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一天有个人拥有了翡翠天珠,真的是一种缘分与福德,翡翠天珠是一种通灵的宝物,它不仅能够令持有者逢凶化吉,增幅增寿。文字首发

    更能使拥有者获得福报和功名财富及一切的圆满福德,还能提升智慧悟性,若能结缘翡翠天珠,能使天地神祗来保佑拥有者,能化解一切业障。

    这一切刘宇浩都不是很懂,但那翡翠天珠散发出的一股通灵之气以及温润的气息让他彻底的醉了。

    那一个个翡翠天珠厚重醇正,形制朴实,厚而不拙,深蕴丰盈华贵之秀,颜色鲜阳,醇而不滞,大气之中犹带一丝妩媚。

    从多个方位欣赏了那些翡翠天珠后,刘宇浩仿佛都能想像到翡翠天珠取出后迎着光可见的那一带鲜活的艳绿如波荡漾开来。

    “刘兄弟,这个解石的人叫邢斌,是我多年的好友,也是号称南陈的玉雕大师陈辰老爷子的弟子。”

    解谦在介绍邢斌的时候目光中显出几分骄傲,特别是当他看到刘宇浩脸上露出的不明显的震惊后,更加的眉飞色舞的说了起来。

    “邢斌兄弟现在也是全国有名气的玉雕师了,虽然手艺和陈老爷子比要相差一些,可以我看来,邢兄弟再历练些年,手下的功夫很有可能会超过号称北齐的齐冀老爷子。”

    现在很多赌石界的人都知道刘宇浩来自京城,却只有少数和刘宇浩熟悉的人才知道他是齐冀老爷子的关门弟子,这可能和刘宇浩低调做人有很大关系。

    解谦在吹牛的时候根本没想过面前的这个让自己仰慕的“翡翠圣手”刘宇浩就是他刚才所说的北齐齐冀老爷子的学生。

    “南北雕工各有千秋,可能这也和大家各自的欣赏角度不同有关系吧。”

    刘宇浩淡淡的一笑,如果解谦的话涉及到老师的声名,刘宇浩自然要去维护的,但解谦只不过是用一种吹牛的侃天方式和自己交流那就没必要急赤白脸的和人争辩什么了,要不然就会显得齐老爷子的这个弟子太没修养。

    “自古至今,玉雕都有南北雕工之分。北方雕工以京城为中心,又称京作;南方雕工以苏州为中心,又称苏作,南北方的雕工艺差别很大,主要表现在风格上。”

    解谦身旁的一个男子显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笑着兴致勃勃的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南方雕工艺细腻,重细节部分的逼真精细,特别表现在玉器摆件上;北方雕工艺多用简练刀法表现,通常在玉石上留出较大面积,形成疏可跑马、细不透风的特点。

    其次是造型差异,如清代典型的松鼠吃葡萄主题,北方雕工通常用一大片叶子为底,突出表面葡萄的形状;而南方雕工就多把葡萄整体细致雕出来,并把葡萄底下的玉石掏空。”

    刘宇浩简单的说了一些自己知道的东西,但这些年来虽然他一直跟在齐老爷子身边,可一是因为自己对玉雕没什么兴趣。

    二是因为齐老在遇到刘宇浩之前就已经封刀了,刘宇浩并没有跟齐老爷子学玉雕方面的技能,所以刘宇浩对玉雕方面的知识还是有些匮乏的,现在和他人辩论南北玉雕就明显的吃力很多。

    “南方雕工向来不惜好料,为了一件精品可以牺牲不必要的部分;而北方雕工多“惜料”,尽量保留玉料的完整。如用一件五十克左右的玉石来雕这件松鼠吃葡萄,南方雕工手里的成品最多二十多克,而北方雕工手里的成品估计还能有四十多克。”

    看来解谦这里的玉石爱好者还真的很多,马上又有一个人表示了自己的观点。

    “嗯,是这样的,从艺术角度讲,南方雕工更求极致、完美;但由于和田玉材料的逐渐减少,大部分收藏者以称重来作为衡量玉雕的标准之一,令南方雕工艺师们也逐渐关注这个问题,借鉴北方雕工的特点。”

    解谦也觉得刚才自己那样评价齐老爷子有些唐突,不自然的挠了挠头笑笑说道。

    巨大的解石机的轰鸣声打断了几个人之间的交流,一想到惊艳的翡翠天珠即将出世,刘宇浩也没了和大家闲聊的心思转过身来。

    随着刘宇浩的目光落到解石机上,眼前发生的事情让他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往前挪动几步,千挑万选,邢斌放弃了最初挑的那半块毛料而是选择了把另一块解开。

