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江景冷笑了一声,回头就跟江辰说道:“小叔叔,你就是太心善了,总觉得自己优秀,其他人也跟你一样优秀他们两个玄阶,知道什么四相局再说了,这次是在咱们江家的大祖宅举行,让这种外人进去,也不太方便。”

    难怪江辰能进去,原来是为了这一层关系。

    江总则说道:“小景,你胡说什么呢,北斗也是你的叔叔,怎么不是自己人了我看这倒是个好事儿正好咱们江家人都会为了祠堂的事情聚在一起,也会去大宅,到时候参加完了那个会,来内院,一家人也好认识认识。”

    江家大宅我冷不丁,也想起了江瘸子来。

    他跟四相局也有莫大的关系,更别说,那个建造四相局的,也是个姓江的。

    要是能去,肯定不会白去。

    但程星河还是拉了我一把,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道:“命里有时终须有,要粘这种人的光,去了也没意思,你要是去,我跟你急。”

    说着,就往外拽我:“回家找女人是正题。”

    可程星河的眼神发散他分明是在说谎,其实他想去的不得了。

    四相局关乎他的命,有点线索算点线索,我必须得救他。

    可要是救他,就得看江辰的面子我忍不住咬了咬牙,这事儿真是王八上案板,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

    江总也看出来了,连忙说道:“北斗,都是一家人,你就跟着鲤鱼去吧,见见世面也好。”

    江辰含笑望着我,似乎就等着我求他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进来了:“师父,可算是找到你了”

    乌鸡

    江景转脸看见乌鸡,表情顿时十分难看他们俩之间,貌似有什么梁子。

    乌鸡也全然是一副没看到江景的样子,到了我身边,给我捧上了一个小金箔,一副邀功请赏的样子:“大喜大喜,师父,你受邀参见青囊大会了我是特地来给你送请帖的。”

    程星河顿时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乌鸡,就差亲他两口了:“小乌鸡啊,你可真是比宋江还及时呢”

    乌鸡让程星河弄的犯恶心,抬头一瞅我受的伤,顿时就直了眼:“师父你这是怎么弄的”

    我摆了摆手:“让狗咬了两口。”

    江景顿时急了眼:“你放什么狗屁”

    接着,他又看向了乌鸡,冷笑了一声:“早就听说何家长孙认了一个才入门的野狐禅做师父,我还以为谁造的谣言,哪儿知道竟然是真的何白凤,你们何家人都死绝了,没人教你,你可以来找我拜师啊好歹,我也是个地阶一品,比你师父还强点。”

    程星河接口说道:“是啊,有些人虽然是地阶,可本事还不如玄阶呢,刚才五行精的事儿,好像是有个人掌劈来着,我也忘了丈量一下了弹出去多远来着”

    江景脸色一黑:“你”

    程星河接着就说道:“不过,说句实话,他确实也有特长之处。”

    江景以为他说的是掌心雷,微微自得,鄙视的看着程星河,那意思像是说算你没瞎,可程星河接着就说道:“腿特长,刚才祠堂坍塌,他跑的比那些叔伯舅公可快多了。”

    江家这种大家族是非常讲究长幼有序的,江景光顾自己不顾别人,哪个长辈都不会乐意。

    接触到了周围的视线,江景顿时也有几分尴尬再说,那事儿确实也是我解决的,大家有目共睹,他也就不吭声了。

    乌鸡得意了起来,对着江景就冷笑,接着说道:“师父,咱们快走吧,别迟到了。”

    我盯了江辰一眼他也在含笑望着我。

    这事儿没完,那就在青囊大会上再见。

    乌鸡带着我往外走:“还好还好我赶到的还算及时。”

    我一听他这话里有话,就问他什么意思

    乌鸡想了想,这才低声说道:“是杜天师让我来的她说,你这一阵子,怕是要有个大麻烦。”

    大麻烦我心里顿时一紧,阿满也是这么说的。

    乌鸡接着就告诉我:“杜天师说,她测算出来,最近有个人对你怀恨在心,像是要对你下毒手,对方能耐很大,简直防不胜防,她本来想亲自来找你的,可又要赶赴青囊大会,实在分身乏术,就让我来接你过去。”

    程星河十分羡慕:“七星你这人生也真是值得了人家都是保护女人,你这女人争着抢着保护你。”

    我没搭腔,心说这个要害我的人是哪个,难道是江辰

    我想起了尾随在后面的天师府商务车,那是天师府派来保护我的

    但我马上回过神来,不对,我现在应该去门脸那个神秘女人还在门脸等着我呢

    可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一接,是古玩店老板的声音:“哎,你小子怎么还没回来”

    我连忙说道:“已经在路上了”

    古玩店老板叹了口气:“路上也没用了等你回来,黄花菜都凉了那个女人说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实在是等不了,已经走了说下次有机会再来。”

    失望跟洪水一样,瞬间就把我的心给淹过去了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

    又是因为江辰

    乌鸡哪儿知道这些事儿,只知道我不用回去了,还挺高兴的:“那我就直接带着你过去了杜先生对你可实在是太上心了恨不得把师父你拴在裤腰带上啊”

    白藿香咳嗽了一声:“既然如此,我们这两个闲杂人等不用去了吧”

    乌鸡不明所以:“没事儿,能进去的,一个请帖可以带两个徒弟,算你们运气好。”

    话没说完,被坐在副驾驶的程星河掐了一把,嗷的叫了一嗓子。

    我瞅着面若寒霜的白藿香,心里都是不祥的预感。

    车一路开到了远郊,江家枝繁叶茂,祖宅也是非常大的,门口还有一棵很大的树。

    一瞅那个树,我顿时就有些意外这个树,好像是个风水树。

    上面有一种很特别的气。

    我刚想看清楚,忽然就发现树梢上垂下了两个白白的东西。

    花果实

    但是再凑的更近一点,我顿时就愣住了。

    那是两只白皙纤巧的女人脚。

章节目录

麻衣相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桃花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花渡并收藏麻衣相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