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囚牛赠予的“厚礼”,玩家们感到十分意外。

    之后大量玩家闻讯而来,围住了已经陷入濒死的天玄仙君。

    这一刻玩家们肆无忌惮的开始商讨起魂币分配的问题来,根本就没将濒死状态下的天玄仙君放在眼里。

    对于天玄仙君,玩家们其实也早已熟识。

    尤其是欧服的玩家们,他们翻阅历史书籍知道,上一任苍虚府君便是因为天玄仙君而死。

    当初准备从树尊者手中抢夺太清棍的,也是这位天玄仙君。

    做为天策监的负责人,他的实力虽不是最强,但是对人间界以及天界犯下的恶事却非常多。

    此刻神体破碎,一级毫无反抗之力,玩家们自然不会有任何怜悯,而且也不会让他轻易死去。

    经过一番商讨,最终玩家们决定将“天玄仙君”击杀权交给新加入征战的玩家们,帮助他们迅速成长。

    随后萌新玩家开始组队,因为团队中要有一人对天玄仙君制造了伤势,队伍中的其余玩家也就获得了击杀权,共享魂币收益,这样也可以加快击杀进度。

    敲定了利益分类方面的问题后,萌新玩家们开始排队对天玄仙君拳打脚踢,虽然他们的攻击毫无威力,但是要的就是魂币人人有份。

    “hetui,辣鸡,去死”

    “呸呸呸还瞪我,踹你脸”

    “我这一脚让你断子绝孙,天界狗杂碎”

    玩家们开始在精神与肉体上对天玄仙君施以双重摧残。

    此时的天玄仙君无疑是憋屈的,但是他根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只能咬牙受着。

    而且他已经意识到,假如没有天界同伴来拯救,他的下场只有死亡。

    时间推移,半天时间很快过去了,靠着组大型团队,萌新玩家们很快都在天玄仙君身上制造了伤势。

    然而此时的天玄仙君却依旧没有死亡。

    因为这些萌新玩家的攻击力太过低微,哪怕此刻濒死且神体破碎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杀死的。

    最终还是由挂壁团成员们出手收尾,简单的一轮攻击过后,这一代的天策监负责人“天玄仙君”就此殒命。

    这一刻,斗天城内白光接连闪烁,庞大的魂力席卷。

    所有萌新玩家都得到了升级,更是获得了些许魂币奖励。

    玩家们的整体实力再次得到了增强。

    就在玩家们以为结束的时候,接连三具天界神明的躯体忽然自东面飞来,重重砸落在了斗天城内。

    这些天界神明无一例外全都是濒死状态,且神体破碎,贴心的古神们甚至封禁了神印,让他们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这一刻,玩家们沸腾了。

    天上不会掉馅饼,但是特么会掉魂币啊

    玩家们的升级狂欢热潮就此开启,所有玩家都动员了起来,开始刷魂币。

    这期间,总会有天界神明的躯体从天而降,玩家们一时间还有些杀不过来

    西阴间东面,恶鬼山区域。

    此时的天界诸神与阴间诸神的战斗已经逐渐白热化,阴间诸神的身影在此期间不断增多,而天界势力成员同样如此。

    此刻天空与地面相连的光柱之中,不断浮现天界势力成员的身影,这其中不乏神境与仙君境界的强者。

    战斗到了此刻,阴间诸神已经无法再占据绝对的优势。

    但是他们依旧没有退缩,趁着优势期间尽可能的斩杀天界神明才是他们想要的。

    这股憋屈压在心底许久,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虽然身边不断有战友倒下,但是他们都没有后退一步。

    这一刻他们等待许久了,如果当初不是大帝们阻拦,他们如何愿意忍。

    在阴间诸神的拼死搏杀下,天界的伤亡更为惨烈,但是与阴间诸神一样,他们同样没有后退一步。

    “此后三界统称天界,此战之后天界为尊”这时,沉闷的声音自传送通道中响起,随后一头五爪金龙盘旋而出,朝着下方张嘴发出了一声龙吼。

    看到这头五爪金龙,离他较近的阿修罗面露凝重:

    “熬广”

    这时敖广的冰冷的目光投向了阿修罗,双爪朝前猛地一挥。

    顿时两道金色爪印陡然飞向了阿修罗。

    阿修罗见状当即挥动手臂,想要抵挡这一击进攻,然而这道爪印却突破重重阻隔,拍在了阿修罗的“不灭体”上,在他的胸口留下了两道爪印,鲜血流淌而下。而阿修罗的身形也被击倒,深陷大地之中。

