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宁凡、屈平而言,这场道念战持续了很久;但对于外界而言,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交锋。

    虽说二人握手言和,以平局的方式结束了争斗,但在道念归体的瞬间,仍是产生了道法的对冲与余波。

    以二人道念交接处为中心,时空仿佛有了瞬息间的凝固,继而震荡出现,朝四面八方席卷。

    这一刻!

    空间有了坍塌之势!

    时间有了凝滞与延迟!

    无数旁观修士被二人的道念震得吐血倒飞!

    无穷海水被二人的道念蒸干,形成了巨大空洞!

    身处此地的界河万族仙帝,皆是神色骇然。

    “这真的是大修级别的道念战么?仅仅是余波,竟有如此骇人的威势,倘若身处其中,真不知是何等凶险!”

    奉女族的族人,同样有不少,被道念的余波冲飞。

    于是宁凡屈指一点,悄然动用了定天术,定住了卷向奉女族的道念余波,再袖袍一卷,余波顿时消散于无形。

    继而一扬手,天地间顿时现出一条银河,无尽黑色星光从中洒落,治疗着部分奉女族人的伤势。

    用的却又是黑星之术了。

    另一边,屈平老祖同样在第一时间收束了道念余波。

    环顾天地,微微叹息。

    眼前的余波,当然不是大修级别的道念战所能造成的。

    他的道念,早已超出第二步,威能莫测。如此级别的道念——即便只是道念第一重,一旦失去控制,后果也是难以想象。

    幸而,他没有在道念战中,与宁凡战得不死不休。

    否则,半个北天毁灭,可绝非虚言的。

    屈平站在龙舟之上,神通一催,龙舟顿时化作一道光芒,闪烁间,已跨越无数距离,飞至奉女族内。

    虽说奉女族的空间已被宁凡认主,但此刻,宁凡并没有阻止屈平的来临。

    所以屈平这一举动,并没有费多少力气。

    几名界河仙帝眼见屈平降临到跟前,皆是大喜,当即上前行礼。

    “晚辈玄螺族娄玄,拜见屈子前辈!”

    “晚辈银涛族葛陶,拜见屈子前辈!”

    “晚辈…”

    面对众仙帝的行礼,屈平只是淡淡点头,便算是回礼了。

    他的目光,始终停留在不远处的宁凡身上,看似静如平湖,实则犹豫不定。

    此时此刻,他已不愿再和宁凡厮杀,可他毕竟是万族之人,又如何能对敌方的大修坐视不理。

    更不要说,宁凡的手里,还握着雨师封号的“封号丹药”,此物对于万族而言,可是意义重大,不容忽视。

    屈平是不认得万灵血的,所以在他看来,宁凡炼出的奇怪丹药,应该就是类似于封号丹药的存在吧。

    再战,非本意。

    可这颗封号丹药,对于界河万族…

    便在屈平犹豫之时,一道听不出半点情绪的冷漠声音,忽然从天地无人处飘出。

    “此战,胜负如何?”

    几乎是声音发出的瞬间,又一名远古大修凭空出现在奉女族内,之前所言,正是此人发出。

    “万幸!居然连列子前辈也来了!”众异族修士大喜。

    赶来此地的第二名远古大修,正是三台星君之首,被世人称作白发仙君的列御寇。

    “此人是何来历,其存在,为何如此浩瀚!”宁凡尚未觉得这列御寇如何,封在其识海的蚁主却先一步发出惊声。

    她堂堂圣人,此刻竟是对眼前这名远古大修,有了敬畏之感。

    那敬畏的根源,与修为、强弱无关,关乎者,是存在!

    列御寇的存在太过浩瀚,如无涯之海,如苍茫之山,那是一种…近乎不可磨灭的感觉!

