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这只巨灵猪妖幼崽与叶天打成的协议,待一夜休整过后,叶天撤去了洞穴入口的符阵。

    其他人都还不知道叶天和这巨灵猪妖幼崽交流了什么,看叶天撤去符阵,击碎堆堵在入口的石块后,大摇大摆走出去时还颇为担心。

    但没曾想,外面围守一夜的六獠巨灵猪妖只愤怒了一会儿,一个个竟都掩声息鼓,不再叫换了。

    “都出来了吧。记得带上那只巨灵猪妖幼崽。”

    叶天把石铭等人叫了出来,还不忘带上那只巨灵猪妖幼崽,石铭和石洛开始还不愿意带,棘棘阿郎更不愿意了,到是以棘棘阿秀为首的那些孩子,非常喜欢这只巨灵猪妖幼崽,大人们不愿意靠近妖兽,他们就没了禁忌,反正有叶天上仙撑腰,他们怕个什么。

    现在,那只巨灵猪妖幼崽就在棘棘阿秀怀中,这弄得棘棘阿郎再不满,也不敢冲自家女儿撒气。

    出洞穴前,棘棘阿郎不止数次向叶天建议,杀了那巨灵猪妖幼崽,可叶天根本不理,直到出来,看见外面围守的六獠巨灵猪妖尽数安静下来,他才意识到,叶天留着那巨灵猪妖幼崽的意义。

    也在同时,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昨晚叶天会说大家可以睡个安稳觉。

    “带着它,这些六獠巨灵猪妖就不敢伤我们,而有它们在,其余妖兽就算对我们有所企图,有这群六獠巨灵猪妖挡在前面,反而成了我们的护身符!上仙大人果然高见,阿郎佩服,着实佩服!”棘棘阿郎这下对叶天再无任何质疑,佩服的肝脑涂地。

    尽管他所说和真相还有细微差别,但也大差不差,叶天挥了挥手。

    “继续赶路吧。”

    带着那巨灵猪妖幼崽,再加上多出来的金乌族修士棘棘阿郎,叶天一行人调转方向,不再朝山下金乌族原先领地走去,而是按照棘棘阿郎所说,沿山脉向西绕行至赤炎族领地。

    之后路途,叶天等人确确实实舒服了许多,也不再需要担惊受怕,甚至可以随意选择最为好走之路。

    因为不管是何种妖兽,都还没靠近叶天,就被叶天身后跟着的那一群六獠巨灵猪妖吓跑了,即便出现某只强大妖兽,但在一群六獠巨灵猪妖面前,思量再三,也不敢轻举妄动。

    甚至,那些六獠巨灵猪妖诛杀一些妖兽后,还会将其尸首送到叶天一行人跟前,让他们充当路上食物,如此这般,石铭、石洛以及棘棘阿郎等人反倒不需要再去狩猎妖兽,这让他们反倒有些不太适应。

    或许唯一例外,是那只棕熊妖兽。当它再次找到叶天一行人追赶上来时,并没被那群六獠巨灵猪妖吓跑,只是远远吊在这群六獠巨灵猪妖身后,跟着叶天一行人。

    于是,叶天一行人的身后,除了那一群六獠巨灵猪妖外,再多了一只棕熊妖兽。

    正是如此奇怪组合,一路翻山越岭,风吹露宿,数日之后,终于走到了山脉另一面,正式即将进入赤炎族领地。

    与山脉地势交接之地,是一片枯黄沙土,漫天黄色,连一点点绿色植物都以及少见。

    “上仙,正是这里了,踏上这片黄沙,就算是进入到了赤炎族的领地。”棘棘阿郎在前,取代了先前石洛的工作,为叶天解释起来。

    解释完后,棘棘阿郎再次望向了那只还在自己女儿怀中躺着的巨灵猪妖幼崽,转而问叶天道:“上仙,我们已经到了赤炎族领地,不出意外,我举族迁徙的金乌族也该是在附近,这只巨灵猪妖幼崽没用了,杀了吧!”

    “杀了它,当即就让后面那群六獠巨灵猪妖跟我们拼命?亦或者,领着他们大闯一番赤炎族领地?”开口的是石铭,代替叶天把棘棘阿郎顶了回去。

    “我又没问你,又想打架!”棘棘阿郎和石铭却仍是针锋相对,互相之间总会因为点口角一言不合就要打上一次。一路上,大家也都习惯了。

    “杀了它明显比养着它有用,有他在,咱们这边相当于边境上还有一群六獠巨灵猪妖替咱们站岗呢,何必制造不必要的修士伤亡!”

