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破的洞天空间,仍留有大战的气息,这气息,被宁凡以风烟一指抹灭所有气息。

    即便是日后有人来此地调查,也查不出是宁凡斩杀四长老。

    顾十娘望着四长老喋血之地,良久无言,似追忆,似悲哀。

    追忆的,是与亲人生活的一幕幕曾经。

    悲哀的,是那些曾守护她的至亲,一个个都已身死道消。

    她忽而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念着不知名的古老魔经,似在向死去的亲人们挥别,告知他们大仇已报。

    宁凡没有打扰顾十娘,待她做完这一切后,将之扶起。

    “今日之后,你可随我。”

    “是。”

    顾十娘望着宁凡,她仍有些难以置信,眼前这宛如书生公子的青年,竟有着斩杀四长老的恐怖实力。

    她求他办的事,他办到了。从今日起,她属于他。

    她向宁凡发下效忠的魔誓,并将自己所会的一切魔妃神通告知。

    宁凡从她的话语中,得知她如同焚翅一般、懂得唤醒魔纹的方法。

    吞噬六翼石板,魔纹进化出六翼图案,被焚翅唤醒六翼。

    吞噬巨魔石板,魔纹进化出巨魔图案,相比也可以让风雪言唤醒巨魔的神通。

    吞噬鬼目石板,宁凡可以猜想,魔纹多半还会进化四分之一,进化出鬼目图案。

    顾十娘被暂时收入鼎炉环,她还不能在世人面前露面的,否则会暴露宁凡掳走鬼目魔妃的事实。

    此刻,幽鬼侯正在和族中长老商议交换石板的事情,兰陵王则在鬼目族歇息。

    若魔妃被掳、石板被夺,第一个被怀疑的,会是谁

    若是再盗走兰陵王的暗金宝塔,兰陵王和鬼目族的误会还能够调和么

    宁凡嘴角勾起一抹笑容,他之所以未杀四长老,还有一个用途。

    一拍储物袋,取出封印与傀儡中的四长老元神,略略思索后,搜魂灭忆,获取了无数鬼目族情报。

    旋即,宁凡将四长老元神吞入腹中,借助欺天斗篷,隐去自身气息,只刻意散发出四长老的元神气息。

    再一催动魔功,一时间,宁凡周身魔气滚滚。

    继而又取出一枚五转上品的易颜丹,摇身一变,竟然与四长老变成一般模样。

    丹药药力可持续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内,除非是真正的碎虚老怪,否则无人可识破宁凡易容。

    气息亦是真正的四长老气息,此刻的宁凡,浑然成了真正的四长老。

    宁凡目光微闪,暗金宝塔还在兰陵王身上,他将以四长老的身份,骗走兰陵王的宝塔

    到时候,鬼目族失了魔妃、石板,死了四长老,而兰陵王丢了暗金宝塔。

    彼此都会怀疑是对方所为,自然会大打出手。

    “今日鬼目族内,会有一场好戏了。”

    观心城,囚魔宫。

    囚魔宫中,兰陵王盘膝与殿中,独自调息,等待着幽鬼侯给他一个答复。

    囚魔宫外,一道道大阵张开,更有无数鬼目强者小心戒备于此地,生怕兰陵王离开囚魔宫、在鬼目族引发杀劫。

    在幽鬼侯与诸多长老议事之时,鬼目族几乎倾尽了全族之力,防备着兰陵王。

    兰陵王的威名太强,纵然是第二元神独自前来鬼目族,也让鬼目一族不敢小觑。

    囚魔宫中,兰陵王静静调息,眼皮却微微跳动,他总觉得,今日似乎会发生什么事情,略有不安。

    修士随着修为提升,对天人感应增强,即便不精通卜算,也往往能察觉一些天机,趋吉避凶。

    兰陵王微微皱眉,这不安的感觉,难道是在告诉他,幽鬼侯会拒绝与他交易石板

    “哼,本王已拿出足够诚意,愿意以暗金宝塔交换魔像石板,若鬼目族还不答应这笔交易,就太不识相了待得本王本尊伤势恢复,突破碎虚,定要给鬼目族一个教训”

    兰陵王的话,并未压低声音,囚魔宫外,一个个鬼目老怪都听到了兰陵王的嚣张言语。

    所有老怪都对兰陵王蔑视鬼目族的言辞不满,但此地无任何人敢对兰陵王反驳半句,毕竟此地的守卫都只是元婴化神修为而已。

    “见过四长老”