    正常情况下,便是涅圣荒圣,都修不出如此浩瀚的存在,可眼前之人却是具备,当真匪夷所思。

    蚁主却是不知,这列御寇的来历非同小可,实则是紫薇仙皇一缕白发所化。

    身为仙皇白发,列御寇的存在自是浩瀚无涯,一点也不值得奇怪。

    “偏我犹疑不定之时,此人却是来了…”屈平心中暗暗叹息,面色却是如常。

    “此战,胜负如何?”列御寇之前的提问,仍在天地间回荡,那种回荡,无休无止,若无人给他答复,则会永远持续下去。

    于是屈平答道,“此番道念战,是我败了。”

    并没有如宁凡所言,声称这是一场平局。

    “你若败了,为何道心不损?”列御寇面无表情道。

    “…”屈平不答。

    列御寇虽未亲临道念战,却仿佛看透了一切,已然猜测这场道念战,屈平没有动用全力。

    虽不知个中缘由,却也没有继续迫问。

    列御寇的目光转向宁凡。

    只简简单单一个眼神,宁凡却有了亿万星河轰向自己的错觉。

    “异族之内,竟有如此之多的强者…”宁凡心中暗暗一惊,面色却是不露半分。

    更没有避开列御寇的目光,而是同样望向对方,二人目光交汇。

    轰轰轰!

    仿佛有亿万流星,轰然坠入宁凡的识海!

    可偏偏,那识海生出无尽神光护佑,竟是如古之神明一般,坚不可摧。

    列御寇亘古不变的表情,有了一丝松动。

    似在惊讶宁凡不惧自己目光这一事实。

    便在此时,攻守忽而逆转!

    宁凡的双目,同样如星空一般,忽而发出璀璨星光。

    随着宁凡一念动,列御寇顿时感到无尽星光刺入自己的双目,攻入自己的识海。

    “只修有四十三颗道法星辰么…”列御寇对于刺入体内的星光毫不在意。

    更是在一瞬间,判断出了宁凡修出的道法星辰数目。

    “若只有这点程度,此人不值一提。”列御寇在内心之中,做了判断。

    便在此时,宁凡的目光再度变化!

    眼中,不再是纯粹的星空,其眼中星空,忽然生出一明一幽两团火来!

    幽暗的那团火,威能稍弱,有远古魔灵的气息环绕!

    明亮的那团火,有不世之威,如始祖神灵一瞥!

    喀喀喀!

    列御寇眼中的星空,竟是出现了裂缝!

    他,无法承受宁凡眼中的神灵之威!

    即便他是逆圣一缕白发,却终究不是真正的逆圣!

    最终,列御寇移开了目光,不再直视宁凡的双眼。

    简单的一个回避,却是无声的宣告,他在第一个照面的交锋中,在宁凡手中吃了小亏!

    可惜,普通人连直视列御寇双眼都做不到,如何知道列御寇此刻,眼中星空竟有了一道裂痕。

    屈平却是看到了!

    “你竟然受伤了?”屈平吃惊非小。

    “此人存在,十倍于我,不可小觑…”列御寇仍是面无表情,虽说输了宁凡一个眼神,却并没有多余的情绪波动。

    “十倍?你确定?”屈平更惊讶了。

    “我的判断,只少不多。”列御寇。

    “此人存在既然如此浩瀚,说不定可以协助我等…”屈平惊讶过后,忽而一喜,似乎想要提出什么建议。

    可话都没说完,便被列御寇制止了。

    “屈平,你应该知道,你所做出的假设,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河伯大人】的预言,才是绝对正确的。”

    “…”屈平再度沉默。

    列御寇一步步走向宁凡。

    奉女族内,时间、空间皆被宁凡认主,所以列御寇每一步踏出,都感到分外吃力。

    他与宁凡的距离越来越近。

    他的速度越来越缓。

    他身上的威压却在不断攀升,无数人被其威压震晕。

    “我分明认主了此地时空,竟无法阻止此人接近…”宁凡虽惊讶于列御寇的手段,却不惧其威压,神灵魔灵之威同样释放而出,顿时又有更多人晕倒。

    就连在场的仙帝,都感到呼吸困难、头脑昏沉了。

    一个个相顾骇然,只觉得这种级别的交锋,没有他们半点插手的余地,多停留此地片刻都是多余,偏偏,此地时空借由宁凡做主,他们想走都走不掉,自是苦不堪言。

    行至宁凡十丈距离后,列御寇不再前行。

    他停下脚步,伸出右手,摊开,姿势如同索要。

    “将你炼制的雨师丹药给我,你与万族的因果,可以一笔勾销。”

