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这道突兀出现在化作黑死帝的黑手与柯文两者之间的身影,正是柯文怎么都没想到的塞壬,原本最不应该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却替柯文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击。女孩那红色的血液在空中挥洒着,带着些许温度的血花滴在柯文脸上,那冰凉的触感将柯文涣散的意识重新拉了回来,看着这个有着一头紫发的女孩,带着一道从腹部划拉到胸膛的致命伤,跌落在地。

    “吼”

    “沙赞”

    塞壬的突然出现,让柯文陷入震惊的同时,同样也让作为黑死帝的黑手慌了神。他所慌神的原因只有一个,眼前这个替必死的假面骑士挡下一击的亚特兰蒂斯女孩,竟然屏蔽了自己手中所掌握的反生命方程式不该是这样的,如果说达克赛德这类的存在能够抵抗住自己的反生命方程式,黑手信,毕竟黑暗君主达克赛德嘛。

    亦或者是某些代表着宇宙至高法则的神明,那样的存在自己无法用反生命方程式控制,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但这样的情况不该在现在发生,也不应该在这个亚特兰蒂斯女孩身上发生,因为这意味着,有某个生命层次与自己相当,甚至更高的存在,从自己开始这场至黑之夜事件开始,就注视着自己,这么一联想,原本受黑手意志影响而在不断对周围的超级英雄们进行控制的反生命方程式上面的控制力道就降低了许多。

    而对于这帮被反生命方程式压制,只能在那无能狂怒,不断冲击着反生命方程式对自己控制的超级英雄来说,黑手这短暂的失神给了他们一个突破限制的缺口。率先解开束缚的是超人,作为整个dc宇宙中心,而且一直奉行着善举的他,第一次这么愤怒,满功率的热视线在突破反生命方程式限制的第一时间就切割在化作黑死帝的黑手右手上,试图将其切割。

    接着就直接一个原地超音速起飞,如同炮弹一般将十米大小的黑手从地上撞飞,直直撞向高空,他要将这个混蛋带离地球,只有远离了地球,他才能够肆无忌惮的使用自己全部战力,将这个让自己感到如此愤怒的混蛋杀死。随着超人第一个突破反生命方程式带来的压制,并且打出了第一拳,剩下的超级英雄也都重获了自由,带着愤怒也跟在超人身后,冲了上去。

    无尽的愤怒让他们此时战力全开,包括卡拉在内,那种看着自己心中在意之人就这么在自己面前被杀死,而自己无能为力,还得由柯文来安慰自己的心情,她不想再经历一遍了。所以作为第二个突破反生命方程式压制的她,也是出招最狠的那个,一时间,红色的热视线在天空中闪耀,夹杂在雷电和魔法中,也是那么的显眼。

    至于地面战场,脱离了反生命方程式的束缚,目睹全程的闪电侠三人组也第一时间闪现到倒在地上的塞壬身前,抓着塞壬的手,万能的神速力从闪电侠,中国闪电侠还有闪电小子沃利身上传递过去,试图将受了致命伤的塞壬治好。只是这一次,无往不利的神速力也没法帮到他们什么,无论神速力怎么刺激着塞壬的身体,加速其身体细胞的新陈代谢,让她身上这条伤口愈合,闪电侠都能感受到此时塞壬生命力在不断的流失。

    此时的塞壬就像一个破了洞的木桶,无论他们怎么往里面灌水,都无法填补这个缺口,唯一能做的,就是修复此时塞壬腹部上那道吓人的伤口,让其不那么狼狈。神速力可以治愈一切伤势,可以让极速者拥有着漫长的时间,和超越光的速度去做很多普通人一辈子都不一定做完的事。

    但神速力也有做不到的事,它可以超越死亡,却无法改变死亡这个现实,它也无法拯救所有人,总有救不到的人,就像现在。闪电侠通过在塞壬身上流动的神速力反馈已经明白自己等人回天乏术,按在一旁自己侄子的肩膀,对其微微摇头。

    可沃利就跟看不明白自己姑父所表达出来的意思一样,依旧在那注入神速力,嘴里也念念有词的说道:“可以的,我们可以救回来的,您不是说过吗,神速力是宇宙第五基本力,没有它做不到的事拜托了,我要救我的朋友”神速力在沃利的控制下不断在塞壬身上流动,回应着沃利的意志在修复着塞壬身上的伤势。