    囚魔宫外,一队队魔修高手,忽然齐齐行礼,恭敬出声。

    却见宁凡所变化的四长老,大模大样出现在了囚魔宫之外,负手而立,一副天王老子的模样。

    他模仿着四长老的神态语气,倨傲地对一众高手点头道,

    “老夫要见兰陵王,打开大阵”

    “这是”

    众鬼目高手虽然被吩咐过不可随意放人进入囚魔宫,但四长老乃是鬼目族的炼虚,有着超然的身份,自然是可以进入囚魔宫的。

    立刻,便有一名高手面带谄笑,开了大阵。

    宁凡看也不看那高手,仍是倨傲表情,径直进入囚魔宫。

    众高手似乎早习惯了四长老的不近人情,自然不敢有半点不满的。

    囚魔宫内,兰陵王轻轻睁开眼,望着宁凡,淡漠开口道,

    “不知鬼目四长老来此,有何指教”

    “老夫奉老祖之令,前来检查阁下的暗金宝塔是否有损伤、缺陷。老祖与众长老商议之后,许多长老都不相信,纵横一世的兰陵王,会拿无损无缺的宝物换取石板,而不是直接抢夺。我鬼目族必须确认,宝塔是否完好无损”

    兰陵王目光一沉,眼中杀意浮动,他分明听出宁凡话语里的挖苦之意。

    纵横一世的兰陵王,想要什么东西,从来都是强抢,何曾会公平交易

    若非兰陵王本尊碎虚失败、身受重伤,若非他第二元神在巨魔族吃了大亏,又岂会忌惮区区一个鬼目族,又岂会拿暗金宝塔这等至宝交换魔像石板

    兰陵王自问,他已放低姿态,以物换物,交换石板,给了鬼目族莫大面子。

    想不到,鬼目族竟然还敢怀疑他拿损毁法宝交易石板。

    很好,鬼目族又一次挑起了他的不满。

    兰陵王压下不满,冷冷道,

    “不知四长老要如何才能确认宝塔是否完好无损”

    “一看即可”

    “好,既然四长老是奉了鬼侯命令,给你一看,又有何妨”

    兰陵王不欲多惹事端,此刻一心只想早日获得四块石板,并没有怀疑眼前四长老的身份。

    宁凡变化的四长老,容貌上没有半点漏洞,气息更是直接从四长老元神中抽出,如假包换。

    若说宁凡身上最大的疑点,便是他的修为,并非真正的炼虚。

    但在欺天斗篷的掩饰下,他的气息虚浮不定,难以估测,倒也符合四长老的身份。

    四长老本就是临近突破问虚境界的人,气息虚浮,极为正常。

    兰陵王一拍储物袋,取出暗金宝塔,随手放在一旁桌案上,旋即不屑地闭目打坐,示意宁凡可随意拿走此塔,鉴别其是否完好。

    宁凡接过宝塔,方一触碰,体内的两道光阴之血忽而灼烫起来。

    他心中暗暗一惊,发现在光阴之血灼烫之时,手中的暗金宝塔时间流速,竟愈加缓慢。

    原本暗金宝塔可减缓16倍的时间流速,但这一刻,宝塔起码可减缓32倍时间流速,且还有继续减缓的趋势。

    身怀光阴之血,使用这暗金宝塔修炼,时间减缓幅度绝对不止区区16倍

    宁凡倒想细细研究一下暗金宝塔,但也明白此刻不是时机。

    “四长老觉得,本王的宝塔可有任何损坏”兰陵王淡淡睁开眼,不温不火道。

    “损坏倒是没有,不过么”

    宁凡的目光,模仿着四长老,忽而霸道之极。

    “不过这宝塔从此刻起,就归我鬼目族所有了,幽鬼老祖的意思是,魔像石板,不可能交给你兰陵小儿,你可以滚出鬼目族了”

    宁凡催动欺天斗篷,完全隐身,一瞬间,带着暗金宝塔不知所踪。

    兰陵王先是一怔,还没弄清状况。

    下一个瞬间,豁然站起,勃然大怒。

    区区一个鬼目族四长老,竟敢如此羞辱他

    区区一个鬼目族,竟敢贪墨他的暗金宝塔

    他已经放低姿态,已经拿出暗金宝塔交换石板,已经给够了鬼目族面子。

    鬼目族非但不给石板,更夺他宝塔,欺人太甚

    “把本王宝塔还来”