    口气并没有任何强迫,却也没有任何期待,仿佛只是简单陈述一件事。

    “我拒绝。”宁凡回道。

    “你虽不是大修境界,一身手段却不逊于大修,若可能,我不愿和你交手。有条件,你可以提,但这颗丹药,却必须还给万族。”列御寇。

    “此丹有些特殊,不可轻易交给他人。”宁凡摇摇头。

    万灵血这种东西,事关远古神灵的隐秘,他不会把万灵血交给外人。

    “既如此,只能请道友暂时前往寒舍做客了。”

    却见,列御寇摊开的手掌上,忽然生出一道毫光。

    那毫光好似一颗种子,迎风而长,顷刻就长成了一件紫光氤氲的法宝。

    却是一颗宝珠。

    此珠名为宝慧珠,是一件中品先天法宝!

    列御寇屈指一弹,宝慧珠化作一缕毫光,打向宁凡。

    此宝一闪之后,就化为了磨盘一般巨大,表面紫色符文翻滚,一团团紫雷在其上浮现。

    不知此宝底细,宁凡自不可能任由此宝临身,抬手祭出了逆海剑,剑光所及之处,竟是和那宝慧珠斗了个难分难解。

    “此人竟只用道兵,便挡下了列子前辈的宝慧珠!”少数没被威压震晕的修士,皆被这一幕惊到了。

    列御寇的脸上却没有半点神情变化。

    手中一掐指诀。

    半空中的宝慧珠忽然一分二,二分四,竟是瞬息间,分离成了二十四颗宝珠!

    每一颗宝珠,都是先天中品!

    二十四珠合力,已是先天上品的威能!

    如此一来,宁凡再用逆海剑,就有些抵挡不住宝慧珠的攻击了。

    于是他再度祭出二剑,这一回祭出的,却是真武残剑。此残剑为双剑,双剑合璧,同样堪比先天上品。

    轰轰轰!

    剑与宝珠的对轰,掀起震耳的声浪,却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列御寇指诀再变,二十四珠顿时有了融合之势。

    宁凡却没有给列御寇二十四珠融合的机会,屈指一点,定住了其中某颗宝慧珠。

    并无法定住太久时间。

    毕竟他的法力弱了列御寇太多,只能定住对方法宝瞬息。

    可要知道,周围的时间,皆在宁凡掌控。于是这定住的瞬息,被宁凡拉伸得很长,很长,长到足以在这颗宝慧珠之上,种下足够的认主印。

    万物认主,发动!

    消耗514道认主印,宝慧珠认主成功!

    对于宁凡而言,这定住的瞬息时间,被他拉伸得十分漫长,但对于列御寇而言,仍旧只是一瞬。

    他甚至没有看清宁凡定住宝慧珠之后,都做了些什么。

    他只知,宝慧珠被定的瞬间,此珠竟是生生易主,被宁凡夺走了所有权!

    一声闷哼,从列御寇口中发出,似因法宝被夺,有了一丝牵连。

    他亘古不变的表情,也再度有了一丝波动。

    他是远古大修,想要一个照面强行收走他的法宝,至少也得是始圣一级的存在。

    但就算是始圣,也只能强行收走他的法宝,想要将此宝瞬间炼化为己用,实乃痴人说梦。

    他将宝慧珠存于体内,以元神之火滋养了亿年不止,其中烙下的元神印记,又岂是三两下可以抹除。

    可…

    宁凡却只瞬息,便抹除了此宝中的一切,将其占为己用。

    此人究竟用了什么逆天手段,怎可能做到此事…

    喀喀喀。

    几乎是宁凡夺走其中某个宝慧珠的瞬间,其余23颗宝慧珠,尽皆碎成虚影。

    见此一幕,宁凡心道果然。

    与宝慧珠的交锋中,他早已看出此珠虽有24颗,但实则只有一颗是本体,其余皆是本体宝珠幻化出的分身。

    只要降服了其中一颗,余下分身果然都要消失的。

    “此珠颇有玄妙,眼下,我却没有时间细细研究。”宁凡随手将新收服的宝慧珠化作一道毫光,收入储物袋。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全都目瞪口呆。

    就连屈平都有些看不懂状况。

    “假的吧!此人竟抬手间,强行收走了列子前辈的法宝!”一时间惊声四起。

    嗤。

    宁凡身影一晃,突然消失无影。

    下一瞬,宁凡出现在列御寇身后,手持逆海剑,剑光一闪,直取对方脖颈。

    当!