    但没用的,在塞壬冲出来替柯文挡下那致命一击开始,在镰刀上所蕴含的黑灯之力就已经破坏了塞壬的生机,能够支撑到现在,一方面是闪电侠等人的神速力帮衬,另一方面也是塞壬本身作为亚特兰蒂斯人的体质足够强悍,但,也只是将死亡的时间延缓一点罢了。

    “沃利你已经做得够多了”看着此时第一次经历挚友死亡而有些魔怔的沃利,作为过来人的闪电侠一声大吼,强行打断了沃利继续使用神速力为塞壬续命这个做法,因为无济于事。

    在闪电侠的大吼中,沃利停了下来,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姑父,这个从获得神速力开始,就享受着作为超级英雄助手,享受着神速力所带来的便利而一直有着笑容的大男孩,泪水早已夺眶而出。他不明白为什么还会有人死,为什么万能的神速力这回没有将自己的朋友救回来。

    “我从一开始就跟你说过,我们无法救下任何人,就跟我永远无法救下我母亲一样,我们所能做的,就是试着去接受这个事实,走吧,她需要点空间。”

    闪电侠明白此刻沃利的心情,作为极速者,他经历了太多,也更明白这一切发生的时候,那种无力感有多折磨自己的内心。但是现在,他已经成长了,学会接受的他,早已不再是当初那个只想着穿越时间去改变过去的自己了,而沃利也明白闪电侠望向自己的眼神包含了什么意思,他们之前有过这方面的谈话。

    所有的不甘,所有的委屈在这一刻化作怒火,身上的神速力如同雷光涌动,将此刻的沃利映照如同超级赛亚人一般,看着太空中已经打响的战斗。脚步一踩,就化作电光冲了上去,而闪电侠也站起来,看着此时依旧被塞壬挡刀这个事实冲击的柯文一眼,这才与中国闪电侠一块化作电光,也冲上了太空,一时间,场上只剩下不断被黑灯之力侵蚀的柯文,还有躺在地上的塞壬。

    看着这个躺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的女孩,柯文只觉得自己脑海一片空白了,什么黑手,什么至黑之夜,都不存在,无意识地迈开步子。遭受黑灯之力侵蚀的他,一段不到五米的路程走得跌跌撞撞,这才摔倒在塞壬面前,不断溃散而又凝聚的双手颤抖着伸出去,将塞壬从地上抱了起来,此时残留在塞壬身上的神速力也即将消耗完毕,处于弥留之际的塞壬,看着眼前这个将自己抱起的男孩,也露出一个凄美的笑容。

    “嘿,好像这回我帮到你了呢。”女孩看着这张近在眼前的脸,笑容中带着几分满足,在那说着一个让柯文无法接受的事实。

    “可你可你怎么会在这里,反生命方程式连超人都控制住了,你就算被屏蔽了,也不该冲出来的啊,我都已经快要魂飞魄散了,你干嘛这么傻啊。”

    对于此时被自己抱着的塞壬,柯文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自己跟塞壬的关系有这么深的羁绊吗从自己适应这个dc宇宙到现在,与塞壬见面,认识到成为朋友的每一段记忆他都记得,正因为记得,他更不明白塞壬的做法,他回避太多善意,就是不想出现这种悲剧,可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悲剧依旧会出现在自己面前,还是以这种自己无法阻止的方式。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我躲开了这个反生命方程式的控制,至于为什么冲上来,没有办法,当我还在思考怎么救你的时候,我的身体就已经替我做出来回答。不过我真是没用啊,不能像卡拉那样有着强大的力量,也不像小扎,有着花样繁多的魔法帮你,或者是莱娜,她那个聪明的头脑,我只是个会做着公主梦的傻女孩罢了。”

    “别说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谁来帮个忙啊,求求你们了,谁来帮个忙,救救她,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求你们了喂”

    抱着塞壬,柯文声音开始出现颤抖,他望着天空,向着不知道在哪看着一切的高等存在求助着。此刻的他将希望放在了那些自己一开始就深恶痛绝的神明身上,如果这一刻有一个神明能够回应自己,能够将塞壬救回来,也许让他改信教都没问题,但没有任何人回应着自己,只有天空中那不断亮起的光芒诉说着此时众多超级英雄对抗黑手的战斗有多猛烈。