    还未等阿修罗站起身,敖广便张开了巨口,扑向了阿修罗。

    “这里交给我,你去破阵”就在这时,囚牛出现在了阿修罗跟前。

    “哞”伴随着震天响的牛吼声,囚牛的双臂猛地抓住了敖广巨口的上下颚。

    他的身形在敖广的冲击下不断后退,双腿直插大地,拉扯出一条沟渠。

    当身形停止后退的那一刻,囚牛的右脚在此刻猛地剁地,最极致的力之法则在此刻迸发出耀眼的黑色光芒,伴随着囚牛的转身,敖广被双手举起,猛地砸在了地上。

    “哞”囚牛在此刻单手掐住了敖广的脖颈,单手发力,将其举起后来回在地上摔打。

    狂暴的力量倾斜在敖广躯体上,让他觉得身体彷佛要散架了一般,疼痛难忍。

    囚牛做为阴间界仅次于地藏之下的最强的体修强者,敖广清楚想要与其比拼躯体强度展开近战搏杀,显然是作死的行为,必须尽快脱身,用术法与其颤抖。

    想到这里,敖广再次张开了嘴巴,吐出了一颗金色龙珠,伴随着刺目的金光闪烁,龙珠划过一条弧线撞击在了囚牛的胸口。

    刹那间,澎湃的龙之法则力量爆发,滚烫的龙珠在囚牛胸口留下了一道红印,并不断往里深陷。

    然而让敖广没有想到的是,囚牛并未选择放开他,甚至没有后退一步。

    他忍受着疼痛,脚踏大地,将敖广举到了头顶,左右手分别抓住了敖广的龙头与七寸。

    “哞”震天牛吼声响起,囚牛全身力量涌动,伴随着力之法则、体之法则、不灭法则等诸多法则力量涌现,囚牛的躯体陡然暴增了一倍。

    这一刻,敖广顿感不秒。

    他知道囚牛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但是此刻龙珠离体,他的躯体防御下降了近半,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轰”大地随着囚牛的发力而寸寸崩碎开来。

    “咔擦”在敖广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他的躯体被囚牛强行扯断,这股力量哪怕是他的躯体都无法抵挡。

    此时囚牛的胸口出现了一个大洞,鲜血流淌而下。但是囚牛却丝毫没有在意,彷佛身上的伤势不存在一般,举着敖广的龙头发出了一声战吼:

    “哞”

    “吼”所有阴间诸神也在此刻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声,响应着囚牛的战吼。

    看到这一幕,阴间界诸神身上的气势开始攀升。

    敖广,天界仙君中能够排进最前列的存在,但是此刻仅一个照面便被囚牛斩杀,所有天界势力成员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情。

    望着囚牛,他们的心底不由得颤抖。

    杀戮还在继续,在囚牛的带领下,阴间神明们奋力搏杀,一次次轰碎天界的防御屏障,心底的怒火在此刻完全宣泄了出来。

    此时的阴间诸神已经攻入了天界势力的最中心,也就是传送通道所在的区域。

    伴随着囚牛的咆哮,阴间诸神发起了拼死进攻。

    “你们都该死”

    就在这时,伴随着低沉的吼声响起,天界通道陡然扩张,随即一朵青莲从中飞出,飞速掠过战场,划出一条青色丝线来。

    这一刻,诸多阴间神明在这朵青莲下纷纷神体破碎,躯体轰然炸裂。

    这时青莲陡然回收,随即一名手托青莲,面目冷峻的身影浮现在了战场之上。

    看到此人,在场的阴间神明面色陡然一变。

    来者正是天界三天帝之一的“太上”。

    阴间诸神本以为太上此刻还是重创状态,根本无法出战,否则也不会派遣“仙枯”与酆都一战。

    但是此刻他却出现了,证明他们的猜测都是错误的。

    这时太上再次抛出了手中的青莲。

    青莲闪烁间穿过数百名阴神神明的躯体,除了几名古神境强者还能承受的住,其余被青莲穿透躯体的阴间神明纷纷躯体炸裂开来。

    在太上的力量面前,神境如同纸糊,也唯有古神能够勉强抵挡一番。

    “太上,我与你一战”就在这时,一名手持血红色战斧的古神自地面跃起扑向了太上。

    “你不够资格”太上的脸上浮现一丝轻蔑,随即挥手朝前一按。

    顿时这名古神的跟前浮现无数朵青色莲花,旋转间搅乱空间,这名古神在前进中躯体顿时被撕裂成了无数块,横飞四散开来。

    “泰无”看到这名古神战死,一名同样赤裸上半身,手持冰蓝色战斧的古神眼眸赤红。

    “吼,太上,我要你死”这名古神在此刻身形跃起,扑向了太上。

    然而他的身形这才跃起,就被自后方传来的一股力量拽住,随后猛地被掀翻在地。

    “泰庚,你这是在送死,你可以选择战死,我绝不管你,但我不会看着你去送死”

    望着跟前的囚牛,泰庚眼眸赤红,牙关紧咬:

    “牛哥,他杀了我弟弟”

    “我知道,所以我希望你活下去,用你的力量去杀戮更多的天界神明,而不是在此刻送死,这才是太上想要看到的,我们的胜利才是对天界最大的报复”

    听闻此话,泰庚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再言语,而是后退了一步,但是眼中的怒火却没有丝毫褪去。