    和身边的人打听后刘宇浩才知道,原来邢斌在第一次挑选的那块毛料皮壳上发现了有一些不明显的黑色,本着“黑吃绿”的赌石原则,邢斌最终放弃了本可以解出翡翠天珠的那块毛料。

    刘宇浩这时早已心潮澎湃了,看来,人生就是有着无数的偶然和巧合组成的闹剧,不管最后的结局是喜剧还是悲剧,总之,巧合来临之时,谁也没有办法抗拒。

    邢斌如果坚持了自己的第一眼光,刘宇浩有理由相信,这个邢斌将会在明天,最迟后天闻名全国,不光是因为他有着高超的玉雕技艺,而且他也有可能是真正解出翡翠天珠的第一人。

    据说,在五十多年前,曾经有一位姓王的老者在自己的一块费边角料中解出过两颗翡翠天珠,但那两颗翡翠天珠解出来后这个姓王的老者就和那两颗天珠一起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除了少数的几个人亲眼见到翡翠天珠出世外,大部分人都是通过各式各样的传说来形容翡翠天珠的神光异彩的,谁也没有真的见过翡翠天珠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后来在敦煌石窟的一处壁画中,人们才通过石窟中的记载知道,原来佛祖手中的加持就是一串天然的翡翠天珠,经过千年的时间,人们依然能够从画中感受到翡翠天珠的魅力所在,那画中的灵光莹莹攒动,震撼了无数人的心。

    “哎太可惜了”

    刘宇浩在心里暗暗叹息了一声,他为邢斌错失了这么好的机缘而惋惜,也不知道最后邢斌会不会再决定去把那快毛料解开。

    “出雾了”

    “终于解涨了”

    众人的呼声把刘宇浩从思绪中拉到现实中来,在邢斌的手中出现了巴掌大一块还没有解完的毛料,从石层的白雾中,大家看到了希望,这半块毛料应该是解涨了才对。

    刘宇浩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没有众人的那种乐观,如果说那小半块毛料也算解涨的话,不知道大家看到地上黯然沉睡的毛料中翡翠天珠出现后会是什么表情。

    兹兹

    虽然大部分毛料解垮了,但最后仍然能让自己解涨一点绿意,邢斌的兴奋还是显露在了脸上,特别是从他上弯的嘴角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因为邢斌解的那块毛料不大,所以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完全把翡翠掏了出来,人们都围了上去,刘宇浩心里一笑,他倒是不用跟大家一起挤去看的。

    在邢斌解石之前,刘宇浩就已经用八锦异能之术看过了,解出来的是一块手心大小的高冰种无色翡翠,现在进入了高档翡翠非常稀缺的时代,邢斌的这块翡翠应该能卖到三百到四百万之间。

    当然了,邢斌作为一个玉雕师来说,他肯定是要制成成品以后才会出售的,这一点刘宇浩也早就想到了,那样的话,整块翡翠的价值就达到了八百到一千万。

    刚才在进门的时候刘宇浩听说,邢斌买了三块毛料一共用去五六百万,这样算来,邢斌不但没赔钱还应该还能小赚一笔才对。

    我们的刘同学现在胃口是越来越大了,三四百万在他眼里只能勉强够得着“小赚一笔”,嘿嘿,可喜可贺呀。

    “老邢,你这些剩下的边角料还要不要”有人看上了邢斌解石剩余的废料,开始打主意了。

    “你小子又想出什么歪主意了”

    邢斌笑着看了眼那个说话的男子,解出了高冰种翡翠他心中还是十分高兴,虽然翡翠无色这点有些遗憾,但作为玉雕师傅,他能用自己的双手使这块翡翠的价值翻上一倍。

    “这种老象皮毛料丢了怪可惜的,我那小店里经常有人来按斤称翡翠原石,我想把它们买回去充充面子。”估计大家都是老朋友,那男子也不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废毛料的用途。

    “那行,你要是全部都要的话,就给十万块吧。”邢斌毫不含糊的报出一个价格。

    刘宇浩听了邢斌的话不禁暗暗摇了摇头,这个邢斌可能是一个出色的玉雕师傅,但作为大家彼此都是朋友来说,他要的这个价格有点显出他为人的小气了。

    如果是一般的人喊出这个价格刘宇浩也觉得说得过去,可这邢斌是陈辰老爷子的得意弟子,他的手工费应该都是六位数起步的,一堆解石剩下的废料从他口中要出这个天价,那就让人意外了。

    正如刘宇浩所料,那男子听了价格也是一愣,一开始满脸的笑容在诧异的眼神中渐渐消失了,因为他发现邢斌根本就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说的十万快这个价格是真的。

    文字首发

章节目录

超级都市法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辅国大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辅国大将军并收藏超级都市法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