    反而是在柯文怀中的塞壬,伸出手,拭去柯文脸上的眼泪,作为灵魂体的柯文就连眼泪也在掉落的过程中化作光点散去。低头看着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孩,柯文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语去回应她,只能看着她给自己露出来的笑容,无能为力。

    “嘿,这可不像你啊,你可从来不喜欢这些所谓的神明,现在这个狼狈的样子,可不帅啊。”

    “本来就没有帅过,如果可以将你救回来的话,多狼狈都行啊。”

    “那还是不要了,我已经很满足了,在人生的最后一刻,看到你这么为我担心,真好啊。还有哦,你现在还不能死,这个世界等着你去拯救,我只是普通的亚特兰蒂斯人,可你是假面骑士,从我认识你那一天起,你就在不断的创造奇迹,那么这一次,我也想请你再一次创造奇迹,成为拯救地球的希望,答应我,好吗”

    说着最后这一番话,这位从柯文成为假面骑士之际就与他认识的亚特兰蒂斯女孩,就这么闭上了眼睛,她连柯文的回答都没有等到,伸出的手就这么无力垂下,属于她的生命就这样逝去了。没有体会过人生的美好,这个世界的风景她都没有看个遍,就这么逝去,逐渐冰冷的身体仿佛在嘲讽着柯文的无力。

    而柯文,却连抱着塞壬都做不到,因为他的灵魂身躯在黑灯之力侵蚀下,已经到了崩溃边缘,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原本抱着塞壬的双手在这一刻已经无法凝聚成实体,就这么化作光点溃散,任由塞壬这么落在了地上,他却连最后的拥抱都无法给予。

    塞壬冰冷的身躯就这么躺在自己面前,而柯文只能看着这一切发生,痛恨自己的无力。身体上,浓郁的黑灯之力也随着柯文那绝望的情绪不断加大力度,侵蚀着柯文的身躯,黑色的纹路布满全身,要将眼前这个灵魂身躯浸染成黑色。高纬度空间中,通体蓝光的曼哈顿博士依旧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塞壬的反生命方程式就是他解除的,以他的力量屏蔽掉反生命方程式对单一个体的控制,最简单不过了。

    包括引导塞壬出现在战场上,都是他的手笔,作为量子上帝,他可以看透一个人的所有未来,但即使是能够创造微观宇宙的他,也无法直接对生命的记忆进行操控,无法在不违背智慧生命主观意志下,去改变这个智慧生命的决定,哪怕是dc的至高上帝也做不到。但曼哈顿一样有办法,几个简单的方向引导,或者制造出一系列巧合,让智慧生命被迫走向自己给其安排的道路,这对于曼哈顿博士来说,轻而易举。

    他做出这一切的原因,也是想看看,那个自己看不到的未来是否会有其他的改变。从他发觉这个由自己影响而重启不完整的dc宇宙出现柯文这个新生命开始,原本可以观测的未来变得扑朔迷离起来,超人的画面他看不见了,就连柯文,只要跟柯文牵扯到的事件,他的量子观测未来全都进入了半失灵状态,就像现在,他导演了塞壬的死亡,而此时的柯文也被黑灯之力彻底侵蚀,崩溃只是数秒的事。

    太空上众多超级英雄对抗黑手的战斗也只是稍占上风罢了,一旦黑手反应过来,反生命方程式祭出,就能决出结局,至黑之夜也算是成功了大半。那么这样的话,曼哈顿也会放弃继续实验下去的做法,直接毁掉这个宇宙,因为这意味着自己所看到的未来都是假的,但曼哈顿依旧没有这样做,因为他所能看到的未来中,关于柯文还有超人的结局,依旧是一片漆黑。

    “有意思,胜率已经为零,依旧无法被观测到吗,那么给我展示下吧,什么是无法观测的未来。”

    在看到自己依旧无法看到未来时,曼哈顿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孔也露出一丝人性化的微笑,那种看到终于能够引起兴趣实验的微笑。看着此时被黑灯之力侵蚀和内心痛苦折磨的柯文,曼哈顿博士再次抬手,为这场无法预测的未来,或者说已经猜到结局,但却无法看到过程的未来,为黑手增加了几分砝码。

    太空中,因为塞壬突兀出现而一时失神,被众多突破反生命方程式控制的超级英雄围殴的黑手,也在曼哈顿博士抬手的瞬间,突然一个激灵。看着此时超人挥舞过来的拳头,轻松抬手将其接住,黑色的骷髅下巴在那一张一合地怪笑着。

