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巴克一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怀疑自己的判断是不是正确的,可当他看到刘宇浩那赞许的目光之后,立刻激动的心砰砰跳了起来。文字首发

    被自己父亲和程叔搁置在那里三十年的戈壁料,谁都不愿意买,结果刘宇浩买下来,并解出了两百公斤的羊脂玉。

    草,那种解涨才叫大涨,涨得震人心魄,让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而今天又出现了一块这样的糖皮子带鸡油黄龙眼斑纹的籽料,心细如发的依巴克分明能看出刘宇浩是刻意的买了下来的。

    这块籽料还会不会涨到让自己下巴都掉下来呢

    想着这些,依巴克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了,气血直往脑袋上涌,使得两脚微微有些发软差点就追不上刘宇浩的步伐。

    “刘哥,这块籽料究竟是不是宝贝”

    等进了陈家云的玉雕厂以后,依巴克才兴冲冲的追上刘宇浩抱着那块籽料问道,这时候的依巴克脸上带着明显的兴奋,同时还有些紧张之色。

    “宝贝这块籽料是宝贝依巴克,你没弄错吧”

    翁海也听到了依巴克的话,瞪着一双熊眼瞅了过来满脸惊愕之意,手还一颤一颤的。

    刘宇浩又好气又好笑的看了一眼翁海,摇摇头,道:“我也说不准,但我就是看这这块料子觉得有些怪,究竟是不是宝贝还要解开了看情况才能知道。”

    呃,总不能说哥们可以透视籽料的内部情况吧,刘宇浩也只好厚着脸皮这么解释了一下。

    用这种说辞来搪塞那些包打听刘宇浩已经是驾轻就熟了,所以脸上一点异样的表情都没有,更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失过手。

    “刘哥,陈老板这里也有解石机,咱们要不要解开来看一下”

    依巴克的心再次忍不住加快跳动了,刘哥都亲口承认了自己看着这籽料有古怪,那就一定不会有错的。

    尽管自己看玉石的功夫还差得远,但依巴克始终是认为刘宇浩不可能会在相石上打眼。

    “刘兄弟,你们刚才去哪了,我在玉雕厂里找了个遍也没看到你的人。”

    陈家云这时已经收拾好在东西正在玉雕厂的作坊那边和一个老师傅在交待着什么,看到刘宇浩一行从外面进来后脸上露出了一抹感激的笑意。

    刘宇浩笑了笑,说道:“刚才月儿说看上了一块奇石,我去帮着买了回来。”

    在依巴克和翁海面前充下神棍也就罢了,刘宇浩可不会傻到在陈家云面前也冒充神棍,要知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今天买回来的这块籽料总归是要在陈家云这里解开的,要是被他怀疑到了什么就不是刘宇浩想得到的结果了。

    陈家云已经得到了陈明安全的消息,所以脸色也不像上午那会枯槁了,渐渐还带着几分红润,听说刘宇浩买了块“奇石”也禁不住好奇心大起凑了过来。

    “这是老丁头的那块糖皮子吧”

    陈家云果然是珍宝楼这里的老主顾,一眼就从皮子上看出来籽料的来历。

    刘宇浩点了点头,道:“对,摊主是姓丁。”

    “他这块籽料多少钱卖给你的”陈家云瞪大眼睛,再次问道。

    刘宇浩轻轻一笑,道:“一千五百块钱而已。”

    在没有确定这块籽料中的湖蓝色和田玉究竟价值几何的之前,刘宇浩是不会轻易表现出什么异样的神采的。

    但刘宇浩也相信,这块和田玉解开以后,肯定会再次震惊整个玉石界的。

    究竟这块籽料会解涨一千倍还是一万倍,甚至十万倍呢刘宇浩现在也不知道。

    所以,他现在必须很低调的装逼,这是刘宇浩在经过了无数次的赌石以后总结来的经验之谈,百试不爽。

    陈家云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微微皱了一下眉,道:“这个老丁头也是的,六百块钱的料子几乎翻三倍卖出去,奸商一个”

    其实陈家云也知道,以刘宇浩的身家肯定不会在乎那区区的一千多块钱的,他之所以把心里想的话说出来无非是要表明自己的一个立场和态度而已。

    到了刘宇浩这个层次的人有时候面子更甚于金钱的存在,如果以后知道自己和老丁头是熟人,而那籽料又解垮了的话,陈家云怕刘宇浩会心生不快。

    刘宇浩呵呵一笑,道:“家云兄,帮我准备一下解石机吧,我想把这块籽料切开来看看。”

