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和僵尸的对战已经进行到了白热化阶段,谁也没有显出颓势,余波危及的范围越来越大。照这个势头下去,两人不知还要打多久,到时候周围的环境都快被破坏没了。

    可我更担心师父的身体状态,玛舍登巴说他使用了禁术,强行恢复伤势,我不知道师父还能坚持多久。而且既然是禁术,一定会对身体造成损害,这也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转眼师父和僵尸已经打了一个多小时了,局势开始像僵尸一方偏转,我看出师父的身体开始暴露出一些问题,此时天上又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随后僵尸的身体从空中直线坠落,像导弹似的射入仙境中央的大湖之中。

    而师父也是摇摇欲坠地掉落在林子里,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爆炸产生的能量,甚至直接折断了林子里的许多参天古树,将师父埋在了巨坑里。

    “师父”

    我焦急地跑了过去,透过树干的缝隙,我还能看到坑里师父的身影,不过我不知道他的状况如何,这些粗壮的树干少说有几吨重,我更是不可能推开。

    这个时候僵尸从湖中冲天而起,又飞回我们面前,看它的状态根本不像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身上一点伤势都没有。

    这怎么可能呢我心中疑惑,他明明被师父打伤了,怎么这么快就好了还有上次,他也说和师父斗了个两败俱伤,师父要使用禁术才能恢复伤势,可他又是如何恢复的呢

    难道是那口湖

    我瞥向远处的清澈大湖,湖面上若隐若现的有一丝能量波动,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在我的地盘上,你们还想打败我痴人说梦”玛舍登巴骄傲地说道。

    我冷笑道:“你杀了那么多人,不只为了修炼你的僵尸,还为了维持那口湖的能量吧”

    “看出来了”玛舍登巴森然笑道,“不错,那口湖便是整个仙境的能量之源,只要有它在,仙境就不会倒,我受到再重的伤也能恢复。在你们来之前,我刚刚把那群僵尸炼化,献祭给神湖。”

    所以林思琪的手机才会被我在草丛里捡到,其实是他故意引我们来的。

    说真的,我已经绝望了。要是没有那口湖,我们还能跟他拼一次,可是有了湖就等于给了僵尸无数条命,我们一群没充钱的平民玩家,怎么跟挂逼打啊除非湖水能凭空蒸发

    等等我好像突然想到了办法。虽然湖水不能蒸发,但我们可以让湖水变质啊这里不是有唐门弟子吗,他们最擅长毒药,如果僵尸吸收了水中的剧毒,说不定会有转机

    可是,只有把他打成重伤,才能逼他进湖。现在师父生死不知,仅凭我们又如何能打伤他呢

    其实师父有一点说的不对,他出门的这段时间,我不只练了一招“血焰神雷”。我们祖传的正心洞天真法里,是有一些禁术的,只是这一部分被我师父撕掉藏起来了。有一天师娘收拾屋子的时候给翻了出来,她可能不知道这些是禁术,就随便放在抽屉里,被我发现了。其中有一招“炼血燃魂”,算是同归于尽的招式,我学会了口诀,却还没机会施展过。

    “炼我精血,燃我魂魄,献祭真阳,与尔同亡”

    我念起口诀,抱着决绝的心态施展禁术,我不奢望能与僵尸同归于尽,我只求打伤他,这样才能实现我的计划。虽然成功率很低,但这也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

    体内精血的燃烧让我痛苦不堪,我感觉一股炽热的能量在我身体里散发着,同时我的生机也在一点一点流逝。

    “陈容,你疯了你快给我停下”林思琪在我身后大喊道。

    “这孩子怎么如此莽撞,就算他耗尽生命,也不可能与僵尸同归于尽啊”马镇海着急道,“师妹,你快去阻止他。”

    玛舍登巴忽然哈哈大笑道:“你也太不自量力了吧,要是你师父用这招,我还能忌惮几分,就凭你”

    可是他的话音尚未落下,我的体内突然产生巨大的变化,方才还在流逝的生机不但没有继续,反而重新回归我的身体。狂暴的能量也逐渐平稳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另一股精纯的能量,我的皮肤开始产生灼热感,四周散发出耀眼的红光。连我自己都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不对啊师兄,他的生机正在复苏,不像是要同归于尽啊”罗曼曼疑惑地说。

    刘正激动道:“这招我见过上次直接把一头厉鬼吞噬了。”

    “这”罗曼曼与马镇海对视一眼,若有所思。

    玛舍登巴大惊失色,站在原地慌张地说道:“这是哪来的能量这不可能、不可能,难道你是”

    没等他说完,我体内的能量便彻底爆发了,我见他转身要跑,立刻将能量汇聚在右拳上,轰向他的后背。他惨叫一声,被这股强大的能量再次轰入湖中。

    我急忙回头大喊道:“唐门的兄弟,快将你们所有毒药倒入湖水里,不要给他喘息的机会”

    唐门剩下的人纷纷照做,他们怕药量不够,连死去的李三身上的毒药都搜了出来,一股脑倒进湖里。唐门的毒药确实厉害,偌大的湖水,居然微微有些变色。

    很快,僵尸便痛苦地从湖里飞了出来,他的脸色乌青,行动迟缓,显然已经被毒药侵入体内。只是湖边的唐门弟子没来得及撤退,被暴怒的僵尸全抓起来扔进湖里,仅仅几秒的时间,这些人就变成尸体漂浮在湖面上。

    僵尸蜷缩在地上,口吐白沫。见状,我们没有放过这个大好时机,一起冲上去使出自己最强的攻击,将僵尸彻底杀死了。

    临死前,玛舍登巴艰难地喘息着,最终仰天苦笑说:“预言居然是真的,当年做出预言的部落祭祀,被我亲手杀了因为我根本不信”

    这一次,他的魂魄也没机会再夺舍逃走,完完全全地在天地间毁灭了。

    我们合力救出师父,他从坠落之后就已陷入昏迷,后来又回家养了很久,身体才逐渐康复。

    事后,师父帮我理顺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也解释了我心中的几个疑点。

    昔日玛舍登巴在世之时,就已是一位大能者,他虽是得道高僧,却始终看不破生死。终其一生也没能找到与天地规则对抗的办法,这让他彻底入了魔,想出以僵尸形态存活于世的方法。千百年来,他一直靠吸收精气培养自己的本体僵尸,他在外界每一世的出马转世,都是僵尸的帮凶。所谓十二年一现的仙境,只是因为僵尸本体十二年才能苏醒一次,他便靠虚假的传说,吸引修炼者自投罗网。我们这组和王天意他们都受到了尸群袭击,不同的是,他想留我一命,把我引到仙境,通过我来引师父现身。师父是他最大的对手,把我们引到他的地盘上,他才更有底气。这也是为什么,王天意那组损失惨重,而我们却轻松击退了尸群。

    贡嘎山的神秘部落,是玛舍登巴生前留下的守护者,僵尸的修炼还需要少女身体,他用能够增强人类生命力的精血作为交换,维系部落的繁荣。至于十二年一开的神之洞,则完全是由机关控制,每次僵尸苏醒之后,玛舍登巴的转世都会开启山洞而已。

    师父已经追查了许多年,终于在今年得到了关键线索,这才冒险进山。在我本以为此事终于完结,师父回家,一切都会重回正轨的时候,师父却突然告知我一个噩耗

章节目录

我的探灵回忆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林四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四儿并收藏我的探灵回忆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