    “真是的,我怎么忘了,你们再强大,还不是得屈服于我,果然过于膨胀的心理容易掉智商啊。”

    在黑手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超人已经明白黑手打算做什么了,双眼聚焦,赤色的热视线就朝着黑手的右手发射过去,企图打断黑手再次使用反生命方程式这种招数。同样出手的,也有闪电侠,沙赞等人,一时间,魔法,能量攻击,极速者交相辉映着,准备阻止反生命方程式的再度释放。

    只是他们并没有真正了解反生命方程式,这个由达克赛德花费了大量资源,然后再通过献祭新神成员慈祥奶奶而诞生的高仿反生命方程式,并没有一个真正的实体。它就像是一团活体能量,任由黑手控制,出现在任何部位,没有一个真正认知的众多超级英雄只是用最大杀招废掉了黑手的一只手,可转移到头部,与刻印在黑手骷髅头上的倒三角黑灯符号共鸣的反生命方程式再次发威。

    瞬间释放出去的波动,再次将众多围攻自己的超级英雄变成了傀儡,除了保留自我意识外,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不再被自己控制,成了黑手的提线木偶。看着再次被自己反控住的超级英雄,再看向此时跪在地上,看着塞壬冰冷的身躯,被动接受黑灯之力侵蚀的柯文,那种凌驾一切的心态再次复苏,带着众多保留自我意识的超级英雄重新落到柯文面前。

    太空的亚空间内,在逢魔天王所开辟的亚空间里,看着此时的柯文,由小魔王意识主导的逢魔天王看向一旁几乎准备冲出去的門矢士,终究还是不够成熟的他再次问道:“前辈,我们就这样看着吗曼哈顿已经出手了,他导演了那个女孩的死去,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啊”这一次的小魔王,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情绪,对这位帮助过自己的前辈,怒吼了起来。

    “我比你更清楚但选择权在他手上,你和我都明白,当我们成为假面骑士那一刻开始,就要做好可能失去一切的觉悟我失去过我的世界,我曾经的记忆,你也失去过,当那些与你并肩作战的骑士将表盘托付给你那一刻,就是将属于他们的历史交给了你,你不也一样选择一个人背负守护世界的孤独吗所以,现在,这也是他要做的选择,成为假面骑士,还是放弃,将一切交给剩下的人去解决。”

    門矢士同样心情也是不平静,看着此时的柯文,也在等待他所做出的选择。

    从太空中落下的黑手,也看到了塞壬躺在地上,已经没有温度的身躯。作为黑死帝的他,能够感受到此时的塞壬确实死了,并没有像自己担心的那样,成为某个高等存在用来降临的躯壳,而柯文,也接近崩溃的边缘,侵蚀的黑灯之力已经将柯文全身浸染,只剩下心脏部位还没侵染完毕。

    至于柯文此时的状态,崩溃的手臂,龟裂的身躯,让黑手不由放声大笑。

    “哈哈,吓了我一跳,还以为是哪个高等存在过来搅局,没想到只是一个意外事件而已。”

    再三确定躺在柯文面前的塞壬已经死去后,而柯文的眼神也失去了焦距,就这么无神的望着塞壬那张宁静的脸庞。心情愉悦踩着舞步,一蹦一跳的走到柯文面前,蹲下身子,看着眼前这个被自己用黑灯之力侵蚀的对手,骷髅头在那怪笑着。

    “瞧瞧你现在,真可怜啊,从一开始就不断跟我谈意志,说希望的,但是现在,这个女孩被我杀死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的希望,在哪”

    柯文无言。

    看着无言以对的柯文,黑手那张丑陋的骷髅面庞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手中镰刀一挥,就勾住塞壬的身躯,将其甩向天空,柯文也跟着抬头。就看着同样仰头的黑手,从他空洞的眼窟窿中释放出欧米伽射线,直接将塞壬的身躯在空中打成尘埃,在空气中飘扬。

    “不”

    那些被反生命方程式控制的超级英雄们,也只能这样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发生,黑手用自己的实力让他们明白了自己是多么的无力。

    将塞壬化作尘埃,出了一口气的黑手再次蹲下来,看着连话语都说不出来的柯文,再次摆手说道:“现在,这个女孩被我彻底抹去了,你的希望,又在哪呢哈哈,哈哈哈哈”