    轰

    兰陵王强横的气势,带着无穷无尽的杀意,席卷整个囚魔宫。

    一重重阵光,连同整座宫殿,全部在他的气势下震作飞灰。

    一个个镇守于魔宫外的鬼目族人,还没弄清楚状况,便被兰陵王强横的气势震死

    一瞬间,兰陵王杀意笼罩整个观心城,却根本无法找出四长老的下落。

    骤然间,上空海流中忽然现出一丝四长老的气息。

    兰陵王目光如电,一指点出,无数兰花化作一道万丈剑光,将鬼目族上空的海域斩为两截。

    在那剑光之下,封印状态的四长老元神,被兰陵王一剑绞碎,血雾横飞

    这一刻,鬼目族祖庙之内,四长老的命牌粉碎

    这一刻,包括幽鬼侯在内,所有的高手散出神念,皆探查到,四长老被灭成血雾,而灭杀四长老的滔天煞气,都缠绕在兰陵王身上

    “兰陵王,你为何杀戮我族四长老”

    幽鬼侯勃然大怒,带着九名鬼目炼虚,冲天而起,朝兰陵王逼去,一副兴师问罪的口气。

    幽鬼侯不是笨蛋,原本应该闭关冲击问虚的四长老,忽然出现在外界,并被兰陵王斩杀,这其中还是有不少疑点的。

    他没有立刻对兰陵王动手,而是准备质问兰陵王出手的原因。

    但就在这时,又有魔卫传来飞剑传音,声称鬼目族魔妃失踪,魔像石板下落不明。

    一瞬间,幽鬼侯气得咬牙切齿,所有质问的话语,都咽回了肚子。

    还用问吗这还用问吗

    在幽鬼侯看来,兰陵王明里声称以宝塔交换石板,暗地里却趁鬼目族防备松懈之时,掳走魔妃,盗走石板,简直是欺人太甚

    “兰陵小儿,你杀我族四长老,掳我族魔妃,盗我族魔像石板,本侯宣布,从此刻起,我鬼目一族与你兰陵不死不休”

    幽鬼侯再不多言,直接下令张开护族大阵,倾尽所有高手,围杀兰陵王。

    兰陵王亦是动了真火,四长老骗走他的暗金宝塔,他也曾怀疑这是四长老私自的行为。

    他虽斩杀四长老,却并未追回暗金宝塔,本来还存了向鬼目族问罪的心思。

    却不曾想,他这边没向鬼目族问罪,鬼目族先给他安一个大帽子,说他兰陵王掳走了鬼目魔妃,夺走了鬼目石板。

    兰陵王怒极反笑,在他看来,鬼目族给他泼脏水,不过是想贪墨他的宝塔,仅此而已。

    “幽鬼侯,本王敬你三分,是你自己不识抬举的。从今日起,本王兰陵与你鬼目一族不死不休”

