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几何时,刘宇浩一直在齐老爷子刻意营造的强压模式下生活,那个时候他每天要面对的要么是齐老爷子海量的提问,要么就是爷孙俩呆坐四小时一言不发。文字首发

    以前刘宇浩一直都觉得那些真的无聊透顶,可现在他才明白老爷子的良苦用心,也就是那些年来的养成才促使他有了今天十足的养气功夫。

    很明显,等刘宇浩出现在众人眼前后,看到一个年轻俊逸的少年竟然胆敢挑战国内第一珠宝巨鳄,人们都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了起来。

    “娃娃,有信心是好事,但和人家钱先生比你还差得远咧。”

    “我看这小子也就是欠收拾,人家那是标王,标王,懂吗”

    绝大多数的人对刘宇浩能得到所谓的“翡翠圣手”称号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认为那不过是京城来的人瞎吹胡说,所以在心理上偏向钱光粮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的。

    形式对刘宇浩很不好。

    所有的人都拿嘲弄的目光看着他,更有甚者嘻嘻哈哈的在远处说道:“装,我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一会就要见真章了”

    还好,刘宇浩也不是完全没有人支持,朱大常就及时出来为刘宇浩鼓气:“刘先生,等会就看你的了,我们大家对都你很有信心。”

    刘宇浩笑笑,说道:“信心我是有的,可就是不知道等会结果出来了会不会让大家满意。”

    “有翡翠天珠的保佑一定能的,我昨天就解出来一块冰糯种阳绿的料子呢。”解谦也跑了过来,高兴的扬了扬手腕上的那颗翡翠天珠笑着说道。

    解谦和老项每人各花了五百万从刘宇浩那里够得了一颗翡翠天珠,两人都爱若至宝,平时看都不让别人看,不是来平洲参加翡翠公盘他们才不舍得拿出来戴上呢。

    “好了,好啦,等会咱们再聊吧。”刘宇浩微笑着对支持他的那些人拱了一下手,接着又对钱光粮点点头说道:“钱先生,我们开始吧。”

    “那好,我钱某人就在这先祝刘先生等会解出好料子让我们也开开眼,见识一下翡翠圣手的风采了。”钱光粮求之不得呢,他等了半天等的就是刘宇浩这句话。

    钱光粮的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刘宇浩的左手腕,那里有一串他梦寐以求的翡翠天珠,而再等半个小时以后,那串让天下人嫉妒的要死的翡翠天珠就会到他的手中了,钱光粮实在抑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天大地大,利益最大。翡翠天珠已经在向他招手,钱光粮怎么可能舍得放弃这么好的一次机会,这次若不是刘宇浩自己提出来要赌石,怕是永远都没有机会了,钱光粮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有那个能量从贺家身边的人手里抢东西的。

    虽然钱光粮不敢招惹贺嘉怡,但这不代表他也会忌讳刘宇浩,在红色贵族面前钱光粮再有钱也只是个商人而已,人家有可能一句话就能使他的亿万家财随风湮灭,但他没想到刘宇浩会主动送上门和自己赌石,这让他不禁欣喜若狂。

    刘宇浩没说话,只是摇摇头冷冷的瞥了眼钱光粮,他对这个胆大妄为到敢收留薛浩然,并且还觊觎自己翡翠天珠的人一点好感都没有,能在这么多人面前给他点不大不小的教训,这是刘宇浩非常乐意做的。

    “朋友,不知道你是选的哪块毛料和钱先生赌”一个男子非常客气的问道。

    那说话的男子一脸笑吟吟的乍一看有四十多岁的模样,长得宽脸大耳鼻直口方,周身上下隐隐透出一种淡定从容的神态。

    刘宇浩看了眼那个和自己说话的人笑了笑,说道:“是今天明标里那块编号为0359的杨梅沙皮毛料,先生对那块毛料也有印象”

    “那块杨梅沙皮毛料是你竞下来的”

    显然那男子听了刘宇浩的话后脸色大变,怪异的看了看刘宇浩,嘴唇掀了掀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

    刚才刘宇浩连毛料编号都和他说清楚了,如果他还要再问一次,对一个头次见面的人来说,这样是很不礼貌的。

    刘宇浩微愕,随即笑着点了点头,他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表露出那种惊讶的表情。

    很少在刘宇浩和人说话时插言的唐妩笑着走了过来说道:“宇浩,这位是戚康先生,周生珠宝的少东;戚叔,这是我的大学同学刘宇浩。”

    唐妩的父亲和戚康岁数不相上下,而且都是经营珠宝的商人,所以唐妩在戚康面前只能以晚辈自居了。

    戚康苦笑着摆摆手说道:“大侄女,我都这个岁数了,以后再不能再外人面前说我是少东了,没得让别人笑话。”