    猖狂的笑声在荒原上回荡着,如同一记记响亮的巴掌扇在这些超级英雄身上,这种掌控一切的感觉,这种让超级英雄无能为力的感觉,这种凌驾于一切的感觉,让黑手如痴如醉。有那么一瞬间,黑手突然不想这么快开始至黑之夜了,因为这种折磨生者的乐趣,等到至黑之夜降临后,就不复存在了。

    但这个想法只是出现了那么一瞬间而已,就被黑手从脑海中抹去了。抬手一招,之前在柯文那一记超光速神速力冲拳撞击下,在地球上肆虐的黑灯大军早已被清空,但宇宙中依旧存在着无法计算的黑灯大军,随着黑手这么一招,这些回应黑手召唤的黑灯大军再次从宇宙中赶了过来。

    浓郁到能用肉眼清晰可见的黑幕再次朝地球覆盖过来,这一刻,地球上被黑手解除反生命方程式控制的平民,在看到天空中重新出现的黑色巨幕,绝望的情绪从心中溢出。这一番如同末日的景象,让原以为劫后余生的他们彻底被绝望所覆盖,有人痛哭流涕,有人拥抱彼此,也有人在这末日来临的最后一刻,彻底解开了束缚自己的枷锁,变成一头野兽,肆意发泄着自己的疯狂。

    也有人,团结着周围一切力量,镇压着那些企图在末日来临之际疯狂的人,用手中的武器还有心中一直坚守着的正义,捍卫着人类这个文明种族最后的底线,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末日。世间百态,在这一刻化作一道交响曲在黑手脑海中回响着,只是对于他这种家伙来讲,他所听到的,都是那些绝望情绪的声音,那些夹杂着人心光辉一面的东西,早已被他排除了,因为在他看来,这有用吗,最后的挣扎而已。

    而在柯文脑海中,被黑灯之力侵蚀的他,同样也享受着黑手的待遇,但他没有排除,而是将这些代表人心最疯狂和最美好的一面都接收了。慢慢的,那些代表人心好的一面开始压过了那些人心黑暗,疯狂的一面,这里面,有父母,有孩童,他们在末日的最后一刻,依旧相信着会有希望,会有英雄站出来解决这一次的危机。

    借助黑灯之力的帮助,他甚至看到了自己。在脑海里的多个画面中,他不断看到有孩子紧握着手中的漫画书,那本名为假面骑士的漫画书,还有通过授权,然后发售出去的超级英雄真人故事改编漫画,哥谭的蝙蝠侠报刊亭,纳新诺市的超女报刊亭,中心城的闪电侠报刊亭,还有自己祖国的华夏自强部报刊亭,孩童握着手里的漫画,身旁的父母则是以孩子手中的漫画,用微笑告诉着孩子,英雄会出现,一切都会好起来。

    看着这一幕幕,柯文那涣散的双眼开始有了活力,身上的黑灯之力侵蚀也加剧,作为最后一块净土的心脏部位,也在这一刻被彻底侵蚀。可在柯文脑海里,却回响着塞壬最后的那句话:成为拯救地球的希望

    “这一刻,至黑降临希望不再”

    高举着镰刀,黑手再次说出这句宣言,再也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自己了,眼前这个假面骑士也将在自己的镰刀中化作尘埃。可就在黑手挥舞镰刀的那一刻,已经被黑灯之力彻底侵蚀的柯文抬头,望向黑手,直面其朝自己脖子挥舞过来的刀锋,柯文的身体也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而密切关注战场上动静的曼哈顿博士,門矢士和逢魔天王却在这一刻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

    前者出现了人性化的疑惑,因为他看到了这场胜率绝对为零的战斗开始出现了反转,后者则是笑出了声,因为他们一直等待的时机,来了。

    “瞧,庄吾,他做到了在无尽的黑暗中,诞生了绝望,恐惧,毁灭,死亡,可黑暗所诞生的最后一个孩子,叫做希望啊”

    “是啊,希望,接下来,我们该出手了对吧,前辈。”如释重负的逢魔天王也感慨了一句,天知道自己刚才有多紧张,不过这一刻,随着事情的变化,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