    “所有阴间神明都给我听着,撤离此地,我们已经无法破坏传送通道了,留在这里徒增伤亡”这时囚牛转身向后方发出了一声咆哮。

    “吼”听闻此话,所有阴间诸神发出了怒吼,脸上都洋溢着怒火,丝毫没有想要后退一步的意思。

    “哞”听到诸神们无声的抗议,囚牛仰天发出了一声咆哮,压住了他们的声音。

    “记住我们这一战获胜的关键是什么,我们这么多年都忍耐下来了,再等几年又何妨,都给我退”

    望着囚牛,这一刻诸神哪怕心中不甘,却也知道囚牛这番话所指的是什么。

    他们获胜的希望不在自身,而在人族。

    这一战才只是开始,他们必须帮助人族成长,而不是将所有的战力消耗在这里。

    此刻太上出现,想要破坏传送阵已经不现实,撤退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退吧,听牛哥的”这时阿修罗也开口道。

    诸神沉默,没有一人动身。

    “你们想走可问过我了”太上眼中闪过冷芒,随即天空绽放万道青莲,洋洋洒洒落下。

    “都给我退”这时囚牛脚踏大地,头部下垂,举起了双手。

    “擎天”

    伴随着囚牛的咆哮,刹那间天空中的青莲不再下落,彷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浮。

    这一刻囚牛的力量包裹了上方的空间,将其抗在了肩头。

    看到这一幕,太上的表情出现了变化。

    囚牛的力量着实震惊到了他,仅凭肉体便抗住了一片空间,这样的躯体强度甚至连他都不及,在他所知的力量中,也唯有太初能够胜之。

    “哞”这一刻囚牛的身形颤抖,赤红色的眼眸浮现血丝,望着阴间诸神嘶吼道:

    “走”

    听闻此话,太上冷哼一声,随即双手接连挥洒,顿时上空再度浮现无数青莲。

    这一刻囚牛头顶的空间重力剧增,在这股力量压迫下,他弯下了腰,躯体随之颤抖。

    “哞”战吼声响起,囚牛硬是顶住了压力,缓缓撑直了腰板。

    “牛哥,我来助你”这一刻,阿修罗的身形陡然浮现在了囚牛的身旁,想要为其分担这股力量。

    “带他们离开”囚牛颤抖着声音咆哮道。

    “那你又该如何脱身”

    “老牛早就该在三界大战时期战死的,要不是糟老头子将我封印,我绝不愿苟活下去,真特娘羡慕地藏那个混蛋,现在终于该我了。”

    这一刻阿修罗自囚牛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战意,以及誓死一战的决心。

    “牛哥”阿修罗语气颤抖。

    修炼不灭体,阿修罗承受了诸多苦难,但是这些苦难从未让他有过一丝一毫的动摇,但是此刻望着“以力擎天”的囚牛,他的内心止不住的颤抖。

    这一刻,他很想与囚牛并肩作战,哪怕是死。

    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因为囚牛希望他带领诸神离。

    “吼”阿修罗抬手捶胸,随即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出现在了后方。他单手撕裂空间,随即抓住了两名古神,将其丢入空间裂缝之中,并呐喊道:

    “全给我撤”

    望着状若癫狂的阿修罗,树尊者等人也在此刻行动了,同样划破空间,将那些誓死不愿退缩的神明抓着丢入空间通道之中。

    看到这一幕,太上的面色变得铁青,不断挥动双手,制造更多的青莲。

    这一刻,他所处的空间重量不断增加,但是囚牛哪怕浑身颤抖都没有想要松手的意思。

    “给我跪下”

    伴随着太上的低吼声,天空中的青莲陡然聚在一起,化为了一朵巨大的青莲,转动间携带着这片空间缓缓下压。

    这一刻,囚牛彷佛托着十万座大山,神体更是在重压下出现了裂缝。

    但是他并没有如太上所说的那般跪下,而是再次抗住了重担,宁可神体崩碎也绝不屈服。

    伴随着青莲转动,力量还在不断增幅着,而囚牛躯体上的裂缝也愈来愈多。

    但是囚牛的脸上却露出了笑容。

    此刻阴间诸神已经离开,他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目的。

    这一刻囚牛头顶的青莲绽放刺目青光,整片空间轰然砸落,他的神体终于支撑不住而崩碎开来。

    此时斗天城内的玩家们,望着广场大荧幕上囚牛战死的画面,神情悲愤。

    虽然他们与囚牛接触短暂,但是许多玩家却对囚牛印象深刻,谁都不曾想到,这位在授课时神情憨厚的牛老师,竟有着这般不屈意志。

    他的战死让玩家们内心的情绪久久无法平静。

    “牛老师,走好”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了这句话,顿时斗天城内玩家们齐声嘶吼。

    对于天界,他们心底的恨意不断加深。

    此刻远处的空间剧烈震荡缓缓恢复,但是天空中却再次响起了囚牛留给这片世界的最后战吼声:

    “哞”

    吼声响彻西阴间,响彻整个阴间世界。

    血雨在此刻洋洋洒洒落下,这片世界在为这位古神明的逝去送行

    以力擎天,他托住了天,也托住了阴间界的未来。

章节目录

我是幕后大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一刀斩斩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刀斩斩斩并收藏我是幕后大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