    轰轰轰

    一场狗咬狗的厮杀,就此展开,再无任何人可调和双方仇怨。

    在双方死斗之时,宁凡却一副看好戏的心情,隐身盗空了鬼目族所有灵药、仙玉

    不用问,四长老的元神也是他扔出去的,兰陵王压根不知道,他所斩杀的四长老,根本不是得罪他的人。

    旋即,悄然离去,无人知,他宁凡是这一次大战的罪魁祸首。

    大战持续了两个时辰,兰陵王第二元神几乎被轰杀陨灭,却还是逃出了鬼目族的围攻。不得不说,兰陵王真的很彪悍,这样都死不掉

    而鬼目一族,被兰陵王轰杀31名化神,两名窥虚,重伤三名问虚,死伤的金丹元婴合计超过百万。

    这一场惊世大战,立刻被无数有心之人传遍各方,震惊雨界。

    宁凡看了一场好戏,还得到无数战利品,自然是很满意的。

    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是兰陵王没有死在鬼目族,有点可惜了

    他一路隐身遁行,朝着岚角族方向赶路。

    在离开鬼目族数亿里之后,他才现出身影,易颜丹的药效早已过去,一遁遁入玄阴界中。

    此行不但得到二十亿仙玉,无数灵药,更得到了暗金宝塔、石板魔经、石板魔气。

    宁凡耗费三日,于玄阴界中炼化了第三道魔气,如他所预期一般,背后的魔纹再次进化四分之一,现出鬼目图案。

    魔纹晋阶,完成了四分之三

    这一道魔气炼化之后,宁凡的肉身强度再次暴涨,几乎无限接近金身第二境界

    宁凡心有猜测,若是获得第四道魔气,闭关一次,令魔纹彻底晋入帅阶,届时,他不但可以突破金身境界,且一旦突破,便是金身第二境

    此刻的宁凡,肉身之强,几乎可瞬杀任何窥虚修士

    除了魔气,暗金宝塔也是一大收获。

    离开玄阴界后,宁凡又催动元瑶玉,遁入元瑶界。

    这暗金宝塔仿制于遗世塔,蓬莱仙岛的遗世塔,是银塔品阶,只有七层,超过七层的,都是金塔品阶。

    元瑶界中,宁凡择了一处僻静场所安放暗金宝塔,避免打扰到慕微凉的沉睡。

    屈指一弹,那金塔便迎风二丈,化作一尊十万丈高的巨塔,落在一座山脚之下。

    宁凡进入塔中,第一层减缓时间流速的倍速是2倍,二层4倍,3层8倍,4层16倍。

    这暗金宝塔并无瑕疵,但第四层以上,极为古怪,寻常人进入其中,并无任何修炼效果。

    宁凡身怀两道光阴之血,在进入第五层之后,却感觉自身周围的时间流速,减缓了32倍。而这一层的时间减慢效果,只对他一人有效,对外人无效。

    他步入第六层,时间减缓了64倍,同样只对身怀光阴之血的人有效果。

    他步入第七层,时间减缓128倍,与遗世塔银塔如出一辙。

    他试图步入第八层,但发现第八层根本无法进入。

    才仅仅踏入第八层半步,他竟然觉得元神欲碎

    以他如今的修为,第八层,无法进入,强行进入,唯有必死

    如此,宁凡倒是也无法上去查看,此塔是否存在第九层第九层上是否又有时间水晶,可极大提升修为

    遗世宫银塔被宁凡毁去第七层,如今获得一件更高级的金塔,宁凡日后可随时进入金塔修炼,不必再去蓬莱仙岛了。

    金塔是减缓时间,玄阴界是加速法力。加速法力可一直用到仙人境界,而时间减缓对仙人而言,则非常危险,弊端极多。

    仙人的小天劫、大天劫,是按照骨龄计算的。

    玄阴界修炼不额外增加骨龄,而遗世塔修炼额外增加骨龄。

    对仙人而言,在遗世塔第七层修炼百年,便要增加12800岁骨龄。一离开遗世塔,不知要降下多少次天劫

    所以四天仙界有一句俗语,时间对仙人而言没有意义。

    若是有朝一日,宁凡能消除玄阴界的弊端,滞留玄阴界的时间可以无限制,则那个时候,玄阴界绝对是宁凡闭关的第一选择。

    就目前而言,短期闭关入玄阴,长期闭关入元瑶,是不错的选择。

    对暗金宝塔,宁凡十分满意,姑且存放于元瑶界中。

    他的目光,最终落在最后一件收获之上。

    第三块石板上的魔经,被宁凡刻印在玉简中。

    这一块石板之上,记录了古魔族的独有修炼境界。

    上古之时,古魔不修法,只修血,他们的修炼体系,与如今所有修炼体系都不相同。

    修真第一步,分七个境界,辟脉、融灵、金丹、元婴、化神、炼虚、碎虚。

    古魔第一步,分五个境界,炼血九层、骨符境、玉血境、蛮魔境、尊魔境。

    如今现行的炼体境界,便是从古魔境界沿袭而来。

    银光九层与炼血九层类似,前三层对应辟脉修为,中三层对应融灵修为,上三层对应金丹修为。

    骨符境与银骨境一样,对应元婴期。

    玉血境与玉命境一样,对应化神期。

    蛮魔境与金身境一样,对应炼虚期。

    尊魔境与碎虚境一样,对应碎虚期。

    这是上古魔族的修炼体系,根本不修炼任何法力。

    上古魔族修血,与神族法力对应的,是魔族的魔血精气。

    大能修士,一丝法力可移星换月。

    大能古魔,一缕精气可镇压山河

    第三块石板之中,记载的只有古魔族的修炼体系。

    魔经最后提到,集齐四块石板,便可得到祖符炼血之术,那正是古魔族的炼血功法

    宁凡收起玉简,沉默少许。

    他从未想过凑齐四块石板,可踏入古魔一族的修炼道路。

    那是一种与先行修士完全不同的修炼道路,通过修炼魔血,宁凡只修肉身,便足以证道,力敌天下

    古魔修血,与修士炼体,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若现今时代还有古魔,那么这个古魔,必定是同级体修无敌的存在

    “若凑齐四块石板,我是否会踏入古魔道返祖成魔”

    宁凡心思飞转,若能返祖成古魔,他可凭肉身称雄一世,这是天大的诱惑

    13

章节目录

执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执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