    “当然,曼哈顿出招了,憋了这么久,也该轮到我们了,”回应了逢魔天王一句,門矢士一个抬手,灰色的次元壁出现,三道身影就出现在了这个亚空间内。

    这三道身影門矢士都很熟悉,因为其中一个叫做女王蜂,拥有着蜂群式的心灵感应能力,独立且独裁国家比亚利亚的女王,光明会干部之一。另外两道,一个叫荣恩荣茨,又名火星猎人,正义联盟替补踢出去的沙赞而被特招进来的成员,有着不输于常态超人的战力,因为人老实,稳重又聪明的缘故,常年留守在太空暸望塔看家,同样有着强悍到可以扭曲他人认知的心灵感应能力;另一个,则是之前被打入慈祥奶奶身边潜伏的白火星人,火星少女,梅根,有着同样不输于火星猎人的心灵感应能力。

    三人在被转移过来之后,也没有慌张,很显然,作为門矢士这边的女王蜂已经知道了一切,也给火星猎人还有火星少女这对叔侄做了心理建设。

    “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我之所以提前把你们两个转移,就是因为你们两个的能力配合女王蜂能做到极致,至于反生命方程式,你们不用担心,他会保护好你们的,你们要做的,就是等他的信号,用你们的心灵感应能力,建立起一个链接整个地球人还有超级英雄的心灵网络,做得到吗”

    “只要他们不排斥我的话,没问题。”心灵感应方面专家的火星猎人也回应道。

    “放心,他们不会排斥的,那么这里交给你了,庄吾。”朝着此时由小魔王意识作为主导的逢魔天王说了一句,門矢士也迈步走进还未关闭的次元壁中。

    “前辈,你打算干嘛”

    “老爹曾经说过,要用魔法打败魔法,同样的,要用灯戒,打败灯戒,我得给这位后辈送外挂去啊。”

    说着这样风骚的话语,門矢士也迈着自己一步一摇晃的六亲不认步进入了次元壁,直接消失在这个亚空间内。而逢魔天王看着时空门中的画面,手掌微张,一个属于自己的表盘就出现在手中,此为逢魔表盘,同时腰间那个通体金黄的逢魔腰带光芒退去,变回普通的时空驱动器腰带,原本黑金色为基调的逢魔天王也变回时王基础形态。

    “接下来,用这个形态吧。”

    将手中的逢魔表盘轻轻一拨,按下,音效响起。oha  zio

    将逢魔时王表盘插入时空驱动器中,一个顺时针三百六十度转动,此刻的时王也再度变身,化作时王逢魔形态

    看着眼前这位能够保护自己的强者再次切换形态,火星猎人三人组也没有露出太多惊讶的表情,而是将视线投向时空门,在海滨城的废墟上,挥舞着镰刀的黑手与柯文僵持的画面。巨大的镰刀配合着此时黑手那化作黑死帝的身躯,带着死亡气息的镰刀并没有如黑手想象那样,将被黑灯之力彻底侵蚀的柯文斩成尘埃,一只本该溃散的黑色手臂硬生生挡下了这一击。

    即使以黑手此时的力道,也无法将自己手中的镰刀往前存进几分,就这么停滞在那里,而这只挡下攻击的黑色手臂,正是柯文早已溃散的手,此刻的他,却再度凝实自己的手臂,以超出黑手认知范围的方式,重新凝聚了自己的身躯,挡下了这一击。

    “怎,怎么可能,你竟然驾驭住了黑灯之力”

    黑手震惊了,因为他不明白被黑灯之力侵蚀,已经失去白光种子的柯文,消耗了这么多,本该彻底溃散的他,竟然驾驭住了黑灯之力。他能够感受到此时的柯文身上充斥着浓郁的黑灯之力,一股跟他同源,却不属于他控制的黑灯之力,这才是柯文能够挡下自己攻击的原因,可他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股同源的黑灯之力在柯文身上诞生。

    没有回答黑手的问题,在挡下了黑手这一击后,右手握拳,对准黑手就轰了过去。与黑手此时高大的身躯完全不成比例的拳头就这样挥出,直接砸断了黑手手中的镰刀,将其打飞,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长长的痕迹。而心神打乱的黑手再次被控制的超级英雄们找到机会,挣脱了反生命方程式的束缚。

    但这一次,他们没有攻击黑手,而是聚集在柯文身边,齐齐面对着被柯文一拳击飞的黑手。

    手中断成几节的镰刀掉落在地上,在柯文一拳挥击下,双手还在颤抖的黑手看着重新站起来,凝实身躯,被黑灯之力彻底覆盖的柯文,想不到一个答案。

    “你妈的,为什么为什么你会有黑灯之力”