    不过这次,就连石洛也开口,不同棘棘阿郎把这巨灵猪妖杀了。一旦杀了,那群六獠巨灵猪妖发起疯,就算他们在赤炎族大本营,固然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也绝对会对这带来巨大损失。

    “不杀就算了,但也不能就这样带进族落领地啊,若是被其他族落修士看到我们与妖兽为伍,就很难让大家再相信你上仙身份了。”棘棘阿郎这次很快放弃了杀掉那只巨灵猪妖幼崽的想法,只是担心起另一件事来。

    “不用担心这个。”叶天适时开口,望着前方笑了笑,“你瞧,他们主动来了。”

    叶天话音才落,视野深处,卷起滚滚黄沙,似有大量修士朝他们这边奔袭而来。

    最先出现的,是和棘棘阿郎一般,头戴金色羽翎,满脸图腾纹路的金乌族修士,跟在后面的,则是浑身肌肤黝黑,赤裸上身偏偏手腕脖颈处都是金灿装饰品的另一组修士,这些或许正是赤炎族修士。

    然而这还没完,两侧同时也有修士包抄而来,一边儿修士个头普遍偏高,纤瘦如杆儿,浑身上下没什么饰品也没什么特殊,但步伐统一,动作统一,像是经过严格训练一般;至于另一边,则是一群膘膀大汉,身着木制藤甲,人人抽持刀剑。

    看到他们,石洛、石铭以及棘棘阿郎几乎同时惊呼出声。

    “他们怎么会也在这里!”

    原来,除了金乌族修士和赤炎族修士之外,那高瘦如麻杆儿的,正是高原族修士,另一边身穿藤甲手持刀剑的,正是冰霜族修士。除了石窟族外,四族修士,竟然都已经齐聚于此。

    引起如此大动静的,当然不是因为各族得到了叶天等人到来的消息,而是他们身后那一群六獠巨灵猪妖以及那头棕熊妖兽。

    如此多数量的合体期妖兽,竟会齐聚一起,引起的动静自是不会太小,被那些族落修士发现也是迟早的事。尤其刚经历过兽潮的金乌族修士,现如今都举族迁徙至赤炎族领地,也就更加会谨慎对待这些妖兽。

    而他们,也是赶来之后才发现,在这群妖兽前面,还有人族修士!

    “是阿郎!”

    “还有阿秀,阿郎竟然真的把他家女儿阿秀找回来了!”

    金乌族修士,率先认出走在叶天身边的棘棘阿郎,以及后面背着的棘棘阿秀。

    不光是他们,赤炎族修士、高原族修士以及冰霜族修士,都认出了叶天一行人带着的那些各族幼童!

    如若不是后面那些六獠巨灵猪妖的存在,此时大家必然早就迫不及待冲上前来认领自家孩子。

    “也该让它们躲起来了,到了这里,也就彻底安了。”叶天突然开口说了一句,声音极小,聚音呈线只说给身后跟在棘棘阿郎身边的那只巨灵猪妖幼崽。

    就在同时,所有六獠巨灵猪妖突然转头,朝着四周山野一哄而散,反而只剩下了那头棕熊妖兽,它左右看了看,仿佛也没想到这些六獠巨灵猪妖竟然退得如此之快。

    “你还不走,要和我各族修士挑战一番吗?”叶天扭过头,看着那只棕熊妖兽,笑着问了一句。

    “吼!”

    那棕熊妖兽忌惮的看了一眼叶天等人,不再敢迟疑,掉头也没入身后山林之间。

    所有妖兽褪去,那如临大敌的各族修士方才敢放松警惕。

    金乌族一名修士脱离族落队伍,独自一人跑到叶天等人身边,棘棘阿郎上前迎下了他,说明情况之后,再由他返回。

    这些族落修士还是十分谨慎,在知晓了他们一行为何出现在这里之后,还是没有当即接纳他们回归领地,反而就在原地,为他们搭建了一件临时帐篷。

    “上仙,各族规矩虽然差距极大,但临近妖兽兽潮来袭,各族路对战妖兽的紧张战事期间,一切嫌疑都必须再族落之外解决,以免牵连族人。”棘棘阿郎生怕叶天误会,在那些修士搭建临时休息帐篷时,向叶天解释了一遍。

    “棘棘阿郎说的的确如此,也正是我石窟族修士不在,如果在的话,也不敢直接把人接回族落的。”石铭在旁边难得替棘棘阿郎说了一句。

    叶天本就不在意这些,他在意的,是本身只该有金乌族和赤炎族两组的地界上,为什么连冰霜族和高原族也有大量修士齐聚于此,莫不是这两族修士也和金乌族一般,遭受妖兽小兽潮的侵袭,逼迫推到了赤炎族领地?

