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获得学校意志认可之后,你也有了成为推门人的资格,不过我知道你仅仅只是想要离开,不会去做某些不理智的事情。”此时阅览室里只剩下常孤和陈歌两个人,所以常孤不再掩饰,直接开口警告陈歌。

    双眼默默注视着镜子,陈歌头也没有回:“常孤,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经历过荔湾镇那件事后,陈歌很清楚自己丢失过一段记忆,所以他有时候也会和张炬他们一样,迷茫困惑。

    “门后的镜子能够照出你真实的样子,你会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常孤对陈歌没什么兴趣,他只是在完成常雯雨交代的任务。

    “是吗”陈歌把手掌贴在镜子上,冰凉的感觉传入大脑,他不禁想起了刚获得黑色手机时,做的第一个噩梦级别任务。

    那个任务就是让他在午夜站到镜子前面,看着镜中的自己。

    “镜子是一切的开始,现在我又站到了镜子前面,不知道这次我会看见什么”

    闭上双眼,陈歌就像第一次做噩梦级别任务时那样,默默数起自己的心跳。

    大概过了几秒钟,陈歌的手掌被人拽动,他猛地睁开眼睛。

    镜子里的他呆立在书架旁边,孤独、绝望,脸色苍白如纸,身体在轻微颤抖。

    他眼神涣散,目光空洞,仿佛只是鬼屋里的一个道具人偶。

    “这是我吗”

    手指被握紧,陈歌能清楚感到从镜子那边传来的力量,他看到镜子里自己的影子在不断发生变化。

    一根根黑发如同溪流缠绕在了镜中陈歌的身上,他的影子慢慢站了起来,从背后护住了他。

    “张雅”

    影子的脸越来越清晰,在他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影子身上时,镜中的黑发突然缠住了他的手臂,将他拽入镜子当中。

    陈歌消失不见,阅览室内彻底恢复平静。

    “好像不太对劲。”

    常孤没有离开,他表情非常惊讶:“他站在镜子前面的时候,为什么镜子里的他看起来那么不真实”

    快步走到镜子正前方,常孤看着镜中的自己,镜子里映照出来的根本不是常孤本人,而是一个丑陋狰狞的怪物。

    “镜子那一边是血红色的世界,这面镜子可以映照出人心底的丑恶。可是那个人照了镜子以后,镜子里还是他本人他心里一点恶念都没有还是说他的恶念隐藏在了内心最深处,连门后的镜子都照不出来”

    常孤想不出答案,他疑惑的看着镜子里那个丑陋的自己,手指伸向镜子,最后悬停在镜子前方。

    “每个人心底都有一个怪物,丑陋,野蛮,不能暴漏在阳光下”

    浓重的血腥味涌入鼻腔,皮肤上传来一种湿黏的感觉,眼皮轻轻眨动,陈歌猛地吸了一口气,就好像是溺水者终于浮出了水面。

    睁开双眼,映入陈歌眼中的是一个血红色的世界。

    “这就是门后的世界,时刻让人感到窒息,充斥着绝望和不安。”陈歌站在原地,小心翼翼的朝四周看去。

    他站在一面满是裂痕的镜子前面,周围是血红色的书架和桌椅。

    “第二阅览室,我现在才算是真正进入了门后的世界。”陈歌躲入角落,他脚步很轻,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张炬、朱龙比我先过来,怎么看不到他们”

    为防止大家走散,陈歌在进入镜子之前,还专门交代了社团成员们几句。

    “出现了意外吗”蹲下身,陈歌是使用阴瞳仔细观察,他并没有在阅览室内发现打斗的痕迹,也没有看到鞋印或者脚印。

    “张炬他们先离开了还是说有东西守在镜子另一边,他们过来后匆匆逃走了”

    陈歌非常谨慎,在探索新环境之前,他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放下林思思的背包,陈歌拉开自己背包的拉锁,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见员工们了。

    “复读机,布偶,漫画册这些东西都在”陈歌翻遍了背包,脸色慢慢阴沉了下去。

    他的背包里少了一件本该有的东西,多了一件不属于他的东西。

    “黑色手机不在包里”

    他翻找了几遍都没有找到黑色手机,倒是在他平时放重要物品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张学生证。

    那张染血的学生证上写着他的名字,印有他的照片,诡异的是那张照片是在他小时候拍摄的。

    看着学生证上的照片,陈歌就想到了荔湾镇的影子,以及影子背后的冥胎。

    “这个学生证是常雯雨给我的她怎么知道我小时候的样子”

    收好学生证,陈歌拿出复读机,果断按下开关。

    沙沙的电流声中夹杂着哀嚎和惨叫,隐约还能听到一个男人的自语。

    嘴角上扬,这恐怖瘆人的声音,对陈歌来说比世界上最好听的歌曲还要动听一百倍。

    “许音。”

    血液滴落,苍白的手臂从猩红的外衣下伸出。

    陈歌没有回头,将复读机重新放入背包。

    “虽然我不想让常雯雨成为推门人,但是她毕竟帮我摆脱了困境,这个人情要还,不过用什么样的方式还,现在要我说了算。”

    陈歌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帮助常雯雨成为推门人,不管是谁彻底掌控这个四星场景对他都没有好处。

    他希望这里能够保持混乱,直到张雅成为红衣之上的存在,然后由他从鬼屋员工里挑选出一个成为推门人。

    “完美的解决方法,这样画家和常雯雨也不用撕破脸,大家和和气气,还能做朋友。”

    有鬼屋员工在身边,陈歌心情很好,看着周围血红的世界都感到十分亲切。

    “常雯雨拖住了画家,场景里最恐怖的两个家伙在博弈,现在好像没人顾得上我。”陈歌露出了发自内心的笑容:“常孤说这里马上要发生大乱,让我小心点。换一种思路来思考,也就是说反正这里都要乱套,不如我亲自动手,让大乱提前来到。”

    最后看了一眼学生证上的信息,陈歌记住了自己的班级和学号,然后将学生证塞进口袋,放到了白老师的教师证旁边。

    他一手提着一个背包,听着复读机中沙沙的声响,大步走出阅览室。

章节目录

我有一座恐怖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会修空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会修空调并收藏我有一座恐怖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