    “为什么,我也在寻找原因呢,也许是因为我本身就是幽灵,属于死者的一环,作为一名死者,既然你能够取代黑死帝,成为他,那么作为死者的我,就像你说的,死亡才是这个宇宙的归宿,而我作为亡者的一员,掌握黑灯之力,向你这位王者发出挑战,也在合理之中啊。”

    一通连柯文自己都不信的解释冲击着黑手的心灵,他不肯相信自己拼生拼死才得到的一切,眼前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就这样拥有了,而且有着与自己同样的位格。

    “不可能,我不信就凭你,怎么可以掌握得了黑灯的力量”黑手在那咆哮着,断裂的镰刀再次恢复,就朝着柯文斩出了一记黑灯之力的刀光,但还没等身后的超级英雄拦截,柯文只是一个抬手,就将这道充斥着黑灯之力的刀光给吸收了。

    “不只是黑灯之力哦,用你那独特的情感视觉,好好看看我现在的身躯里,蕴含着怎样的力量吧”

    被柯文这么一提醒,黑手也用自己独特的情感视觉看向柯文,在他眼中。原本被黑灯之力彻底包裹的身躯里,重新焕发出七彩的情感,愤怒,贪婪,恐惧,意志,爱,怜悯,希望,这些本该被黑灯之力吞噬的情感重新以柯文心脏部位延伸出来,覆盖在柯文全身,同时,那道自己以为应该消失的白光,也在柯文心脏部位隐隐若现。

    这样的情况,黑手根本就没见识过,完全超出自己认知的现象就这么发生在眼前的柯文身上时,他要崩溃了。

    “你妈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也许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吧,你将死亡看作一切的归宿,我将死亡看作一切的开始,死亡只是代表着新生,所有由死亡吞噬的生命情感,都会再次从死亡身上孕育而出,你从一开始,就错了,黑手。”

    柯文越过众人,迈步而出,朝着黑手走了过去,不断说着冲击黑手三观的事实。而不信邪的黑手也在那不断挥舞着镰刀,释放出去的黑灯之力也在不断成为柯文身上的养分,被其吸收着。这一刻的黑手,感觉自己被宇宙针对了,为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我明明都已经拥有了一切胜利的可能,为什么还会重蹈覆辙

    不信邪的黑手看着此时另一种形式存在的柯文,心中只有不甘和委屈,这些不甘和委屈也在这一刻,化作最后的疯狂,释放出来。

    “呵呵呵,竟然这样的话,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用死亡孕育出新生,别忘了,此刻的我,还有反生命方程式,我,战无不胜”

    镰刀高举,被黑手所掌控的反生命方程式在这一刻,在黑手的意志下,满功率释放,以地球为中心,朝着整个宇宙波及过去。而在满功率释放的反生命方程式中,只有一道命令:杀死你自己伴随着黑色粒子的光芒开始扩散,从化作荒原的海滨城延伸出去,先是柯文身后的众多超级英雄,接着是平民,然后就是还在宇宙中存活的智慧生命种族。

    但在这一刻,在黑手脚下的大地,白色的光芒涌现,将黑手所释放出去的满功率反生命方程式,全部抑制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突兀的变化更是让黑手陷入蒙圈状态。

    “你所面对的,可不只是我一个人啊,黑手。”

    说着黑手根本听不明白的话,柯文抬手,在太空中,被地球所涌现出来的白光阻挡在外的黑灯大军中,一道蓝色的光芒从中划过,跨过了这些黑灯大军,来到了地球,来到了柯文的手中。那是一枚蓝色的戒指,在柯文手中环绕一圈后,一道电子音也从这枚蓝色戒指中传出。

    智慧生命已锁定,来自地球的柯文,你拥有着向他人灌输坚定希望的能力,欢迎加入蓝灯军团,此刻,宣誓吧

    手中握着终于出现的蓝灯戒,作为蓝灯戒的第一位灯侠,一段属于蓝灯的军团誓词也出现在柯文脑海中,从他口中说出。

    怀惧日,泛痛夜,

    熊熊心火退凌冽。

    众皆失于战火劫。

    仰望群星希望之光永不灭

    “此刻,我就是希望”

章节目录

DC家的骑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英雄骑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英雄骑士并收藏DC家的骑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