    一声金铁相触的声音发出。

    列御寇居然以一根手指,挡下了逆海剑的斩击。

    “此人竟能以肉身挡逆海剑!”宁凡吃惊不小。

    逆海剑的斩击,只是一个幌子。

    几乎是列御寇挡下逆海剑的瞬间,又有两道剑光直取四角,斩在了他的要害之上。

    正是真武残剑的偷袭!

    一柄残剑斩在列御寇的天灵上!

    另一柄,斩在丹田上!

    可…

    真武残剑只斩破了列御寇的衣衫,却没能将其肉身砍出半点伤口。

    就连划痕都没有砍出一丝。

    这是何等可怕的肉身,竟连堪比先天上品法宝的真武残剑都可无视!

    “河伯大人的预言果然没错,你,确实是一个怪物。”列御寇平静道。

    所指的,是宁凡能瞬间夺走他法宝这件事。

    “…你才是真正的怪物吧。”宁凡。

    一击不中,宁凡抽身飞退,收回了逆海剑、真武残剑,五指猛然一握。

    原本封锁奉女族天地的九条雨龙,咆哮着撞向了列御寇。

    面对九龙合击,便是二阶准圣也要退避一时,列御寇却仍是不躲不避,任由九龙冲撞自己,任由冲天雨意冲刷着自己。

    不躲,不避,行走在雨意中,有如…无敌!

    “定!”

    宁凡拉伸了自身时间,一瞬间朝列御寇点出成百上千道定天指。

    而后,借由定住列御寇的瞬间,宁凡借着滔天雨意,瞬间遁至列御寇身前,再度拉伸己身时间,出手如电,朝列御寇打出无数认主印。

    竟是想在乱战之中,直接将列御寇认主为仆!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夺人法宝的秘密么…”在宁凡无限拉伸的时间之中,列御寇居然同样融入到了这股时间扭曲之中,不受时间曲率的影响。

    他甚至没有被宁凡定住!

    上千定天指,竟无法禁锢他半分!

    这大大超出了宁凡的预期,也使得宁凡面对列御寇,露出了最大一次的破绽!

    列御寇自不会给宁凡种下认主印的时间。

    甚至不会给宁凡反应、防御的时间!

    暴起出手,一指点落,直接按在宁凡眉心,指芒化作亿万慧剑,生生斩入宁凡识海!

    轰!

    宁凡受痛,倒飞而出,嘴角流下一道鲜血。

    强如神灵识海,都在列御寇的一指之下有了损伤。

    好在损伤不重。

    但也足以让宁凡头晕目眩了。

    “你的识海果然有古怪,正面承受了慧剑一指,竟只是这点程度的损伤…”

    “缠!”

    虽说一击吃亏,宁凡却没有任何停顿,再度出手,双手猛一合,空无一物的半空中,陡然生出无数古木藤条来。

    只瞬息间,列御寇就被突然出现的藤条,捆成了一个粽子。

    “居然是超出道法源流级别的木之道法。”列御寇尝试挣脱,发现居然无法凭蛮力挣断这些藤蔓,眼中罕见的浮现出一丝讶色。

    便在此时,一座巍峨大山从天而落,将列御寇死死压在山下。

    那是蚁主道山,山下,本来镇压着养丹老魔,不过为了动用此山攻击列御寇,宁凡已将山下的养丹老魔暂时封进炼神鼎了。

    掌控了此地时间,宁凡瞬息间便能做太多事情。

    “此人太过棘手,或许就连圣人道山也压不住他…”宁凡暗道。

    果然。

    被压在道山下的列御寇,不知如何,竟将身上缠绕的藤蔓全部震成了飞灰。

    而后以双手托山的姿势,将身上压着的蚁主道山生生举了起来!