    这时,先前那名金乌族修士在此过来,棘棘阿郎见状,急忙上前,和对方又说了几句。

    回来后,他望向叶天,眉宇之间有一抹担忧之色。

    “怎么了?”叶天察觉到棘棘阿郎的神色,关切问道。

    “各族族长正在往我们这里赶。”棘棘阿郎开口说道。

    “这不是好事,正好免得我们各族落之间来回折腾。”叶天不以为然。

    但棘棘阿郎下一句话,惊住了除叶天外所有的人。

    “但据我金乌族修士所说,各族落齐聚于此,皆是因为上仙指引,才使得他们举族迁徙至此。”棘棘阿郎顿了一下,看着叶天脸色极为勉强,跟着才说道:“现在带着各族族长朝我们这来的,正是那位引领高原族和冰霜族齐聚在赤炎族领地的那位上仙……”

    “还有一个上仙!”石铭目瞪口呆。

    “这怎么可能,祭祀在我石窟族最北,上仙也只会在祭祀之处出现!上仙身份必然是真,那引着高原族和冰霜族来到此地的,一定是假上仙!”石洛则质疑出声。

    唯有叶天,忽然笑了。

    “上仙,你……”石铭和石洛望向叶天,有些担忧。

    “阿郎,你怎么看。”叶天没回答他们两人,而是望向棘棘阿郎。

    棘棘阿郎这次却迟疑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叶天。

    说信任吗?他还真不如石铭石洛两人更加相信叶天身份。

    但要说不信,他也不至于如此。

    真正令棘棘阿郎这般犹豫,其实还是那只巨灵猪妖幼崽,包括之后六獠巨灵猪妖群随性护送一事。

    对于这件事,叶天并没有解释太多,石铭石洛对他坚信不疑自是不会生疑,可棘棘阿郎早就心有疑惑许久了。先前从来不提,也是因为叶天其余方面,的确和传说中上仙无疑,但就在对待妖兽这一态度上,叶天杀意极浅。

    现在,族落内又多了一位上仙,还带领冰霜族与高原族两大族落,千里迢迢赶到赤炎族,而金乌族又恰恰好迁徙至此赶上了此事,从先前送信同族修士口中,棘棘阿郎已经知道,金乌族如今也信奉那位仙长。

    至于同时出现两位上仙,这种事自打他们祖辈留下上仙遗言起,就从未出现过。

    也正是说,两个上仙之中,必有一人是假。

    这样一来,过于亲近妖兽的叶天身上,疑点可就多了。

    “阿郎,别忘了,可是我们上仙救了你的女儿,而你女儿,也坚信我们上仙。”石铭见棘棘阿郎迟迟不回答叶天,有些着急。

    棘棘阿郎还是一声不吭。

    “不碍的,你不相信我,情有可原。不过到底谁是冒充的上仙,谁又是真正的上仙,等会见了面,自然也能够确定。”叶天摆了摆手,示意石铭不要和棘棘阿郎争执。

    “哎呀,我想起来了,先前上仙抓住石玄那人族叛徒时,就说过金乌族内的两个人族叛徒身份都还没有揭露,而高原族中也有一个人族叛徒身份不曾揭露,如果等会来的上仙,最开始是从高原族内出现,那至少高原族内那个人族叛徒的身份,不就可以确定了。”

    旁边的石洛忽然拍了下脑袋,恍然大悟说道。

    “我所想的,正是这点。石洛,你越来越聪慧了。”叶天再次点头,他先前所说话中含义,正是如此。

    “什么,你们先前抓住过一个人族叛徒,还从起口中打听出了其他族落人族叛徒的消息!”

    几人的对话,顿时引得棘棘阿郎瞪大眼睛,望向叶天等人。

    “这事可就说来话长,那是我族中一位修士,因为熟悉各族落风土人情,才会被我们老族长派出与我们随行,但半路上他露出马脚被我们上仙看出,暴露了自己人族叛徒的身份,事后也是上仙亲自出手,把这些消息挖出来的。”

    石洛洋洋自得。

    棘棘阿郎却紧跟着追问道:“人族叛徒一旦暴露,唯有死路一条从不留下任何消息,上仙如何从其口中探知消息!”

    石洛的笑容一下凝固在脸上,下意识望向叶天。

    叶天怎么问出来的,他还真不知道……

章节目录

仙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阁只为原作者打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打眼并收藏仙宫最新章节