    陈家云惊讶的看了下刘宇浩,很是疑惑的拿起那块籽料上下翻动仔细端详了起来。

    可这块籽料他以前也看过很多次的啊,尽管糖皮子中包裹着鸡油黄的龙眼,但还不至于就让人看不透呀。

    刘兄弟不是当“奇石”买回来的么为什么现在又说要切开了看看

    不过以陈家云的性格,他是不会问为什么的,默默点了一下头以后,陈家云转身亲自去准备解石机去了。

    “刘哥,你们你们之间”

    依巴克张着嘴巴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陈家云又神色怪异的看着刘宇浩,想说什么,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口。

    刘宇浩知道依巴克心里在想什么,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说道:“陈老板可能会去京城我的玉雕厂帮我一段时间。”

    “那他这间玉雕厂怎么办”

    依巴克眼睛猛地瞪大不少,满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陈家云是什么样的人他虽然不知道,但也听说过,让一个爱玉如命的人放弃自己的事业离开和田这在依巴克看来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现在的确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刘哥亲口说出来的,这还能有假

    刘宇浩耸了耸肩,笑道:“我还没来得及问家云兄这间玉雕厂怎么处理呢。”

    既然两人已经有了三年之约,刘宇浩相信陈家云是不可能会爽约的,可人家也有人家自己的事业,就这么让他放弃的确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

    “我这玉雕厂卖了。”

    陈家云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刘宇浩和依巴克之间的对话,于是笑呵呵的大声解释了一下。

    “卖了”依巴克愣了一下,忍不住失声呼出来。

    刘宇浩也怔愣了一会,脸上露出不解的神情,道:“家云兄,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的。”

    陈家云摆摆手,笑道:“刘兄弟,实话告诉你吧,我本来就是京城人,这次回家以后也就不打算再出来了,再好的地方也没家乡好不是”

    “你是京城人”刘宇浩再次愣了一下。

    陈家云淡淡的点了一下头,笑道:“怎么,不像吗”

    “呃我只是感到有点奇怪。”刘宇浩摇摇头笑道。

    陈家云轻轻叹息了一下,道:“呵呵,刘兄弟,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

    刘宇浩神色显得更怪异了,原本他也猜陈家云和北派雕工有一定渊源的,可没想到陈家云本身就是京城人。

    但陈家云一身的南派雕工技法是从哪学来的呢他为什么又在那么多年里从来都没跟别人展示过自己的南派雕工呢

    很多问题刘宇浩一时半会的都想不明白。

    不过,想不明白他也不会刨根问底的,陈家云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现在不说也自然有他自己的道理,刘宇浩还没到那种不懂人情世故的地步。

    陈家云也没管刘宇浩脸上的表情是怎么样的,笑着拍了拍手上的灰说道:“走吧刘兄弟,解石机准备好了。”

    “对,咱们先解石。”

    依巴克笑呵呵的抢在刘宇浩前面抱起了那块籽料,顺便帮刘宇浩把话也回答了。

    刘宇浩点点头,拉起幕月儿的小手跟在陈家云后面往解石机那边走过去。

    其实在刘宇浩心里,幕月儿就是玉,纯洁、美丽而有灵性。

    这妮子安静到从来不发出任何喧哗默默的释放着自己的光芒,温温润润的犹如玉石,只要远远地看着,便让人心清如水。

    呲呲呲

    陈家云是和田玉方面的专家,自然帮刘宇浩准备的解石工具非常齐全。

    而且,和田玉的皮子原本就很薄,陈家云所提供的又都是最专业的服务,刘宇浩只需要稍微切开中间那一条如合起的龙嘴般的裂缝就好了,根本不需要费很大力气。

    剩下的料子会等玉雕师考虑好了需要雕琢什么物件以后后再慢慢掏出来,在这一点上的工序和田玉和翡翠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几个围在解石机旁看切石的人当中就数翁海是最没有觉悟的,大少爷当的久了,虽然也见过不少次解石,但他却丝毫不认为自己应该上去帮忙。

    当然了,后来翁海再次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满脸都是悔色,那就是后话了。

    喀喇一声,籽料刚好从龙嘴状的裂纹处不偏不倚的分成了两半。

    依巴克没等刘宇浩吩咐就已经端着一满盆水泼了上去,灰白的石浆混合着一抹淡蓝色的粉末被水冲刷了下来。

    “这是刘兄弟,这是蓝色妖姬呀”

    陈家云还没等那切面上的情况完全显露出来就呼的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先惊叫了一声,然后就是张大嘴巴,眼睛瞪得溜圆。

    有条件的大大们可以把没看过的章节帮着全定一下么顶多也就是五块钱之内的事,连小半包烟钱都不到,但你的一个全定会给将军很大的支持谢谢了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首发,文字首发,您的最佳选择

章节目录

超级都市法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辅国大将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辅国大将军并收藏超级都市法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