    当然,此时的列御寇并不轻松,面对圣人道山,就算是他,也感到了费力。

    “这不是你的道山,若是此山主人当面,我面对此山,或许真要被镇压一时。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拥有一座圣人道山的。”

    竟是生生将蚁主道山掷了出去。

    轰!

    蚁主道山砸在海底,整个北界河,瞬间陷入到了剧震之中,海浪滔天。

    这一砸,惊到了无数人。

    更惹怒了一人!

    惹怒了谁?

    却是机缘巧合,惹怒了北海大鲲!

    却说,北海大鲲正忙着和更乌吃饭,本没有闲心理会奉女族的变故。

    可就在刚刚,蚁主道山砸得整条北界河剧烈震动。

    这震动太过剧烈,就连北海大鲲的洞府,都被震得摇晃不停。

    要知道,这可是远古大修的洞府,受禁制保护,不惧海震。然而蚁主道山引发的震动岂是等闲海震可比,那可是大道层面的震动。

    于是乎,就连北海大鲲的洞府,都受到了波及。

    画面一:

    胖成球的北海大鲲,正耐心地教育着更乌,要多吃饭,才能长身体。

    画面二:

    北海大鲲从宝库里面,取出了珍藏多年的火鱼糕,要和更乌分享这道美食。

    画面三:

    正打算将火鱼糕喂入口中的北海大鲲,因为洞府突然剧烈震动,一个没拿稳,糕点糊了一脸。

    …

    眼见蚁主道山都奈何不了列御寇,宁凡对此人的评价上升到了空前之高。

    正在心中飞速思考下一步的攻击,便在此时,一道血光跨越无数亿的距离,嗤地一声,爆射到了奉女族的地界。

    那是血遁秘法所铺就的血路,是以自身精血为媒介,一瞬间遁行无数距离的秘法。

    这等血遁秘法,在修真界极为常见,不少人都会将此术当成最后的保命逃生手段,却没有人会在平日里,拿此术赶路。

    毕竟,精血何其珍贵,便是准圣也不会豪横到胡乱挥霍自身精血。

    更不会有人,能做到以自身精血,铺一条贯穿整个北界河的血路。

    那得费多少精血啊?

    精血不要钱么?

    可眼下,如此骇人的一幕,当真出现了!

    真的有人铺了一条贯穿北界河的血路!

    几乎是血路铺成的瞬间,一个胖球少女跨越无尽遥远距离,瞬间出现到了奉女族的战场!

    少女的模样无比滑稽,本就胖成一个圆球,此刻,脸上更糊了一脸糕点。

    少女的坐骑同样滑稽,是一只丑萌丑萌的大乌贼,嘴里的食物还没嚼干净,就被少女一路骑过来了。

    但在场中人却没有一个人敢嘲笑少女,更没人敢嘲笑这只乌贼。

    原因无他。

    无论是少女,还是这只乌贼,竟然都是大修级别的存在!

    “我不管你是谁,毁我火鱼糕,一句道歉,不够!”

    胖球少女杀气腾腾,二话不说,骑着更乌,朝宁凡冲至。

    同样杀气腾腾的,还有更乌!

    “宁!宁!宁!”

    更乌认出了宁凡!

    做梦都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宁凡!

    “宁!宁!宁!”

    更乌想起了当日的屈辱,继而,它的脑袋被愤怒填满!

    吼!

    更乌一声怒吼传出,水下世界一瞬间失去了所有颜色!

    海妖的咆哮,血色的音浪,回荡在河底。水域也好,天空也好,被那血色音浪一冲,全都开始剧烈摇晃,有了共鸣!

    天地在摇晃,界河在摇晃,没有人能在这等激烈的晃动之中站稳身形,除了此地顶尖的几人。

    继而,猩红的光芒,在更乌的口中汇聚,那光芒越来越盛,赫然是要直接朝着宁凡释放劫闪!

    更可怕的是,劫闪的威能正在不断压缩,不断提升!

    三倍劫闪!

    五倍劫闪!

    十倍劫闪!

    百倍劫闪!

    轰!

    整个奉女族,霎时间被猩红的劫闪光芒淹没,犹如量劫降临。

章节目录

执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我是墨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是墨水并收藏执魔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