    刘宇浩天生一副七巧玲珑心,听了唐妩的介绍,再结合刚才戚康那种神情,他就明白了,一直在和自己竞争那块杨梅沙皮毛料的人就是面前的这位无疑了。

    不过戚康不说他也不会提起,大家都装糊涂不是更好,哪知,刘宇浩和戚康点头后准备离去时却被戚康拦了下来。

    戚康为难的抿了下唇老脸一红,说道:“刘先生,不知道,不知道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帮你一起把那块毛料解开”

    “呃”

    刘宇浩愣了一下,这次轮到他犯难了,说实话,这个机会他是准备留给江天的,对于一个从事珠宝行业的人来说,能解出一块稀世宝石,哪怕是打下手,也能提高他在圈子里的地位。

    可能这是和赌石的人都特别愿意相信人有运气一说吧,要不然也不会有人买回毛料后暂不解开,非要等到斋戒三天沐浴焚香后才行。

    戚康看到刘宇浩面露难色生怕他会拒绝,这会也顾不上自己是周生珠宝的少东的身份了,急切的说道:“小妩,快点帮我在你朋友面前说句话呀。”

    “戚叔,你这是怎么了”唐妩从来没见过戚康居然会有这种神色,不由得大吃一惊。

    “我,我”

    戚康挠挠头,涨红了脸说道:“我有种预感,那块杨梅沙皮毛料一定会出高种高色的料子,所以投标时给了一千一百万的价格,没想到最后发现中标的是一千一百一十一万,现在我想证明一下我自己的眼光。”

    刘宇浩和唐妩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竞标的时候刘宇浩就有一种预感,那杨梅沙皮毛料一定有人盯的很紧,所以在最后三秒钟里他果断的给出了一个全是一的价格。

    只是谁都想不到,戚康居然给的价和刘宇浩的只差十一万,是该说造化弄人呢还是那戚康命运不济呢刘宇浩苦笑着摇摇头。

    今天的明标已经结束了,现在只能说戚康运气不佳,遇到了拥有八锦异能之术的刘宇浩,如果他也像刘宇浩那样能透视毛料内部,别说一千万了,哪怕让他当时为那块杨梅沙皮毛料投下十亿戚康也不会含糊的。

    “戚先生这样吧,你也别叫我刘先生,直接叫我宇浩得了,我呢,也厚着脸皮叫你一声戚哥,戚哥你就和我的另一位朋友一起帮忙,你看好不好”

    刘宇浩自觉是自己因为用异能占了戚康的便宜,所以也就不再推辞了,再说了,能和这样一个珠宝巨子一起解一块毛料,传出去以后也是一段佳话嘛。

    戚康大喜过望,连连点头称好,他家里经营了三代珠宝玉器,对于解石前的准备工作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了也不管唐妩那种古怪的目光,戚康笑嘻嘻的去解石机那边准备工具了。

    “刘哥,这块毛料你是准备先擦一下还是怎么办”

    江天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能和戚康这样的香港珠宝大王一起解石,当然是使出十二分力气,要不是戚康执意两人分工合作,他几乎想把所有的活都包揽下来。

    刘宇浩看钱光粮那边已经启动电源了,犹豫了一下说道:“直接切。”

    “刘先宇浩,不要考虑划线什么的吗”

    戚康看到刘宇浩麻利的把一直盖在红布下面的毛料放在解石机上也不划线就直接采取加固措施后不由得愣了愣。

    刘宇浩淡淡一笑,说道:“戚哥,毛料我仔细看过了,有半边生出了黑蓝底,估计那下面是出不了绿了,先切去了再说。”

    戚康心下骇然,脸色瞬间变了几变,忙跑到刘宇浩手指的那个地方看了眼,果然,在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层淡淡的蓝色存在。

    “这”

    戚康的心这会就像坐上了过山车一样,瞬间从高处跌倒了谷底,他知道那种黑蓝底其实不是毛料的皮壳,而是和赌石共同生长了亿万年的附着物,有这种黑蓝底存在的毛料非常有可能解开后发现翡翠的色力不够。

    刘宇浩看了戚康的脸色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戚哥,很多时候有些约定俗成的认知并不是完全正确的,任何事物都有他的两面性嘛。”

    戚康尴尬的点点头,但他心里却是想着,如果在竞标之前自己看到这黑蓝底,会不会对这块毛料出手还两说呢。

    但既然是自己要求来帮忙的,戚康自然不会现在退出,一切都等解完毛料再说吧。

    腼腆的求票

    更多精彩内容值得期待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章节目录

超级都市法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辅国大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辅国大将军并收藏超级都市法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