浓浓的悔意,给人的感觉就好像一个伤痕累累的流浪狗,用力护住同伴的尸体,然后任由别人殴打。

    “它们它们是谁”

    “同学,学长,所有讨厌你的人都在里面,不要过去,我已经偷偷告诉老师了。”王一城努力想要挤出一个笑容,可是却做不到。

    “这孩子是被你打傻了吗在胡言乱语什么”朱龙拿着粉色手机,悄悄凑到陈歌身边,这教学楼里气氛太压抑,只有跟在陈歌身边才能感到一丝安心。

    “王一城,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王一城的记忆在西校区厕所门口被触动,当时陈歌担心暴露,将他打昏,现在他虽然苏醒了过来,但精神上好像出现了一丝混乱。

    “它们让我来骗你进去,我不答应,它们就打我,让我瘸着腿爬楼梯,我都听他们的了,可是它们还是不准备放过你。你记住,不管谁让你去教学楼顶层的那个厕所,你都不要去千万不要过去”王一城的声音有气无力,身体似乎虚弱到了极点。

    “除了你,它们是不是还找了其他人去诱骗林思思”

    “不知道,不过我已经把事情都告诉老师了,他为什么还不过来啊”王一城有点着急,他心里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那位老师,但那位老师似乎并没有出现,也许那位老师也非常讨厌林思思吧。

    “没事的,我只是过去看看。”

    “别过去千万不要进去”王一城将陈歌当成了林思思,这些才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能看得出来他非常愧疚,想要去弥补。

    已经走到了门口,让陈歌放弃是不可能的,再加上现在有张炬帮忙,这个还在不断变强的半身红衣就是陈歌的依仗之一。

    王一博的双臂越来越用力,他的手臂上冒出青筋,这孩子拼命想要阻拦陈歌进去,应该是不想看到悲剧在自己眼前重现。

    教学楼顶层的厕所在走廊最深处,这里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墙砖上能看到黄褐色的污痕,地面上残留着水渍,以及一个个鞋印。

    那些鞋印来自不同的人,数量很多。

    厕所的门上了锁,陈歌取出工具强行将其弄开。

    在推开厕所木门的时候,陈歌往后退了一步,他小心翼翼看向厕所内部。

    东校区的厕所看起来和西校区的那间完全不同,很脏很乱,好像这地方被校方遗忘,从未打扫过,也从来没有人进来过一样。

    “这厕所自从林思思出事以后就被锁起来了吗”陈歌回头询问王一城,那孩子此时已经说不出话,身体剧烈颤抖就好像犯了病一样。

    和西校区比起来,这厕所给陈歌的感觉更加真实,他背着王一城进入其中。

    刚踏入厕所内部,王一城就直接闭上了眼睛,他不敢去看,更不敢去回忆。

    “这个房间给我的感觉和其他房间不太一样。”张炬朝四周看去,墙皮上爬满了血丝一样的东西,它们如同裂痕遍布整个厕所。

    墙壁上画的那些鬼脸已经模糊,就好像快要被遗忘的记忆。

    那些干枯的血丝爬过墙壁上的所有图案,将它们包裹起来,似乎是不想要再看见它们。

    走到第一个隔间门口,陈歌拿出林思思的手机伸入隔间缝隙,屏幕上有几道人影在动。

    “谁在里面”

    陈歌用力将隔间门打开,眼前的场景出乎他的预料。

    第一个隔间里放着一个人偶模型,他穿着一双黑色皮鞋,年龄大概在三十岁到四十岁之间,长得很像陈歌之前见过的白老师。

    “西校区厕所里摆的是一双鞋子,东校区第一个隔间摆的确实一个人偶,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差异”

    隔间里的白老师人偶低着头,双手抱在脑后,笔直站立,好像犯了错的样子。

    陈歌使用阴瞳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最后他拿出林思思的手机对着第一个隔间拍摄,屏幕上出现的画面让他有些惊讶。

    隔间里立着白老师的人偶,手机拍摄出来的画面却是一个没有脸的男孩,双手抱在脑后,做着和白老师同样的姿势。

    “这个没有脸的男孩难道就是林思思白老师曾经这样体罚过他所以他用同样的方式来针对白老师”

    。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