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说有比武大会,夜未明也顿时来了兴趣:“那个比武有什么具体要求吗,还是说所有玩家都可以报名参加有没有提前公布最终奖励,也就是第一名的奖励是什么”

    “喂”见夜未明居然想要在这个时候去参加什么比武大会,非鱼顿时不满的抗议道:“你可是这次行动的总指挥,这样玩忽职守真的好吗”

    “急什么,行动的时间不是已经定在半个月后,余沧海的寿宴上动手了吗。”夜未明无所谓的说道:“在行动之前的这半个月,是计划的酝酿与发酵阶段,我们并不适合做太多的事情,只要静观其变,随时掌握青城派的动向和江湖上的风云变化就好。”

    说着还摆出一副很随和的模样,继续说道:“三月的技能适合察言观色,可以在青城派附近的茶楼、酒馆多转转,而非鱼的能力更强,可以负责收集江湖上的风吹草动,这也不难。”

    “所以,这件事情交给你们我很放心。”

    三月不满的瞪了夜未明一眼:“这就是你一个人出去浪的理由”

    夜未明眨了眨眼睛:“嗯呐。”

    三月:

    非鱼:“我没意见,我最近会留心观察江湖上的一切风吹草动,你放心好了。”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同时落在他的身上。而非鱼则是很坦然的吃了一口菜:“我可不像某人那么浪,我还是很有职业操守的。”

    三月转头看向夜未明,发现后者也在看着她,只能无奈的点头道:“我也服从安排。”

    嘿然一笑,夜未明对两人安慰道:“事实上,在这次任务中大家的分工不同,将来核算奖励的时候,也肯定不是执行统一标准,肯定会根据每个人在任务中的表现不同而有所微调。”

    “你们两个能者多劳,到了结算任务奖励的时候,也肯定会有意外惊喜的。”

    “毕竟侠义永恒里多劳多得的守恒定律,大家都是不止一次见识过了,不是吗”

    三月依然有些不满的嘟囔道:“既然如此,那你还出去浪”

    夜未明眨了眨眼睛:“因为我感觉,出去浪一圈的话,也许可以通过那个比武大会的冠军奖励,弥补可能出现的损失。”

    “好吧。”三月举手投降:“你是总指挥,你说了算。”

    就这样,夜未明名正言顺的当起了甩手掌柜的,而三月和非鱼则是在练级、做任务之余,还要分别负责观察青城派的动向以及江湖上的风声。

    一餐过后,众人各自分开。

    非鱼和唐三彩走在汴京城的大街上,前者一言不发,表情上却是隐隐带着几分得意,后者见状忍不住问道:“你被夜未明安排了一个苦力的工作,居然会丝毫没有反对,这可不像你平时的风格啊。”

    听到唐三彩的询问,非鱼顿时心中暗爽,之前谋划了好久的奇妙算计,终于有人可以分享了

    “嘿嘿,实不相瞒,我这是惯着他”

    唐三彩:

    非鱼见状不禁感到越发的得意起来,夜未明不在的时候,他终于可以痛痛快快的秀智商,而不用担心被人打脸了

    干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之后,非鱼方才说出他无条件服从安排的原因:“你应该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过的猜测吧就是对这个游戏隐藏作用的那个猜测。”

    点了点头表示记得,唐三彩转又问道:“可是,那和今天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吗”

    “其实有的时候比较两个人的表现好坏,你并不一定非要做得多好,只要对方做得比你差就可以了。”非鱼仿佛智珠在握一般,平静的说道:“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很希望夜未明可以在任务期间公报私仇,坑我一两次,因为那样一来,他肯定会被扣掉更多的隐藏分数”

    “只是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也想明白了这一层,还是出于其他原因,一直都没有在任务中那么做过。不过这次”脸上的笑容变得越发得意,非鱼继续说道:“他这次作为总指挥,居然把任务一推六二五的交给我和三月,自己却跑出去浪,你猜他会被扣掉多少分”

    “所以”深吸了一口气,非鱼的身上仿佛散发出别样的光辉:“这将是一个让我反超他的机会,我必须要表现得更好,争取扳回一局才行。”

    听到非鱼这么说,唐三彩也赞同的点了点头,跟着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兄弟加油夜未明虽然在能力上要略胜你一筹,但勤能补拙,只要你能在这几年的游戏中始终保持这样的心态,相信在最终积分评定中,你一定可以反超他的。”

    “游戏里的输赢又算得了什么,在现实中牛掰,才是真的牛掰”

    “到时候,你就是他的上级,可以坐下来指点江山。而他,则要兢兢业业的替你跑腿,把你指派下去的工作,一丝不苟的落实好。”

    说着,一把搂过非鱼的肩膀:“苟富贵,勿相忘”

    说完,唐三彩才发现非鱼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的古怪:“兄弟,你这是什么表情”

    非鱼摇了摇头,只是之前那股子冲天的霸气一下子消弭了下去。

    貌似我现在扮演的角色,不正是夜未明一个合格的左膀右臂吗

    合着我高兴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向系统证明我很适合做他的左膀右臂

    ‵′︵┴─┴

    搞毛线啊

    而唐三彩显然并没有非鱼想得那么多,见到他的表情怪异,只是关心的问道:“兄弟,你没事吧”

    “没事。”非鱼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却是变得悲壮了起来:“我一定会在这次任务中好好表现,把自己能做的做到最好的。”

    事到如今,非鱼只能在“一个合格的左膀右臂”与“连左膀右臂都做不好”之间做出一个选择。

    他还能怎么办

    他也很绝望啊

    而非鱼感到绝望的同时,夜未明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

    此刻的他,正指着擂台上写着的四个大字,满脸无奈的对身边一脸兴奋的小桥问道:“这就是你说的比武大会”

    沿着他的所指看去,却见在擂台正上方拉着一条长长的红色条幅,上面铁画银钩书写着四个大字

    比武招亲

    原著中的场景肯定不是在天津,这里合理的规避一下敏感词,大家心里明白就好。

章节目录

我能提取熟练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云东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东流并收藏我能提取熟练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